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 是戏一场
     近日世面上都在传,那一日李家进了刺客,威胁了李少爷性命,却没有要钱。

     传言不属实十之八九,不过对素凌云来说,姑且还算是件好事。

     “听说那日去李家的刺客长得分外妖娆,甚至想要与李少爷有一段风流韵事呢。”青衣的男子将素凌云上下打量了一遍,“妖娆算不上,差强人意吧。”

     素凌云一脚踹了上去:“就你晓得的多。”

     那天李少爷被吓的快要尿裤子,的确也是没有看清楚素凌云的长相,难怪传闻传出去,会变成了萧暮雨现在听到的那样,她也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萧暮雨一脸“你说的对”的表情,又道:“我是来告诉你,我方才经过李家正巧看到一场血案。”

     “血案?”素凌云猛地一抖,心说怎的你就这样巧又被你看见了?莫不是你一直都监视着李家?

     她抬眼,不确定道:“你是说…;…;李少爷被杀了?”

     萧暮雨点了点头,仿佛这一切都和他没关系:“不错。”

     “什么!”她复又低下头自言自语,“我不是说过要他别把事情张扬出去!他个没脑子的东西!周深那条老狐狸是何等精明,他必然是猜到了才先下手杀人的。毁了人证,我们就算有物证,不也还是一场空。”

     若要论起心机来,她一个女子怎么可能斗得过混迹官场几十年的周深?但如若不快些解决掉周深,只怕夜长梦多,她也料不到会有什么变故。何况难不成还要自己在这里继续忍辱负重?

     她的眉头越皱越紧,而萧暮雨却倚在一旁,事不关己地看起了月亮。

     怎么办…;…;怎么办?好不容易找到的人证,难不成就眼见着周深胜自己一筹?不对…;…;不对,一定还有办法的,一定还有!

     对了!她的眼睛突然亮了----她还有那一纸书信,尚可以做文章!

     她抬头,脸上露出些许的喜悦之色:“萧暮雨,我记得你能够通过伤口来判定凶手所用的武器,是不是?”

     萧暮雨愣了愣,道:“也非全部。”

     她向他招了招手:“那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你附耳过来。”

     萧暮雨凑过去,听着素凌云对他一番交待,不由觉得素凌云此人还真是难以言说的狡诈。听罢他点了点头,成败在此一举,他们能做的只有这些,剩下的只能求天意成全了。

     刑部尚书徐之锴与周深素来是政敌,而徐之锴当年也是因为办事公正严明才被提升到了刑部尚书的位置。他深知周深私下里做的那些勾当,也在暗中派人去查过多次,掌握了一些罪证,然而他却迟迟没有动手。他深知官场险恶,现下周深得皇帝器重,而他私底下处理事情也是干脆利落,很少会落下把柄,就算徐之锴查到了的证据,也是些无关痛痒的东西,顶多让陛下罚他几个月俸禄回去思过,而不会对他有什么大的影响。而周深反倒会因为这事记恨于徐之锴,接力将他倒扳回来。

     他可不像那个姓方的五品官,以为凭自己一腔正义之言就能让陛下治理周深么?当真是太天真太可笑了。

     因此他只能默默蓄力,他是在等一个机会,等一个一举能够彻底扳倒他的机会。

     而这时候,有人为他又送了个确凿的证据。

     大理寺卿来报,有两个人到大理寺自首,说是前几日李家的杀人案是他们所为,并指认了是受工部尚书周深指使。那两个嫌犯还递上了一封书信,据大理寺卿查看那封信上的内容是有关近来陛下严加巡查的买卖官爵。

     徐之锴一拍大腿心说天助我也,当即就带着人一道赶去了大理寺的大牢里。

     那两个嫌犯得知来的是刑部尚书,吓得什么都招了。

     原来是那日李家进了刺客,周深大概猜到了刺客是为什么而来,这才想起来先前留在李家的一封手书还没有取回来,于是他便派了人要去取,顺带让他们解决了那个言而无信的李老爷和李少爷。

     第二日上朝时徐之锴就因这件事弹劾了周深,周深自然是不会揽下这个罪名的,一时朝堂之上两人僵持不下。这时候大理寺卿站出来,而他自然也是得了徐之锴的授意,他向皇帝说明了那两个嫌犯交上去的武器,和杀死李老爷李少爷的武器是同样的。而他们愿意来大理寺自首,是因为原本周深与他们说好事成之后有黄金报答,不料他们去向周深讨要报仇的时候周深反倒要杀他们灭口。他们大惊,这才想到要反周深的水,去了大理寺自首。

     “你…;…;你们胡说!”周深气得直瞪眼,又冲着皇帝直直跪下,“陛下明鉴,徐之锴污蔑老臣啊!”

     皇帝也不是个荒唐的人,虽说平日里对周深放任,但这一回周深所为却是触了他的逆鳞了----选拔官员一事从来都是中央来办的,什么时候轮到了一个工部尚书来售卖这些官职了?

     而现在证据确凿,他该是百口莫辩,继而认罪,不想他竟然还妄图博取自己的同情,皇帝的神色阴晴难辨,周深等了许久也没有等来自己想要的答案,他这才明白过来,不管这件事是不是徐之锴有意为之,自己都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那日李家老爷曾经去找过他,说是有人抢走了那份手书,他便懊恼自己做事还是不够谨慎。其实那份手书留在李家是因为他其实不太喜欢抢了李少爷位置的那个小子,那小子太蠢,与他说话太累了,反倒是商贾出身的李少爷,自小学习了不少为商的奸诈狡猾,处事圆滑细致,深得他心。

     不过那小子后头有点势力,他暂时还不想得罪,便做了个顺水人情。他本是想过了几个月就设个圈套让那小子彻底滚蛋,再换上李家少爷,为了安抚李家,他出了不少钱把事情捂住,甚至连那封手书都没有收回去。

     他晓得现在拿出去安抚李家的钱,早晚都是要回到自己手中的,说不定届时还能翻上一倍,因而这拿捏住人心的事情,他素来做的很妥帖。

     只是不想彼时的一时不察竟给自己留了这样大一个隐患。

     不过…;…;究竟是谁,究竟又是如何查到这一层的,他在牢中想了很久很久,也都没有想明白。

     周家大势已去,皇帝已经下旨,周深罪孽深重,诛连三族、抄家,周府奴仆皆发配西北。

     周府中一片混乱,官兵接二连三涌入,见人就抓。

     在这片混乱中,自然也有人想要乘乱逃走。

     周世风急急推开房门,冲着正在梳妆镜旁的女子喊道:“婉然你快些回相府!你毕竟是相国之女,陛下指不定会饶你一命!”

     那女子穿着一身暗红的劲装,正在慢条斯理地绑着头发,直到她将长发都束成一个马尾,她才回过头。周世风愣了愣,眼前的姑娘一副凌厉的眉眼,明明是沈婉然的模样,却又好像不是她。

     他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自己要问什么:“你…;…;”

     “我?”姑娘站了起来,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你是不是想问我是谁?”

     “婉然?”他却又摇了摇头,“不…;…;你,你到底是谁?”

     屏风后头又走出来一个人,那人笑着,也是熟悉的模样:“她从一开始,就不是沈婉然。”

     “萧暮雨!”周世风似乎明白了什么,瞪着眼睛向后退了几步,“你们…;…;你们串通好的!”

     “对。”素凌云大方的承认,“我来周家,就是要弄垮你们的。”

     周世风不可置信地瞪着她:“你与周家何仇何怨,非要报复至此?”

     “无仇无怨。不过有人重金相托,我为何要和钱过不去呢?”素凌云挑了挑眉,仿佛在说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周少爷时运不济,要怪就怪你爹,作恶多端吧。”

     “…;…;”

     周世风沉默了,他不完全晓得自己的父亲做过的事,可有不少他还是听说过的。他并不支持他父亲的做法,可他毕竟是自己的父亲,他又能如何?

     因或果都是事在人为,从来都没有天定的说法。

     只是可惜他的那段姻缘,他本是以为总有一日,沈婉然会解开心结,为了那一日,多久他都是愿意等的。从前是他不是好坏,当他想抓住他该抓住的东西的时候,他才晓得所有的都不是真的。

     直到这时候他都想要护着的人,却从来都不是他的妻子。

     何其可笑!

     他苦笑起来,俊朗的眉眼间都带着苦涩的意味:“原来我从来都不晓得我喜欢的人是谁。”

     素凌云浑身一震,她没想过要在这周府结下什么因果,她不过是借了沈婉然的身份,来办一件自己的事情,却不想还能惹上这样的孽缘。自己已经疏远他如斯,他却还是喜欢自己?难不成男人就是喜欢对自己不理不睬的女子么?

     她直直看进他的眼里:“我从来都不是你心中的那个沈婉然。”

     “无妨。”他笑,带着几分释然几分遗憾,“无论你从前是谁,现在是谁,将来是谁,在我这里,你都是沈婉然。”

     “如此。”她走到了窗边,正欲翻出去,却又回头,“周公子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