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三章 一起关起来
     牢房在居天门的内部,外面方才发生的争吵尚未抵达最深处,是以守着牢房入口的弟子们尚且还不晓得这时候有个单枪匹马的所谓“邪教中人”已然杀了进来。

     素凌云仗着这里守卫的弟子少,又不够警惕,几招之内就将他们统统打晕在地,一溜烟就进了牢中。

     牢中反而是没有人守着了,素凌云想了想,既然萧暮雨是被居天门定为邪教教主,那么想来必然是将他关押在了最深处,一般说来修真门派的牢房不过是用来关些犯了事的弟子,不会有什么机关,她安然走了一路,忽然听见不远处的一处牢中传来有些怠慢的声音:“早些时候不是才送了饭来么?怎的这时候又来了?”

     素凌云顺着声音走了过去,当她在门口站定的时候,牢里的人缓缓抬头,待看清来者模样,他惊了。

     那人瞪着眼睛话都说不连贯:“素素素素素素……”

     素凌云二话不说劈开了牢门外的锁链,走进牢内一脚甩过去,一口气不喘地骂道:“瞎叫什么呢三天换一个名我让你这么叫我了吗叫老板!”

     萧暮雨的眼睛都快从眼眶子里瞪出来了,他震惊了许久之后才开口叫道:“素,素老板……”

     素凌云听罢似是满意地点了点头,继而翻了个白眼,直直倒了下去。

     “素凌云!”

     把她抱到怀里的时候,萧暮雨才发现这姑娘受的伤极重,先前都是靠着一口气吊着,若是寻常人,只怕早就半路昏过去了,也亏得她是个能忍的,才能一路忍着浑身的疼痛来这里。方才瞧她一剑劈开锁链的样子威风凌凌,根本想不到她的内里已经虚弱透顶了。

     萧暮雨心疼地掐了一把她的脸,明知道她听不到,却还是对她说道:“下一次……若再有下一次,不要这么拼命了。”

     这话若是当着她的面这样说,大概是要被她泼了一脸水并且反过来嘲讽个三两句,唯有此时她虽是听不到,却也无法反驳。

     萧暮雨自嘲般地笑了笑,自己怎么就不知好歹地喜欢上了这么一个坏脾气的姑娘呢?以自己的身份,什么样的姑娘找不到了,非要在她手底下受气?

     他扶着素凌云靠墙坐好,他不是不想离开这里,但是如若这会儿他带着素凌云逃了,往后说出去就是畏罪潜逃,这名声可不好听,是以他必须要将这事情查明白了。虽说现下居天门的都把他当凶手,但是不急着杀他,说是要到掌门出殡的时候把他一道带过去当个守陵人,用法术将他困在一亩三分地里,这辈子都别想离开。

     的确,报复一个人最好的方法并不是杀了他,杀了是解脱,最好的方法是让他求死不能,受尽折磨。

     一派掌门身死,按照修真的规矩是要招魂七七四十九天的,是以他还有不少的日子可以将事情给查清楚了。而且素凌云也来了,不怕他俩凑一块儿会想不到对策的。

     “大师兄,抓到他们了!”

     “果然是和邪教一伙的,劈坏了我们的锁,最后还不是沦落到被关进去?”大师兄挥了挥手,“来人,换把结实的新锁。”

     “要不要把他们分开关押?”

     大师兄瞥了萧暮雨他们二人一眼,冷笑道:“不麻烦了,就关在一起罢。”

     素凌云兜兜转转醒过来,瞪着眼睛想了半晌,这才明白过来自己是被人关在牢里了,而且还不止自己一个人。

     “萧暮雨?”她扶着墙壁想要站起来,萧暮雨闻声急急走来将她又按了回去。

     “受了这么重的伤,给我坐好了。”

     素凌云疑惑道:“我是来救你出去的,怎么和你关到一起来了?”

     “这种小事儿就不要在意了……”瞧见对方的脸色慢慢变了,萧暮雨急忙转移了话题,从怀中摸出一张纸在素凌云面前晃了晃,“这药方你瞧瞧,是不是很有问题?”

     素凌云狐疑地看了他一眼,这才接过那张被揉的有些皱的纸,细细瞧了瞧那上头的各味药材,末了皱起眉头道:“配要这事儿我不是很懂,不过我也知道这两种药加在一起喝久了会让人丧命的。”

     她又看了一遍那份药方,抬眼向萧暮雨问道:“这个字迹不是你的么?我都知道的东西你怎么会犯错?”

     “是啊。”萧暮雨在她身旁坐下,双手枕在脑后靠到墙上,“这么简单的错误我怎么会犯?”

     素凌云垂着眸子转了转眼珠,明白了他话中的含义:“你的意思是说有人模仿你的笔迹,私底下换了药方,再栽赃于你?”

     “目前看来也唯有这种解释。”

     “可是为什么?”显然素凌云也意识到了问题所在,“你与他们无冤无仇,为什么要陷害你?将你当成个幌子么?”

     萧暮雨点了点头。

     “不过,是谁呢?”

     “你说……”萧暮雨侧过头,慢慢向素凌云凑过去,嘴角勾着一丝痞气的笑意,“掌门死了,谁受益最大?”

     素凌云一脚稳稳当当落在萧暮雨胸前,将他挡住:“受益最大?那必然是继承掌门位置的人咯。”

     “这不就对了!”萧暮雨一拍手,“掌门死了就要有人接手门派,而这时候最有可能成为下一任掌门的人,嫌疑便就是最大的了。”

     “不过现在我们都被关在这里面了,你就算知道些内幕又有什么用了?”

     萧暮雨按了按她的脑袋:“别急,会有办法的。”

     夜深人静,一道黑影从牢中闪过。

     “唔!”

     守在牢房外头的两名弟子被打晕过去,那道影子再次闪过,一下子便没入了树丛中。

     素凌云方才在牢中摩挲着那张纸上的字迹许久,又是嗅又是对着光看,就差点没把它吃进去。研究了好长时间,她与萧暮雨确定道那写字的墨汁不是寻常的东西,在市面上少见的很,如若能查到是谁用了这个墨汁,那想必就能晓得是谁要陷害他们了。

     是以她才会撬开了门锁,将萧暮雨偷偷放出去,让他趁着月黑风高去居天门里头转一圈,瞧瞧究竟是什么人用这样稀罕的墨汁。

     萧暮雨自然也不会傻到一个一个去查,既然是珍贵的东西,一般的弟子必然是用不上的,这样一盘算下来,无非也就是那么几个人了。

     以萧暮雨的本事,要查那些人一个晚上绰绰有余,还未等牢房外头看守的弟子醒过来,他就已然自己回到牢里,又将自己和素凌云锁住了。

     “怎么样?”素凌云正在打盹,听到细微的声响却也立即就醒转过来,抬头看着萧暮雨问道。

     “不怎么样,已经查到了。”

     “哦。”素凌云似乎对结果不是那么关心,也算是她信任萧暮雨吧,他既然说查到了那就是查到了。她拍了拍自己身边的干草堆,示意萧暮雨坐下,看起来他俩的当务之急已经解决了,那么有些事情她也要问问清楚了。

     萧暮雨显然是不知道她要做什么的,以为她是突然发了善心要关心关心自己,心下一时有些欣慰,就傻兮兮地坐了过去。

     素凌云换了个坐姿,紧紧盯着他,审问道:“先前我没问,这事儿就不算了,现在我要问起来,你须得好好给我回答了。”

     萧暮雨被她上来这么一说,有些摸不着头脑:“什么?”

     姑娘依旧是死死盯着他不放,眼中印着微弱的烛光却也显得格外锐利,萧暮雨颤了颤,心说不太妙,这姑娘怕是知道了什么。

     素凌云向前凑过去,鼻子尖几乎抵住了萧暮雨的鼻子,她问道:“你到底是谁?”

     这会儿萧暮雨却是不退了,他的身份在她面前瞒了这么久,怕是终于要瞒不住了。不过他也不慌张,如往常一般笑了笑,反问道:“你都听说什么了?”

     “天机教教主,燕行云。”

     萧暮雨将她推开了一些,问:“你信了?”

     “嗯。”

     “如此。”萧暮雨不再看她,侧过身坐着,“既然相信了,那就是这么一回事。”

     “喂萧暮雨……”

     那人却打断她:“我叫燕行云。”

     素凌云被他抢白,噎了一噎,心说他这是在和自己较什么劲呢?只得无奈道:“好,燕行云。”

     那人回过头斜了她一眼,冷笑一声又转过了头。

     “你进来之前就知道我是谁了,还来救我做什么?”

     素凌云觉得他这是在和自己闹脾气,样子倒是好笑,于是便用手指戳了戳他的手臂,道:“我早说过你把我想的太好了,你还非不信。”见那人不说话也不看自己,素凌云继续说了下去:“你是不是觉得在我心里也是划分正派和邪教的?不说话就点头摇头。”

     听她这样说,那人又斜睨她,末了却还是只哼了一声就懒得看她了。

     素凌云把他的头扭了过来,逼他非要看着自己:“我本来也不是什么好人,还分什么正派邪教呢?”

     那人挑了挑眉毛:“所以呢?”

     “你既然还是我饕餮阁的人,那我必然会负责到底的。我们饕餮阁素来是横行霸道,只能你欺负别人,谁欺负你都不行。”

     那人瞧着她,眼中掠过一丝笑意,却又很快被他隐去,他开口,仍旧是一副正经的样子,问道:“那么麻烦老板,替我将终身大事一并解决了。”

     素凌云愣了片刻,将他的脑袋甩了回去:“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