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六章 逃离
     见事情似乎是闹大了,也没人顾得上两个还被绑着的人,素凌云也没有离开的意思,明摆着是要留下来看好戏的。

     她向燕行云靠近了些,压低了声音道:“这个唐元徽还真是歹毒得很了,明明是自己要下毒手,却安排了自己的徒弟去下手,偏这徒弟不是普通的弟子,还是个大弟子了,若是不出意外,这居天门往后是该他来执掌的。就算现在给他安一个弑师的名头,往后江湖上也是说得过去的。”

     “的确,就说泠崖是妄图夺取居天门掌门之位才对前任掌门痛下杀手,而他唐元徽便是救门派于危难之际,接着便可顺理成章当上掌门。”

     素凌云点了点头:“只怕若是我们中招被派去守陵,隔不了多久他也要借故杀了泠崖的。”

     “嗯,毕竟唯有死人最让人放心嘛。”

     说到底泠崖也是居天门这一辈弟子中的首位,承唐元徽技艺,不是什么等闲弟子就能打得过的。而这样的门派内乱,与素凌云他们也着实没有关系,并非是想管不能管,而是根本不想管。

     唐元徽既然处心积虑要当上居天门的掌门,他必然已经做好了严密的部署,今日泠崖无论如何都要死了。他手下自也有一批势力,而之前派去天山的那批弟子到现在都没有回来,只怕也是永远都回不来了,而那批弟子,想必是掌门手下的,他正好借此铲除一批不属于自己的势力,而又不会为人所诟病,也算得上是一举两得了。

     燕行云捅了捅素凌云的腰,示意她正好趁着此时局面混乱,两人可以溜之大吉。

     热闹什么时候都有,可逃命的最佳机会唯有现在。

     于是他们两人飞快地解开了绳索,又点了看守他们的弟子的穴道,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泠崖身上,燕行云一把拉过素凌云就往外头跑。

     灵堂的位置离正门口不远,他们二人一路狂奔而出,也不见有人追来,再一鼓作气跑到山下,才算是能松上一口气。

     两人到了山下才想起来,先前自己带上山的东西还都被扣在居天门里,燕行云倒是没带什么,不过拎了个药箱,里头也没什么重要的药材。而素凌云就不同了,她的佩剑和那棵文茎草可都落在了居天门。

     思及此处她调头就要跑回山上去,这两样东西可都是她心头肉——那柄佩剑虽不是什么名贵的东西,但贵在跟随她的时间久了,用的十分趁手。而文茎草就更不用说了,《山海经》中记载的上古之时才有的草药,现在这世上为数不多,可千万不能便宜了居天门那帮人呢!

     燕行云见状一把将她拉回来,问道:“你做什么去!好不容易逃出来,这会儿居天门的没空追究你,你还想回去送死了?”

     素凌云只好解释:“我的东西都还在山上。”

     “你还真是……”燕行云觉得这个姑娘固执起来脑子当真是一根筋的,“文茎草我是赔不回来了,不过佩剑的话,我想我大概还是能再给你弄一把的。”

     “真的?”素凌云突然挑起了眉毛,她的样子让燕行云觉得很有可能她就是在等自己说这句话?

     “嗯,真的。”燕行云此时骑虎难下,“那我们能离开了?”

     素凌云觉得自己遇上了最大的危机。

     他们二人没有钱也没有任何可以当钱花的东西,先前在居天门上被搜的就剩了最里层的衣物,如今入秋已深,穿着薄薄的衣衫他俩都被冷的直哆嗦。

     好在离武当山不远的地方有几处村庄,现下也唯有进村庄去瞧瞧,有没有好心人能收留他们了。燕行云敲开了一间农舍的房门,来开门的是一个约莫二八的姑娘家,颤颤巍巍地问他们做什么来。

     燕行云极有涵养地揖了一揖,道:“这位姑娘,我们本是外出游玩,不料却遭遇贼人,现下手边并无半分盘缠,眼见着也要天黑,不知姑娘可否让我二人在此借住一宿?”

     说罢一双桃花眼笑眯眯地看着那个姑娘,他的模样讨人喜欢,又是个知礼数的,小姑娘一下便红了脸。不过毕竟是个姑娘,收留两个男子也是十分不妥,小姑娘犹豫一二,致歉道:“抱歉了二位公子,我这里不方便,再往里走些有一座龙王庙,二位可以去那里过一夜。”

     燕行云一拱手:“多谢。”

     “不过你们二位可要小心了,天黑了就躲在庙里别出来了,这里半夜会闹鬼。”

     “闹鬼?”素凌云抢先问道,“怎么个闹鬼法?”

     小姑娘惶恐地看了看身后,生怕是有什么东西,末了才与他们道:“二位就别问那么多了,总之我们这个地方不是什么好地方,过了今日你们就赶紧走吧。”

     说罢竟然当着他们二人的面就把门给关了起来。

     两人皆有些摸不着头脑,难怪进村来就觉得这村子人烟稀少,一副破败的样子,也是难怪了,住在一处闹鬼的村子里,谁都不会有心情再做别的事情了。

     顺着小姑娘的指使,他们二人又深入村子里头走了些距离,终于在一条小河旁边见到了那座龙王庙。

     那条小河的河水十分清浅,大概只能没过人的脚踝,素凌云打量了片刻,摸着下巴道:“虽说现在这水如此浅,而河岸两边也长了不少杂草,但依稀能辨认出昔日这些地方都是河床。”

     听她这么一说,燕行云也凑过来瞧了瞧,点头赞同道:“确实如此,只是不知是什么原因,导致这里都干涸了。”

     说罢他抬头环顾了四处的环境,此地的环境倒还不算差,三面环山,空气清新舒畅。看了片刻,燕行云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指着面前的那条小河与素凌云说道:“你看这里的风水,面水背山,是处墓葬的好地方。”

     虽然对燕行云突然变成神棍这一行为深恶痛绝,但素凌云不得不承认他说的不错,先前她也算半个神棍的时候,这些风水之类的东西她也是了解不少的,这个面山背水的风水是最常见的,算不得什么稀奇事。

     “你的意思是说,这里有墓葬?”

     燕行云笑了笑,道:“我也是根据这里的风水随口一说的,谁知道是不是真的有呢?”

     “也是。”

     夜色终还是落了下来,两人听从了小姑娘的警告,乖乖缩在龙王庙里。

     倒不是他们怕什么,只不过现在他们手边也没什么武器,何况他们不过是在这里借宿一晚,也不想惹上什么事端。而这龙王庙毕竟是龙王爷的地盘,就算有什么鬼魅,寻常的也不敢来这里放肆。

     憋了这许多天,素凌云心中也有诸多疑惑,先前在牢里不曾问,不代表她不想知道,只不过是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

     这时候见燕行云一人坐在火堆旁边,手中握着一根树枝有一搭没一搭地捅着柴火,脸上的光被映照得明明暗暗,他长得风流无双,而此时沉静下来,倒又是另一幅模样。

     素凌云到他身边坐下,他抬了抬眼皮,似乎是在等着她开口。素凌云一手托着下巴一边看他,问道:“说起来你没什么要和我说的吗?”

     “我要说的在饕餮阁的时候都与你说过了。”

     “啊?”素凌云歪过脑袋仔细想了想,她从不记得燕行云与自己提过他是天机教教主这件事情,说什么在饕餮阁的时候都说过了,他与自己说了什么?

     等等……想到这里素凌云忽得红了脸——自己与他说的根本就不是同一件事吧!

     “谁问你这个!”她的语调不自觉地提高了几个度,燕行云侧过头来看她,瞧见她脸上的红晕,竟笑出了声,问道:“那你问什么?”

     “天机教。”

     他脸上的笑容即刻便收了起来,继而又垂眸去看那堆火,许久之后他才开口:“你不会从来都没有怀疑过我的身份吧?”

     素凌云一愣,说没有怀疑他是假的,于是她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燕行云笑了笑,又问:“那么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对我有所怀疑的?”

     什么时候……?素凌云托着下巴想了想,自他与自己认识也过去了不少时日,要说第一次怀疑他,那——必然还是头一次相遇的时候。

     “我记得那时候在客栈里,你看了尸体的伤口就能认出凶手用的武器,那时候我就怀疑,你所谓一个江湖郎中,当真能认出那种不常见的武器么?”

     “和我料想的差不多。”燕行云故作轻松地笑了笑,“因为那是天机教手下的杀手才配有的武器,你说我怎么会认不出来呢?”

     素凌云恍然大悟:“所以说从看到伤口的第一刻起,你就知道凶手是谁了。”

     “是啊。”

     “原来如此。”素凌云想了想,又问:“那么那起案子究竟是怎么回事?”

     “做杀人放火勾当的不止你们饕餮阁。”瞧见素凌云脸上不善的神色,燕行云急忙纠正道:“我的意思是说,江湖上收钱做事这项买卖不止你素老板一个人做。而你的收费令大多数人望而却步,而我们天机教的杀手物美价廉,确实才是最佳之选。”

     素凌云一巴掌招呼上去:“说重点。”

     燕行云揉着自己又一次被打肿的脸,委屈道:“被泠崖打得肿还没退呢你就……”说到一半时却见素凌云的脸色阴沉下来,他急急忙忙正了正神色,又道:“魏清和魏齐本是兄弟,他俩合伙做生意。但是后来魏清想要杀了魏齐独吞他俩这些年一道积下来的家财,于是就雇了我们的杀手要在半路上动手。

     “于是魏清就以在山路上行走节约时间为由和魏齐一起走了山路,只是他万万没想到魏齐其实也起了杀心,行到半路魏齐先动手使绊子将魏清的马车弄到了悬崖下面,我们的杀手一路跟随,救了魏清,后来魏清让杀手把魏齐杀了,想隐姓埋名过下去,但是最后被天机教杀了。”

     素凌云叹了口气,道:“人心难测。那这么说来,扳倒周家时找的那两个替死的,也是你天机教的?”

     燕行云笑眯眯道:“不错,所以我说你这是欠了我一个人情。”

     素凌云脸上也有些尴尬,从来都是别人欠她东西,极少有她欠别人人情的时候,说起来这个燕行云也的确是个人才,竟然能让素凌云觉得欠了他。她垂头想了一会儿,仿佛又想起了什么,抬头问道:“不过你一个教主为何不在教内处理事务反倒要跑出来?”

     “因为……”

     话还未出口,素凌云却一把捂住他的嘴,燕行云吓了一跳,心说这女人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是要与自己互表情谊,表示不论自己过往如何她都愿意和自己在一起……怎么可能!

     龙王庙里只剩下柴火燃烧发出的轻微声响和他们微弱的呼吸声,不过在这两种寻常声音中却似乎夹杂着别的什么声音——素凌云指了指外面,那声音应该是从外头传进来的。燕行云仔细一听,竟觉得那声音有些像女子的哭声,伴随着风声一道有些渗人。

     事出反常必有妖!

     燕行云忽然感觉到耳边有温暖潮湿的气息,方才太过沉浸于听那哭声,这时候倒是被吓得不轻,他猛地转过头去,见到近在咫尺的素凌云,呼吸不由一窒。素凌云见状歪着脑袋打量他,心说这人不会是被那哭声吓傻了?片刻后才与他道:“要不要出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