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章 诬陷
     服侍掌门用药的事,从来都无需萧暮雨操心,居天门有一批弟子轮换着给掌门送药过去,再喂着掌门将药喝了。

     是以这几日一边等着天山的消息一边等着饕餮阁送药过来,萧暮雨倒是过得挺轻松。

     不料这轻松的日子他过得不久,却又遇上了变故。

     这一日他本在院中翻看门派中的一些可供弟子阅读的藏书,讲的都是些修真的基础,他也就当是增加些见闻,随意看看打发打发了时间。不想却有一干数十名弟子冲入院中不由分说将他压去了唐元徽面前,说是他毒害掌门。

     萧暮雨跪在殿上,心中细细回忆着自己什么时候给他们掌门下过毒了,思来想去都没有想出个头绪,他自然不能认罪,抬头望着唐元徽,问道:“唐长老明鉴,在下何时给掌门前辈下过毒了?”

     唐元徽冷冷哼了一声,从怀中摸出一张纸,一把扔在了萧暮雨脸上。因是注了内力的,砸在脸上生生得疼,萧暮雨拾起那张纸,发现是一副药方。

     那上头的字迹是自个儿的,他上下打量了一下,并没有发现这副药方的问题所在,他不过是开了安神的方子,这方子他也是常开的,难道还能有什么问题了?

     慢着……萧暮雨又仔细看了一遍,嘴角竟露出了冷笑,这方子虽是自己的笔迹,却不是自己开的——在那几味药中,还多加了一味,而那一味药加进去,恰恰是和先前药方中有的一味相冲,少量服用会导致呕吐发热,而倘若多服了……便会致人死地。

     他作为一个郎中,自诩医术不赖,又怎会犯这样的错误?何况他明明记得当初开药方的时候并未将那一味药写在里头,这时候怎的唐元徽手里的药方,会有那一味药?

     萧暮雨盯着那张药方默不作声,这方子必然是有人从中作梗替换掉了,还是个能模仿他人笔迹的弄墨高手,不过他为什么要陷害自己?

     他垂着头细细想着,自己与居天门素无瓜葛,只不过是临时请来的一个江湖上的郎中罢了,自己根本没有必要去毒害一派掌门,何况还是在药方上做手脚这么愚蠢低级的方法。居天门中必然有通晓药理之人,若自己要害掌门,那还不是一下子就被人戳穿了,哪还轮得到这时候才事发?

     如此想来莫不是……他抬头环顾着大殿之上站的人,目光最后落在了唐元徽的身上,那名长老看起来与自己初见到他时不一样了,虽是竭力掩饰,然他目光中仍有凶狠与贪欲。萧暮雨动了动眼珠,自己只怕是陷入了门派内的权利之争,而且还是当了个最低等的替罪羊了。

     想到这里他就有些不服气了,从来都是他耍着人家玩的,何时轮到这帮子修仙的木头来耍自己了?真当自己是个好欺负的么?他可算是饕餮阁的人,若是在这里受了委屈,素凌云能饶得了他们么!

     呃……素凌云大概还是不会管自己的。萧暮雨扶了扶脑袋,觉得自己想得太多了。

     “萧暮雨,你毒害我居天门掌门,你是认罪不认罪!”

     萧暮雨叹了口气,心说此时自己势单力薄,更不晓得究竟是谁要将自己推出去顶罪,这时候万万不能得罪了掌事儿的,否则真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人是不能得罪,可这罪也是认不得的。于是他一拱手,解释道:“请长老明鉴,在下与居天门无冤无仇,何来毒害掌门之意?”

     “哦?”唐元徽摸了把胡子,语气不善,“你的意思是我冤枉你了?”

     萧暮雨轻笑:“冒犯了,不过现下看来的确如此。”

     “大胆!”

     唐元徽一掌拍在扶手之上,冲着萧暮雨怒吼。不过萧暮雨倒是镇定自若,继续解释:“这副药方比在下先前开的药方多了一味药,而那味药恰恰与其中另一味相冲,加在一道会致人死地,我身为郎中又岂会不晓得?”

     他没有将下面的话再接着说,以唐元徽的头脑必然是听出了自己话中之意,自然也该晓得一定是有人要害自己了。

     却不料唐元徽更为恼怒:“那你是说我居天门弟子中有人要陷害于你!”

     萧暮雨不说话,他有些好笑地看着唐元徽,想听听他接着还会说出些什么来。

     “笑话!我居天门作为一大正派,难不成还会用如此低劣的手段!倒是你……”唐元徽的怒气突然间降了下来,眯着眼睛看萧暮雨的模样让他心中没来由地颤了颤,他也不晓得自己在担心什么,只是无端觉得唐元徽这个人,似乎晓得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然他依旧是面不改色地看向唐元徽,素凌云曾经教导过他,若是觉得看不透对方,至少气势上是不能输的,要让对方也觉得你是个有背景的,让他看不透。

     唐元徽眼中的冷意更深,他眯着眼睛打量了萧暮雨片刻,背靠回了座椅中,对着那群弟子下令:“将邪教教主抓起来。”

     素凌云上到武当山之时,右眼皮无端地跳的厉害,她素来都只相信左眼财这个说法,至于右眼跳灾,她就没有当回事。

     不过这一回似乎有些不一样,她心中总有些慌慌的,无论如何转移注意力都无法平复下来。她是不太喜欢修真的门派,她总觉得那群人就晓得摒弃个七情六欲要修仙,岂知修真不仅修性更是修心,若是心思不纯,无论如何也是修不成仙的。

     “什么人?”

     居天门外,几名当值的弟子将她拦了下来。

     她斜了那几个人一眼:“我来找一个人,他叫萧暮雨。”

     领头的听罢一惊,随即下令让人将素凌云围了起来:“他是邪教的同伙,抓起来!”

     直到被那几个人团团围住,素凌云都没弄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自己不就是来送棵草么,怎的突然就成了邪教了?什么邪教,天机么?

     江湖武林之中,有正派自然也就有那些歪门邪道,如今鼎立江湖的邪教便是那天机教。据说天机教上一任教主心狠手辣令人毛骨悚然,这才在江湖上打下“邪教”之名,不过又据说,这一任的教主子承父业,是个年轻的小伙子,不怎么管理教中事务,成天只晓得玩乐,而那些沉重事务,就落到了两位长老身上。那两位长老是与上任教主一道刀头舔血的,说起来还算得上是现任教主的长辈。

     这些最基础的信息在素凌云脑子里过了一遍,她实在是不晓得自己到底是何德何能与天机教扯上了关系的。

     虽不能完全听明白他们在说什么,却也不能任自己束手就擒了,她想了想,这是修真门派,与江湖上路数不同,虽说以她的江湖功夫对付这几个看着吊儿郎当的家伙也不是也可以。然而她毕竟还是有些家底的,这时候不亮出来,更待何时?

     她心念一动,凛起秀眉,翻手一掌打了出去。

     几名弟子顺势向各个方向倒去,她这一掌无论是气势还是力道上都还未出全力,不想这些个弟子就招架不住了,看起来确实是三脚猫的本事呐。

     里头闻声又赶来了十几个人,见素凌云只是孤身一人,大概是觉得人多势众她不足为惧,其中一人一挥手,他们就将素凌云围了个结实。

     素凌云却收手,扫了众人一眼,冷笑道:“居天一门当真好客,我一不是皇亲国戚二没有德高望重,竟然劳烦这么多弟子来迎接我么?”

     “少废话!邪教之人,伏诛!”

     那十几名弟子手持仙剑,开始绕着素凌云转动,想必是在布什么阵法。

     素凌云心说着我与天机教真的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我甚至都没赚到过他们半毛钱,你们找错人了好吗!她食指中指并起举在胸前,口中念念有词,片刻后周身聚起一股气流,她眼中的光也闪了闪,轻轻念了一句:“破!”

     身边的气流闻声散了出去,将一周的弟子击中,那些人统统都向后倒去,摔在地上哀嚎。

     此时门外唯有素凌云还站着,却也站得不那么稳当。她已经有十年没有用过这招式了,虽说当初她是首屈一指的优秀人才,然这法术也经不起她常年不用,这时候已经生疏了不少,还被她忘记了一大半,远不能与她当年相比了。

     其中一名看起来修为要高些的弟子终于坐起了身,捂着方才被气流击中的伤口喘息道:“玄门法术?你……你怎么会玄门的法术!”

     素凌云白了他一眼:“老子会什么样的招式还要问过你么?”

     她挪起几脚踢开躺倒在她面前的弟子,两手背在身后便要往里面走。

     却还是被人拦了下来。

     拦住她的是一个白胡子的老人和一大群拿着仙剑的弟子。看架势就知道这个老头子不简单,只怕是长老之类的人物了。

     果然,那群一开始被素凌云打趴下的弟子见那人来了,急急忙忙冲他诉苦:“唐长老,此人是邪教同伙,意图闯入我居天门!”

     那老头瞧了素凌云一眼,素凌云却抢了个先,问道:“你是什么人?”

     “这话应该我问你吧。”

     “我是萧暮雨的手下,应他要求前来送一味药材。不知你们是误会了什么,竟然将我当成邪教的人了?”

     唐元徽皱了皱眉头,心说你这是骗谁呢,骨子里透出来的狂傲劲,谁敢让你当手下了!

     “你说你是萧暮雨的手下?”

     “正是。”

     唐元徽冷冷一笑:“你口中的萧暮雨,正是那邪教的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