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九章 正中,靶眼!
    送走了惊喜而又惶恐的珍可之后,京和夜魔侠赶到了之前那个肥仔所说的,他们老大北极熊崔斯洛所住的地方。

     京和夜魔侠俩个人悄悄地顺着二楼的窗户钻进了崔斯洛的公寓里面,一进去,夜魔侠顿时抽动着鼻子,“不对劲,有血腥味!”

     “小心,夜魔侠!”京直接用肩膀将夜魔侠撞开了两步。

     “砰砰”“哒砰”一连串的枪声响起,十多只枪口迸射出灿烂的火光,京顿时连中数枪,他就势一滚,藏在了一个厚实的大沙发后面。

     夜魔侠顿时急了,“魔术师,你怎么样?”一边喊着,夜魔侠一边小心的躲避着子弹,不敢露一点头,虽然之前一直对于魔术师的做法而反复犹豫,内心挣扎,但是他却不想看到对方因为自己而受伤,甚至死亡!

     “我没事,放心吧~”依旧是那股有些懒散的声音,不过听起来倒是中气十足,夜魔侠这才稍微放下点心来,“小心,待会儿我去对付他们!”

     夜魔侠已经下定了决心,也许,魔术师所做的才是对的,对付这些草菅人命的人渣,只能以暴制暴,让他们学会恐惧,才能收敛起自己的行动,我要代替天使,扫除人间的污秽,要让这些恶人在做恶事之前想到后果,哪怕为此不惜成为恶魔!

     “哈哈,特斯克的走狗们!滋味好受吗!去把灯打开,我要好好收拾一下他们!”

     远处传来的大笑声,顿时吸引了京和夜魔侠的注意力,那是他们此次目标,北极熊崔斯洛!

     其实京压根一点事都没有,他在进屋子之前,早就已经为自己加持了法师护甲,偏折立场还有防护飞射武器,这三层保护下来,除非对方使用巴雷特进行定点狙击,或者使用大量普通步枪连续扫射,否则偶尔几个零星的流弹根本没什么用,刚刚之所以他将夜魔侠推出去而自己抗了子弹,一方面是真的不想让夜魔侠就此陨落,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深知自己不会有事。

     听了北极熊的话,京和慢慢爬过来的夜魔侠对视了一眼,感觉有点不对劲啊,这个老家伙对于自己的儿子怒火挺旺盛啊,而且,还有之前夜魔侠闻到的鲜血味。。。这是为了权利而开始父子相残了吗?

     于是京决定诈他一下,一边朝夜魔侠做了个手势。

     在距离京数米之外,和他所在的地方完全不同的方向,突然响起了京的声音,“没错,北极熊,之前算你命大,这次我们就是来取你狗命的!”

     话音未落,顿时一阵更加急促的枪声响起,目标自然都是那个声音所在的地方,可是他们却注定要失望了。

     一个幻音术骗过了对方之后,京和夜魔侠几乎同时间一跃而起,朝北极熊和他的小弟们冲了上去。

     “闪光尘!”

     一点白色星光凭空出现,然后猛地爆发出来。

     “啊!啊!”

     “我的眼睛!”

     “哦,天啊~”

     耀眼的光芒顿时在黑暗之中爆发出来,北极熊和他的小弟们顿时双眼俱废,不能视物,再也无法瞄准了。

     夜魔侠顿时抓住机会,手中如同盲杖一般的长棍连连发威,挑翻了好几个黑帮小弟,他本来就是盲人,完全看不到东西,虽然走路什么的都和正常人没什么区别,但是他靠的却是强大的感知,所以一点影响都没有。

     而京也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因为这个法术是他使用的啊,如果身为一名法师,却连自己发出去的法术都无法控制,那还是赶紧多练习练习吧。

     京也像夜魔侠那样冲了过去,其实低级的法师,并没有太多的可以直接杀伤敌军的法术,尤其是和现代的火器相比,一个魔法飞弹过去,还不如人家开一枪来得痛快,而更多的是以控制,骚扰为主,不过京的身体也是他强大的武器。

     京一边冲过去,一边施展另一个法术,只见灰白色的光芒渐渐的覆盖了他的双手,等到光芒散去之后,一对足有数公分厚的手套已经套在了京的手上,看那颜色,那质地,分明就是岩石。

     “石拳术!”

     虽然手上套上了一对岩石所构成的手套,但是京的速度却没有丝毫的降低,这也是这个魔法所附带的一个小小的效果,而且更重要的是,石拳术是法术力量,它能够造成钝击伤害,哪怕不是命中要害,就算是击中了胳膊或者大腿,也非常容易击晕敌人,更有益于这种混战。

     京一拳击出,一个黑帮小弟混乱之中听到了呼啸的风声,下意识的抬枪一挡,却听“咔嚓”一声,他手中的M4AI当场被一击两断!京再一拳击出,顿时这个黑帮小弟直接被他打晕在地。

     没等这帮黑帮分子的眼睛恢复过来,京已经和夜魔侠三下五除二的将他们全部放倒在地,北极熊本来还在拼命的揉着眼睛,可是被夜魔侠一棍子敲在了手上,顿时他的右手就不自然的扭曲起来了,显然是直接骨折了,可是这家伙还真是硬起,竟然一声不吭,反而踏前一步,用自己完好的左手拼命反抗着,虽然他肯定是打不过夜魔侠的,但是京却不想浪费时间,他直接从北极熊的侧方来了一个偷袭,先是一拳击在了北极熊的左肾上,再一个冲天拳,北极熊顿时吐出了半口带着鲜血的碎牙,重重的跌落在地板上。

     夜魔侠长棍直指崔斯洛,“北极熊崔斯洛,审判的日子到了!”

     北极熊崔斯洛“呸”的吐出一口带血的浓痰,“哼,特斯克那个养不熟的狼崽子,我当初就应该把他射在墙上!现在翅膀硬了,竟然想把他老子也干掉!”

     “即使他没有动手,你也早晚逃脱不掉法律的制裁的!”

     “哦?”北极熊这才眯着眼睛,借着月光稍微看清了一下这俩个轻松干掉自己一打儿兄弟的敌人,当看到了夜魔侠头上的那对小角时,他这才恍然大悟,“哈哈,原来不是特斯克,而是地狱厨房的那个长角的,不过,你现在可是捞过界了啊!”

     “哼,正义是不分国界的!”

     “哎哟卧槽,你们真是特么的够了啊!”突然在场多出了一个声音,京循声望去,只见窗台上坐着一个身穿黑白相间,如同斑马一样的紧身制服男,而最引人注目的是,在他的半蒙面的头套上,是一个螺旋状的枪靶图案。

     注意到了京和北极熊的目光,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却不慌不忙,“特么的,老子大半夜出来干活,虽然芬利卜街的那个臭娘们被老子轻松干掉了,但是没想到到了这里,就碰到你们几个家伙在这里废话连篇,真是特么够了!”男子说到最后,突然大喝一声,从兜里掏出了什么东西,只见寒光一闪,北极熊顿时抱住了自己的脖子,“呃呃”两声,再无生息,京定睛一看,在北极熊的脖子上,赫然插着一柄飞刀!

     “呵呵,哈哈。”刚刚杀了北极熊的男子古怪的大笑着,然后朝京做了一个开枪的动作,“砰!正中,靶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