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二章 玄门剑法
     素凌云“啊”了一声,有些摸不着头脑。

     “江湖人都晓得,天机教那是姓燕的,萧暮雨这三个字,哪个和‘燕’字有关系了?你再胡说的话,信不信我把你的胡子揪下来让你统统吃下去?”

     “哈哈哈……”唐元徽笑得讽刺,“你家主子认了,他就是邪教教主燕行云。”

     “什么?”素凌云握紧了剑柄,“你再说一次试试!”

     她终于晓得自从上山以来心中的惶惑不安是什么了,她从来都是知道萧暮雨绝对不是个真的身份,但也没有问过萧暮雨究竟是谁。原本以为他不过是为了行走江湖方便才造的假身份,这也是无可厚非的,他想告诉自己就告诉,不想的话自己也不会好奇。是以那时候薛景湛要说,自己也不曾去听。可她从未想过那个人会是一教之主,况且还是邪教。

     她倒是对邪教没有什么偏见,毕竟自己做的也不是什么上得了台面的事情,也没什么资格去指责天机教如何如何。不过她虽是不排斥,但还是会惊讶,那个人瞒得太好了,一点点的破绽都没有。

     “呵。”素凌云这一声虽笑得很轻,却是令在场之人都听清了,那笑声中充满了嘲讽之意,唐元徽听罢,脸上也是显露出了怒意。

     “他是谁于我而言无所谓,既然是你们捉了他,那我就要你们将人给我交出来!”

     说罢提气迅速掠至唐元徽眼前,利剑出鞘至指对方面门。唐元徽自然也不是什么好欺负的角色,虽是愣了片刻,然他立即就反应了过来,夺过身旁弟子的剑反手一挡。素凌云笑了笑,道:“若是你挡不住,我倒要觉得奇怪了。”

     她往后掠了几尺,复又攻了上来,招招皆是指向唐元徽的死穴。她的动作奇快,普通弟子根本看不清她出招,唐元徽也是勉强跟上她的速度,才能挥剑抵挡住她的攻击。

     一套招式比划下来,两人竟是平手。唐元徽身为居天长老,除去掌门,他在门派中尚未败给过谁,此时竟然被一个晚辈逼到如此境地,不过明眼人也能看出,这晚辈虽然进攻凶猛,却并未能使出这套招式的全部威力。

     “玄门剑法!”唐元徽猛地一惊,“你到底是谁!”

     “玄门?”“是国派玄门!”“邪教之人怎会玄门剑法?”“是不是搞错了?”

     一时之间疑问四起,在场的所有弟子几乎都在同一时间直勾勾地盯住了素凌云。不料素凌云却只是吊儿郎当地将剑插回剑鞘中,双手枕在脑后:“什么玄门剑法,我怎么没听过?这不过是我练着玩的招式呀。”

     唐元徽听她这样一说,本来吊着的一口气也松了一半。他见到这套剑法的时候也着实是吓了一跳,若是玄门的人来插手这件事情,那可能就难办了。不过这小子的剑招虽然狠戾,但却不太像是玄门内功,因而不能完全发挥出这套剑招的真正实力。

     “练着玩的?你也确实是人才。你不晓得这套剑法有些人一辈子都没有什么造诣,你说你是练着玩的,就能练得这般精妙?”

     素凌云理直气壮地回瞪了过去。她方才确实没有用玄门的内功来使这套剑法,一是因为她着实不想用玄门的内功,二是……这个第二点就比较丢人了,许久不用的内功,她也是忘的差不多了。

     “怎么,你不服气啊?”素凌云嗤笑,“也是,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被我一个晚辈打得这样狼狈,在弟子们面前很丢人吧。”

     “你!”唐元徽一瞪眼,显然是被素凌云激怒了。

     素凌云收起了吊儿郎当的模样,手又握回到剑柄之上,挑着眉毛问:“还想打?”

     唐元徽却冷笑起来:“你再如何强横,也不过是一个人,怎能与我居天门上千弟子相比?”

     “哟,以多欺少呐。”素凌云快速地估计了一下,这么多人她必然是打不过的,打不过那就只能……跑路了。方才她的招式都是消耗内力极大的,这会子她的腿都有点打颤了,这时候再逞能就是极为不明智的做法了,打架只是娱乐,找人要紧找人要紧。

     “你该不会是怕了吧?”

     素凌云翻白眼:这么幼稚的激将法老子会上当?

     “当然怕啦,我是个普通人,车轮战打不过,我还是跑了。”

     唐元徽摆了摆手示意弟子们将她围起来:“料你也跑不掉了。”

     这下素凌云就不高兴了,居然有人敢质疑她的跑路能力,当真是对她的侮辱。

     “那就试试看了。”

     作为一个从来不会不给自己留退路的人,素凌云还没遇到过跑不掉的情况。

     对付人多的情形,丢个烟雾弹就是最好的选择。

     若是一个不够……

     这一回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带了这么多烟雾弹,里头加的还都是劣质的药粉,普通烟雾弹只是让人看不清楚,可是这劣质烟雾弹不仅迷糊人的视线,还催人涕泪横流,她扔了下去一打,居天门外的弟子一时间就都是在抹眼泪的。

     她捂着嘴笑得开心,心说你们修道又如何,还不是抵不过江湖上的那些小伎俩?她翻身进了居天门内部,方才与那个老头几番交谈下来,他也没说已经处死了萧暮雨,那想必是将萧暮雨关在了牢中,只要找到那处牢房,应该就能见到萧暮雨了。

     她翻过一道围墙,心想着见到萧暮雨之后一定要找他问个清楚,连自己都不曾能够猜到过他的身份,怎么一到居天门就暴露了呢?

     趁着门口那群人还在迷雾中挣扎,素凌云接连越过了几重院落,虽是深入了门派内部,却仍是没有找到牢房的位置。

     她先前没来过居天门,但是普通修道门派内部的布局无外乎就是大殿、各位师尊的住处、弟子们的住处、练功场所再加上几处院落,末了在最里面还有个牢房。素凌云拿捏了一下方位,依此处房子的布局来看,应该是处在弟子住处,只要再向后翻几道墙,应该就能到牢房的位置了。

     “站住!”

     素凌云吓了一吓,她也没想到追兵居然来得这样快,虽说她手头还有几个烟雾弹,不过对于这些修真门派的弟子来说,吃过一次的亏就不会再吃第二次,这东西对他们来说危害不大了。

     于是她揣着剑就往庭院深处跑,一路跑还要一路顾及那些紧追不舍的弟子。这里是他们熟悉的地方,自己只要稍有不慎就会坏事。

     “你还想往哪里跑?”

     毕竟对方人多势众,又是在人家的地盘上,素凌云就算是占了优势,仍旧是被弟子们追上了,眼见着那群人越来越近,素凌云握紧了剑柄——凭她的武学造诣,不用修真道法,她也有自信能击退他们大部分人了。

     弟子群起欲攻,素凌云挥剑而上,她是靠着实打实的本事在江湖上立下名声的,是以她的剑法中从来都不会有那些中看不中用的招式,于她而言,每一招每一式都应该拥有攻击性,而且该是致人死地的。

     “怎么不用玄门剑法了?怕是使不出了吧?”一名弟子劈向素凌云,她横剑在面前死死拦住,不让他再靠近自己半分。

     玄门剑法不过是用来唬住他们的,她自十年前就不再使用玄门里的东西了,若不是今日他们将她逼急了,她也断不会动用她最不想用的招术。

     素凌云趁那弟子得意的片刻,抬起一脚就踹在他裆下,痛得那弟子往后连退了数十步才倒在地上,接着用一种痛恨的目光死死盯住了素凌云。她根本无暇顾及被自己击退的人,见那弟子对自己不再有威胁,便转身向了另一个目标。

     几番打斗下来,素凌云身上亦添了不少伤口,后续又有不少弟子赶来,而她也不愿扯上人命,下的手也没往死里去,反倒是那些个弟子,个个都用的杀招,要不是她自诩实力远在他们之上,只怕早已命丧不知何人之手了。

     见弟子源源不断地出现,她想也晓得再打下去不是个办法,于是又从怀里摸出一把烟雾弹,这烟雾弹是应滢特地加持的,据说里头加了不少有意思的料,具体是什么应滢却没说,只告诉素凌云扔了就赶紧跑,免得自己也中了招。

     她也是没有办法了才只能故技重施,并寄希望与应滢替她准备的烟雾弹上。

     一把抓了五六个甩到人群中,那烟雾弹甩出去后就炸了开来,而冒出来的粉末竟然是红色的,素凌云惊了惊,那刺鼻的辣味瞬间在人群中弥漫开来,将那帮弟子呛得眼泪一把把。

     见状素凌云蹲在墙头摸了把下巴笑得痞里痞气,看着样子应该是辣椒粉,也亏得应滢这丫头鬼点子多,原以为劣质烟雾弹已经够他们受的了,现在他们还没从上一轮的烟雾中恢复过来,这会子又加了辣椒粉,只怕他们这辈子都要对烟雾留下阴影了。

     这时正是大好的机会,素凌云跳下院墙,一摸身上几处伤口都还留着血,也顾不得包扎之类的,只往着更深的地方跑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