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五十四章 破界者,灭灵者,断海者
    乌克兰,丛林之中。

     一男一女正在丛林之中野营。

     “听我说,布鲁斯,你没必要一直向我道歉,别老盯着这些小事情不放啊。而且我感觉现在也没什么,你看,爸爸,我,都变成了和你一样的。他再也没有借口阻止我们在一起了。”

     “可是贝蒂,”说话的男子赫然是布鲁斯班纳,此刻他的表情有些难受,“他们把你变成了像我一样的浩克,而且还是我之前很好的朋友,我难以想像他竟然会对你做这样的事情。”

     布鲁斯的女友,也就是罗斯将军的女儿,贝蒂·罗斯,她呵呵一笑,显得毫不在意,“好了,布鲁斯,没事的。我和你说实话吧,我其实还挺喜欢这种感觉的,很好玩。我这辈子都被爸爸当作宝贝护着,而现在,我可以自己保护自己了,虽然我没有浩克那么强大。”

     布鲁斯推了推眼镜,“贝蒂,我和浩克可是打了好几年的交道了,而在神奇法师出现之前,我一直都知道,这可从来就不是什么好玩的,”天空中忽然传来的呼啸声打断了布鲁斯的话,但是他还是继续说了下去,“呃,事情。”

     贝蒂呵呵一笑,看着天空那一串火光,“得了吧,布鲁斯,你就蒙我吧。”红光一闪,贝蒂消失了,而一个身高快要两米的红色女巨人出现在了原地,她是贝蒂,也是女红浩克!

     布鲁斯摇了摇头,不过说实话,他有时候也有些喜欢这种感觉,因为贝蒂说得没错,罗斯再也没有借口阻止他们在一起了,因为罗斯也和他们一样了!

     “吼!”

     一声怒吼,一个绿色的巨人出现了,他是绿巨人浩克!

     半分钟的跳跃之后,一红一绿,一男一女俩个浩克出现在了那个神秘物体坠落的地方,一个直径超过十米的超级大坑,而大坑之后还在冒着烟,方圆百米之内的参天大树全部被强烈的冲击力连根拔起。

     “布鲁斯,那是什么?”

     浩克摇了摇头,“我不知道。”贝蒂才是解决浩克精神问题的最佳手段,甚至比京的法术效果还要强得多。

     “贝蒂,你听到没有,我听到了一股神秘的声音。”浩克一步步的向前移动着,他的手不由自主的伸向了大坑之中,在那里,有一柄巨型战锤。

     贝蒂顿时一惊,这可不是布鲁斯平常的状态,“布鲁斯,不要碰那个东西!”

     “不,不,贝蒂,我要碰他,我的脑子里有个声音,他在告诉我,我要拿起它!”

     “不,布鲁”然而贝蒂的话还没有说完,一股强烈的波动从浩克和那柄战锤的链接处涌了出来,顿时女红浩克贝蒂如同一件垃圾一样被直接拋飞出去,然后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贝蒂从地上爬了起来,她几乎毫发无伤,但是看着浩克,她的表情却很是惊恐。

     此时的浩克手持一柄巨型战锤,而在浩克那粗壮的大腿和手臂上,却凭空出现了一套闪亮的战甲。

     “布鲁斯,那是什么?”

     浩克的嘴里慢慢的挤出了几个字,“贝,贝蒂。”

     贝蒂明显发现了不对劲,因为浩克的眼睛竟然在发着红光,“布鲁斯,你怎么了?布鲁斯?”

     “贝,贝蒂,跑!”浩克声嘶力竭的喊了出来,甚至震得贝蒂的耳朵生疼。

     贝蒂顿时一愣,但是随即她的精神不由得紧绷了起来,她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了,她曾经遇到过浩克失控的时候,就是现在这个样子。

     “布鲁斯!”

     “吼!”浩克仰天怒吼一声,“快跑啊!”

     贝蒂当即毫不迟疑,转身就跑,她知道这次浩克是彻底失控了,一定要马上联系复仇者联盟,联系到神奇法师!

     贝蒂跑了五六秒之后,浩克眼神猛地一变,原本还有些许的挣扎,但是此刻他的眼神却变得如同一头嗜血的野兽一般!

     “我是破界者,努尔!”

     南非,山岳地带,绿石矿坑之中。

     “喝啊啊啊!啊啊啊!”一个上身赤裸的光头大汉费尽全力,却仍旧拎不起矿坑上的那柄从天而降的战锤,他摇了摇头,放开了双手。

     “不行啊,这破玩意一动不动啊。”光头大汉朝身边一圈围观的黑人们摆了摆手,“好了,都散了吧,反正你们之前都试过了,谁也拿不起来。而现在,你们该去干活了啊,时间就是金钱啊,我的朋友们。赶紧挖矿去啊,你们挖矿挖的越多,我和我妹子的养老金就越多,我可不想再回美利坚那个破地方去了,那个破地方超级英雄也特么的太多了。”

     他是吸收人,能够通过接触物体,来将自己的身体调整为和物体一样材质,接触了铁他的身体就能够变得像钢铁一般坚硬。他之前曾经在美利坚和神盾局的一队特工做对过,对方也拿他没什么办法,不过随即他就被路过的绿巨人浩克一巴掌拍晕了,被神盾局扔进监狱待了几个月。不过他也没犯什么大罪,后来就被放了出来。恰好又赶上全美利坚鼓励超级英雄站出来,复仇者联盟扩建等事情,他左思右想,虽然他也心动过,不过在美利坚这个破地方,他的能力不知道能当几线的超级英雄,还不如找个偏僻的地方,当个土财主。于是他索性跑到大不列颠干了一票,然后直接带着他一个同样属于三流罪犯,新把到手的妹子来到了南非,正好让这些廉价的黑人们帮他挖矿。

     这时一直叉腰站在旁边的一个有着及腰的红色长发,身穿开着大V领制服,露出自己半边胸脯的女性突然出声,“慢着,克里尔。”克里尔,是吸收人的真名。

     吸收人回过头来,“我跟你说啊,紫钻,我废了吃奶的劲都拔不起来了,我感觉这玩意可能和传说中雷神托尔的锤子似的,只能他的主人才能够拿得起来。”

     “闪边去,乡巴佬,你妈咪告诉我你吃奶也没多大劲。”

     “啊?”吸收人顿时傻眼了,“紫钻,我,等等,妈咪怎么会跟你说这些啊?而且紫钻,这玩意真的很古怪啊,我试着去同化他,却根本没有效果。”

     紫钻慢慢的走到了“嘘嘘,克里尔,你听到了吗?这声音听上去似乎是婴儿在哭泣着。”

     “哈哈,紫钻你真的这么想吗?我想我们可以生一个,不,你要是喜欢的话,咱们多生几个也行。”吸收人哈哈傻乐着。

     紫钻伸出了自己的手,接着她在吸收人惊讶异常的目光中,将那边战锤直接拎了起来,单手!

     记忆开始流淌着,老娘的名字是玛丽玛法温。而我小时候的外号叫做玛莎·蚊仔。因为他们认为我就像是一只微不足道的小虫子,直到我遇到了毁灭博士,直到我参加了他的实验。可惜没过多久,毁灭博士就失踪了,我在一次抢劫时不幸的遇到了复仇者们,那个蜘蛛女侠的双手虽然发射不出来蛛网,但是她的电流还真特么痛,于是老娘我不得不暂时的逃离纽约,因为老娘遇到了一个真心对老娘的二傻子。而现在,老娘我拥有了真正的力量!

     没等吸收人发问,灰黑色的雾气从战锤上散发出来,吸收人顿时有些担心,“紫钻,你怎么样?”

     雾气散尽,一张灰黑色的假面贴在了紫钻的脸上,同时紫钻的身上也多处了几处铠甲,原本的制服上也多了几处倒刺,瞬间显得狰狞起来。

     “起来,宝贝。我们要去北方。”紫钻的声音变得飘渺了起来,放佛隔着数百米在喊话一般。

     吸收人顿时有些忐忑,“紫,紫钻,那还是你吗?”

     “我的爱人啊,我已经觉醒了,从现在起,我是灭灵者,斯科恩!”紫钻猛地高举起自己的战锤,上面顿时涌起了一股强大的力量,吓得那些挖矿的黑人们纷纷逃离了这里。

     而吸收人却没心思去管他们,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就是他的妹子,“北方?我,不,宝贝,听说我,我完全听不懂你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额,你真的还是你吗?”吸收人好不容易才组织好自己的语言。

     紫钻轻哼一声,“你的锤子在北方,你将是毁志者,格雷索斯。而且不,和你说话的不止是我。”紫钻回答了吸收人的俩个问题,可是这却不太是吸收人想要的答案。

     “什么锤子?像你这把锤子?还是像雷神托尔那把锤子?北方?有多远?咱们要去哪?”平时大大咧咧的吸收人,此刻却絮絮叨叨个不停,因为这件事情不止涉及到他,还涉及到他的妹子,他是真心喜欢紫钻的。

     “啊,给我闭嘴。”紫钻突然一声怒喝,打断了吸收人的话,“听,他在讲话。”

     “我的孩子们啊,我的天锤尊者们啊。我们不能失败。现在,将恐惧散播给这个泥球的每一片大地,我要所有人类品尝到恐惧的味道!去散发惩罚和恐惧吧!”

     同时太平洋中,一个手持战锤的蓝皮肤亚特兰蒂斯人也在静静的听着脑海之中的声音,而在他的周围,则是数十具同样蓝皮肤的亚特兰蒂斯人残破的尸体。

     根据一个古老的预言,一个来自于萨卡卡部落的勇士将会崛起,他将会用武力来夺取亚特兰蒂斯。真勇者,自有其天命。我从狂怒中诞生,但是我母亲没能幸存下来,当时处于一场灭族的战争。

     我当了十数年的奴隶,我的奴隶同伴们日渐消瘦,而我却逐渐壮实,直到我发动了起义,然后拉起了上千人的队伍,对那些凶手发起了一阵夹杂着鲜血与痛苦的狂潮!

     但是纳摩,那个我平生的大敌,我始终不是他的对手,只要有他在,我终生恐怕都无法实现那个登上王座的预言。所以我选择和陆地人合作,可是第一次合作,我的百十名精锐的战士就在那块恐怖的家伙挥手间变成了灰烬。我恐惧了。我不顾与那个自称为泽莫男爵的家伙的协议,我直接逃跑了,因为我是预言中亚特兰蒂斯的王者,我不能就这样死去!

     但是在很多个夜里,我会被那次如同噩梦般的经历给惊醒,也许这将成为我终生的梦魇,直到我击败并取得那个名为神奇法师的人类的头颅,这个名字是我后来打听到的。

     但是现在,机会来了。一柄神奇的锤子落入了海洋之中,而我的心在告诉我,它是属于我的!

     这一次,海煞将不会再容忍有敌人在他手下活命,只有愚者和懦夫才会心慈手软!

     听完了脑海之中的那个声音,蓝皮肤的男子阴阴一笑,“海王纳摩,等我去做点事情再回来找你,我曾经是你的手下败将海煞阿图玛,而现在我已经掌握了全新的力量,我是断海者,内柯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