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五章 反击
     “哟,今天来的似乎不是个普通弟子呀。”

     缩在角落里闭目养神的素凌云抬起眼皮瞧了瞧,来的人穿着居天门弟子服饰,却是蒙着面,一双眼睛锐利得让人背后发凉。

     燕行云靠在木栏边不怕死地打趣,那人的眼神又沉了半分——他本就是极为厌恶这居天门的牢房的,平日里这里关押的那些犯了错的弟子,他也不会对他们同情上分毫,更何况是门派外头的人了。

     这一回他会来这里,不过是为了一件必须要办的事情。

     “不过这时候似乎还不是吃晚饭的时候。”燕行云上下打量着他,眼神逐渐也透露出杀气,“不知这位兄台来此是有什么要紧事?”

     他敢这样嚣张地与那人抬杠,无非是确定那人并不会杀他们,甚至都不会伤他们分毫——毕竟他与素凌云是要被送去守陵的,既然是钦定的给掌门守陵的,这位居天门的弟子自然还不会犯如此的忌讳。

     那人脸色冰冷,利索地开了牢房的锁,走进来与燕行云道:“把东西交出来。”

     燕行云是真不晓得他要什么,一脸呆呆地问道:“什么东西?”

     不料那人对着他就是一拳,硬生生将燕行云打倒在地上,素凌云见状也不多管,继续缩在自己的小角落里拔干草。燕行云并不指望素凌云能出手,这姑娘巴不得看到自己吃亏呢吧。他擦了把嘴角的血,心说这小子下手真是没轻没重,要是把自己这张脸打坏了,很多姑娘都会伤心的啊!

     “交出来!”

     燕行云急急捂住脸,喊道:“你至少让我知道你要什么啊!我和你很熟吗,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要什么!我哪里猜得到啦!”

     挥至他面颊旁的拳头忽得停住了,燕行云颤颤巍巍地挪开双手想看看情况,刚将手移开了一些,就觉得脸上又是一阵疼痛,伴随着接踵而来的耳鸣,他听到那人说了两个字:“药方。”

     药方?

     他明白过来,那人想必也知道了那份伪造的药方还在自己身上,当初自己拼死才护着这份药方没让他们发觉,毕竟这东西是唯一能够证明他清白的。他掐着时日算了一算,明日就是他们要被押走的日子了,这时候来抢这份药方,只怕是为了不让自己再有机会生事。

     “我没有……”

     那人根本不给他说完话的机会,毫不犹豫又是一拳,燕行云吐了口血,喘着粗气躺在地上,亏得他这时候还能笑得出来,脸虽是肿了,也还算不得太难看。

     “打人……不打脸呐。”

     那人才没有心情听他在这儿胡言乱语,当下提起拳头又要打上去,燕行云眼疾手快一把抱住他的手臂,哭诉道:“这位兄台手下留情,我手里当真没有你要的东西!”

     “那你就挨揍吧。”那人腾出来的另一只手迅速挥过来,将燕行云原本不肿的那半边脸也打得红肿。燕行云快哭了,心说居天门的弟子都是这样残暴的吗,还有素凌云,这时候就别拔草了,快来救救我了!

     然而素凌云依旧只是同情地看了他一眼,继而低头玩草。

     燕行云绝望了,心说先前说的什么自己是饕餮阁的人她就会罩着自己的话果真都是骗人的!亏自己还傻乎乎地相信她了,吃一堑长一智往后再也不信她的鬼话了!

     他撑着胳膊想要坐起来,却被那人又是一拳挥倒在地,燕行云碰了碰被打肿的脸,心中忽然明白了素凌云为何从前次次都要下血本——演戏必须要演得真,否则不会有人相信的。药方确实在他身上,可若是他就这样交出去,只怕那人会怀疑药方的真假,唯有像这样抵死不从,多挨几个巴掌,方能让人相信自己本是不愿交出去的,只不过实在受不住,没有办法才交出了药方。

     他被人打得快看不清东西的时候,使了个小伎俩让那张纸从自己怀里掉了出来,那人瞧见自己想要的东西就在眼前,便也顾不得燕行云,捡起了药方细细看了一遍,确定了真伪后站起身,将燕行云踢到了一边,冷笑道:“早交出来,不就不用受这些罪了?”

     天色大亮的时候,几名弟子来带人,素凌云用手肘碰了碰燕行云,轻声问道:“你知道真凶是谁了?有办法能让我们走的吧。”

     燕行云镇定道:“知是知道,只是不确定这些弟子会不会相信了。”

     素凌云本以为他是成竹在胸,这才从没有过问他,这会儿听他这样说,不由也有些讶异——这么没把握的事情你怎么不早说?

     燕行云一拍她的脑袋,安慰道:“就算他们不信,到时候我们趁乱逃出去不也就是了?”

     “……”那这和我们一早就逃出去有什么不同!我怎么还要在这里受罪了!

     见了素凌云那副欲说还休的恼怒模样,燕行云嘴角的笑意又浓了半分:“你放心了,这一回就交给我。”

     素凌云狐疑地斜睨着他那张被人打肿的脸,眼神中满满写着的便是不信任,燕行云也无奈,说起来他大概也明白了居天门内部是个什么样的情形,掌门长年闭关不问世事,以至于大权旁落,而后又机缘巧合他去往天山受了重伤,也正合了旁人心意,那些个前来救治的名医大多不是江湖上的人,自然是不晓得天山狼毒的解法,而自己这次来,倒是正中了他们下怀,算得上是送上门的替罪羊。

     两人被押着到了灵堂,居天门上下一派肃穆,人人皆穿素白衣裳,素凌云只顿了顿脚步,就被后头押送的弟子推了一把,踉跄之下撞在了燕行云背上。她顿时大怒,当即便要回头出言相骂,燕行云见姑娘的脾气又上来了,急急忙忙用手肘捅过去,示意她不要在此时生了事端。

     素凌云这才作罢,思及自己方才所为,若不是燕行云及时拦住,只怕是要惹乱子了,近来自己的脾气愈发不好,是该收敛一些的。

     唐元徽立在棺材边上,他眼中满是血丝,模样也苍老了几分,想必是这几日安排事务又要做法事所致。他捋了把胡子,沙哑着声音问道:“你们二人还有何话要说?”

     燕行云脸上并无半点焦虑惊慌,他微微笑了笑,道:“我们受点冤枉委屈自然是没什么的,不过若是让心怀不轨之人登上掌门之位,那前任掌门岂非死得冤枉了?”

     唐元徽面不改色,冷声训斥道:“你杀我掌门不算,这时候难道还要诋毁!”

     “诋毁?”燕行云面露嘲讽之色,“唐长老,这话从谁嘴里说出来都可以,唯独你不行吧。”

     “你什么意思!”

     见唐元徽终于还是露出些恼怒,燕行云心下暗笑,又道:“都晓得掌门是中毒而亡,而那毒的来源便是那份药方。先前我再三解释,那份药方并非是我所开,不过是有人模仿了我的笔迹。但是想来你们也不会相信,可惜啊,那人虽模仿得极像,却不是个聪明的人,他用的墨汁非寻常之物。”

     燕行云微笑着将在场之人统统扫视了一遍,末了目光落在唐元徽身边的大弟子身上,那些弟子们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发觉他看着的竟是自己的大师兄,不由都有些惊讶。

     “你说是不是,大师兄?”

     大师兄变了脸色,怒斥:“你又在胡说什么!”遂向众弟子道:“千万别被这邪教之人妖言惑众!”燕行云示意身侧的一名弟子帮他从怀里掏出那张药方,道:“我是不是妖言惑众,大师兄检验一下便可知晓。这张药方,用的是遇水不化的风墨书写,你们只需将水滴到墨上,瞧瞧是不是会化开了就成了。”

     那名弟子犹豫不决,看了看燕行云又看了看棺材边站着的唐元徽,末了一咬牙,将桌上的茶水泼在了纸上。

     墨水的的确确没有化开来。

     “长……长老,这的确是大师兄的风墨!”那弟子像是想起了什么,“昔日掌门师尊曾赠与大师兄一块墨,说是遇水不化,全门派上下唯独这样一块!”

     “不错。”燕行云转向大师兄,“我可用不上你们这么高级的墨汁,你说呢,唐长老?”

     “怎……怎么可能!”大师兄向后退了两步,瞪着燕行云。

     “你是不是想说明明你已经来抢走那份药方了,为何我手中还有?”燕行云瞥了一眼素凌云,又道:“幻术罢了,我不会,难道她还不会?”

     “你!”

     “泠崖。”唐元徽忽然出声,“师兄待你如何你自己心里清楚,身为居天门大弟子,竟然敢谋害掌门师尊,就算将你千刀万剐,也弥补不了你这欺师灭祖之罪!”

     泠崖愣在当场,半晌后是不敢相信地瞪着唐元徽,他开口质问,声音虽不响,在场之人却都听得真切:“师傅……不是您让弟子这么做的吗?”

     “胡说!”唐元徽大怒,“掌门是我师兄,我有什么理由毒害自己的师兄!”

     “那我又有什么理由杀害掌门!”泠崖嘶吼起来,他的眼睛血红,语气中亦带着崩溃之意,他无法相信眼前这个人,关键时刻竟然会推脱所有罪名,让自己来承担。

     “你有什么理由,我又如何晓得?”唐元徽冷冷瞥他,“当真是孽徒,我居天门有你这样的弟子,确是门派之不幸。来人,将他带下去。”

     泠崖见状,一把拔出棺材中作为陪葬品的利剑挡在身前,吼道:“你们谁敢过来!”

     “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