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章 会和
    又花费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京终于将自己全部的暑期作业完美的完成了,虽然他的老师们都知道他是个天才,所以对于他的作业这方面其实考察得并不像其他学生那么严格,但是别人给你面子,你却不能不给人家面子,投桃报李才是正经人的行为,所以京没有任何考虑就选择完成这些作业。

     自己做了顿好吃的之后,京开始进入了冥想状态,在昨天战胜了夜魔侠之后,他再次获得了一股能量,这股能量的总量要比他在战争地带击败象人首领阿洛克时所获得的要少一些,不过差距并不太大,但是对于京现在的身体素质提升的幅度却远远没有那个时候大了,毕竟他现在整体的素质已经达到了常人的三倍以上,不过这次强化也算个小补,让他的身体素质更强了一两成。

     京一边冥想着,努力积蓄储备着法力,一边试着调动能量去弥补自己灵魂上的虚弱,可惜在经过一阵剧烈的头痛之后,他知道时机仍然没有成熟,看来短时间内是无法迅速复原了,除非是得到神器宝物,否则自己的灵魂虚弱的毛病恐怕得一段时间才能够完全的复原了,看来自己最近还是要稍微低调一段时间,尽量的避免出太大的风头才是。

     待在屋子里冥想了一下午,等到天色已经完全暗下去之后,京才站起身来,赶到了和夜魔侠约定的地点。

     没想到夜魔侠早已经到了。

     “哦?魔术师,看样子你有了一副新装扮?”

     京哈哈一笑,转了一圈,“怎么样,燕尾服配衬衫,加一顶魔术帽,简直完美的符合我这个称号吧。”

     “嗯嗯,”夜魔侠点点头,“不过你还缺一把魔术棒。”

     “哈哈,好的,多谢你的建议,下次我肯定会带的!”

     稍微简单的寒暄了几句之后,京就步入正题,“好了,夜魔侠,你调查的怎么样了?”

     夜魔侠摇了摇头,“毫无成果。我找了四个皮条客,可是直到他们全部昏过去之前,他们都没有告诉我一丁点有用的信息,看来他们确实是什么都不知道。”

     虽然没抱太多希望,但是京也有些皱眉,“看样子,我们的敌人比我想像的还要聪明一些,那就只能按照我之前的那另外一个线索去继续进行下去了。。。”

     “之前的线索?什么线索?”夜魔侠连忙开始追问起京,他还记得由于他之前的莽撞,他把魔术师的线索打断了。

     “去找一个人,一个社工。”

     此时,在某个大房子里。

     西装革履的男人正急忙忙的向自己前面壮硕的男子汇报着:“老爹,有人冲我们来了,对方的身手非常的利索,干净的干掉了我们好几个小弟,而且我们还有人接到报告,对方和地狱厨房的那个夜魔侠勾搭在一起了,我想那个家伙肯定也是那伙变装小丑的一员,我们这次是遇到麻烦了。我们得暂停一下那个行当,暂避锋芒。”

     壮硕如北极熊且满头白发的老头嘿嘿一笑:“有人朝我们来了?这有多新鲜?地狱厨房的夜魔侠?干掉他不就好了,我们一直都是这么干的!”

     “不,老爹,这次很不对劲,我有非常不详的感觉。反正我们只是暂时将这个行当休息一下,我们还有其他的地方在赚钱,等过了这段时间之后,我们再去做生意也来得及。”站在北极熊身后的,赫然就是他的儿子,也是京一直在寻找的黑帮老大-特斯克。

     谁知道北极熊崔斯洛在听到特斯克这么说的时候却是脸上肌肉一阵抽搐,“生意,生意,生意!你就知道做生意,特斯克。也许老子该亲自去会会那个家伙,别人怕他,”北极熊一把掏出来自己心爱的大左轮,“老子可不怕他!”

     “好吧,好吧!为什么不呢!”特斯克无奈且愤怒的摇晃着自己的双手,“我花钱让你住在这个豪华公寓里,但是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就喜欢往牛角尖里头钻。我想要做生意,而你却坚持要发动一场战争。”

     特斯克一边说着一边推门而去,“在这个什么都靠不住的世界上,我们只能靠你做些你喜欢的事情了。”

     在外面道上凶名赫赫的北极熊崔斯洛这个时候却有些失神的看着自己儿子的背影,真的是我做错了吗。。。

     北极熊的脸色随即转变为狰狞,“不!我并没有做错,都是他们的错,只有我这样做,才能够保护好自己!”

     特斯克没有注意到自己老爹的心理变化,或者说他现在已经不在乎了,一边在路上前行,特斯克一边从兜里逃出来手机,拨打了那个熟悉的号码,“斯妮,准备动手,我特么已经受够了,我再也忍不下去了!”

     路上京将维卡的遭遇告诉了夜魔侠,之前虽然也有所提及,但是却并没有这么详细过,即使夜魔侠已经有所预料,可是其中的黑暗,还是深深地触及到了他那善良的心,所以当京带着夜魔侠去见维卡的时候,维卡显得比他激动多了。

     “哦,天啊,你是夜魔侠!那个地狱厨房的守护者!”维卡强忍着扑上来的冲动,对于像她这种曾经深陷地狱的人,最是仰望光芒,希望那光芒有一天会眷顾自己,而夜魔侠这个罪犯克星,毫无疑问就代表着那种光芒。

     此时的夜魔侠只是干巴巴的应答着,然后望向了京,虽然从那红黑色的眼罩里,京看不到任何的眼神,但是京知道夜魔侠在向他提出求助。

     京故意咳嗽了一声,这才让有些激动的维卡注意到了自己的反应有点失控,“抱歉,魔术师,抱歉,夜魔侠,我有点失态了。”

     “没关系,维卡。”京用温和的声音安慰着维卡,“其实,我们这次来,是关于你所说的那个护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