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李少爷
     素凌云依旧是如同上次一样目送着周世风离开,片刻后她挑着眉毛,冲着窗外无奈道:“偷听得还满意么?”

     青衣的身影霎时落入屋内,那人在方才周世风坐的地方坐下,故作惊讶道:“没想到少夫人对在下竟是这样的想法?”

     见素凌云脸色阴沉下来,萧暮雨这才眨了眨眼,与她说:“看起来这个周大少爷,似乎对你的看法改变了不少啊。”

     “他对我什么看法,对我来说根本没有区别。”素凌云指了指离自己有些远的衣裳,“帮我拿来。”萧暮雨讶了讶:“你才倒下不多时,怎么就要起来?”素凌云送了他一个白眼:“我也是想早点办完事情,不也就能少喝些药么?”

     如此说来也对,萧暮雨略一思索便将衣服递给了素凌云。素凌云也不顾及什么,当着萧暮雨的面就要整理衣物,其实也没有什么,她最里层的衣服都还穿得妥帖,不过是往外头套两件,萧暮雨见状连连摆手翻身出了屋子。

     素凌云心说这男人还真是比自己还矫情了。

     她穿得不慢,半盏茶的功夫收拾齐整之后,向账房的拿了些钱,说是要去集市上逛逛。

     毕竟她是周府的少夫人,虽说与少爷的关系不是很好,但名分摆在那里,出个府还不成什么大问题。

     素凌云款款走在街上,她的袖子里藏着一把匕首。此行是去李家,也就是周深没有如约卖给官位的那个李家少爷。此前她打听好了李家在什么位置,她在市上随意买了些东西后就径直去了李家。

     李家人几代为商,生意一直做的不错,李家老爷读过几年书,也逼着儿子读了几年书,本朝并没有商人不可为官的律例,因而李老爷倒是希望儿子能有个官当当,光耀门楣。然而李少爷读的那几年书根本算不得什么,科考官都懒得看他写的那些不入流的东西。李老爷见科考一路走不通,又不知从何处打听来了买官的消息,便想替儿子买个官位。

     素凌云翻墙进了内院,瞧见走廊上正巧有个小丫鬟模样的端了茶水在走,心念一动跳下去捂住了她的嘴躲到了角落里。这丫鬟哪里见过这样的事,当即吓得哀哀哭泣。素凌云贴近她耳边问道:“说,你家少爷在哪儿?”丫鬟拼命摇头,素凌云又威胁:“不说就杀了你。”丫鬟这才含着眼泪颤抖道:“在,在书房里……”

     “怎么走?”

     “从这里一直走,前……面有个门,过了门向右走就是了……”

     “好。”说着一掌劈在她脖子上,一手接住茶杯一手搂住了她,找了个更隐秘的地方将她扔在了那里,而自己趁着四下无人,快速地溜去了书房。

     李少爷的确在那里,不过是在睡觉而非看书罢了。

     素凌云将门关上走到他身后,拔出匕首抵在他脖子上:“再不醒我就要杀人了。”李少爷猛然惊醒,见一把明晃晃的刀子离自己的动脉不过一寸,吓得就要大叫。素凌云也是老江湖了,这种架势见怪不怪,见他张开嘴,手上的力道又加重了些,继续威胁:“别喊,你一喊我一吓手一抖,可能你就死了。”

     “好……好,我不喊……”李少爷举起双手,“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

     素凌云嗤笑一声:“钱我不要。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如实回答。”

     “是……是。”

     “第一,你是向谁买了官位?”

     李少爷面色一瞬间白了,心说她是怎么知道爹向人买过官位的?就在他愣神的当口,身后的人不耐烦了:“快点,我赶时间。”

     “我……我也不清楚,说……说是姓周。”

     “周深?”

     李少爷又惊:“对……对就是他!”

     “可有凭证?”

     “没……没有,这种事情哪会……哪会留下什么凭证?”

     素凌云眸光一闪,语气更加凛冽:“当真没有?我怎么听说都是要凭着手书,才能去任职处报道的呢?”李少爷这时候快吓懵了,周家本来给了不少封口费把这事儿压了下去,那道凭证大概由于办事的人失误也没收回去,他们家心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答应了周家绝对不会再提这件事情,是以方才素凌云询问的时候他还是掩饰了一二,只是没想到她竟然知道这么多。

     但此时见形势不对,他立马转了态度:“有有有!”

     “拿来。”

     他颤抖着手按下了桌边的暗格,从里面取出一封信。素凌云拆出来看了几眼后将信塞进了腰封里,又与他道:“不想死就别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过两日给我去刑部作证人。”

     说着收了匕首,从窗户口翻了出去。

     李少爷从小到大都没受过这样的气,见对方再也无法威胁到自己的性命了,他深深吸了口气,大喊道:“来人!抓刺客!”

     称李家的下人是乌合之众都算是夸奖他们,昔日骠骑将军府的府兵追杀素凌云都被她逃脱了,何况这些个不会拳脚功夫的呢?

     不过近来她的运气似乎不太好,翻墙翻到一半的时候她的动作忽然一滞——接着她连滚带爬地从墙上摔了下去。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素凌云有一瞬间觉得自己可能不是很适合翻墙。她深吸了口气,捂着胸口站了起来。前几次病发都是恰到好处的时机,不料这一次这病却十分不给面子,上午才来过一次,这时候又来。

     她强忍着胸口传来的阵阵刺痛和脑中袭来的晕眩感走出了一段路,好在那些家丁本事不到家,根本追不上她。

     但是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她要找个地方避一避,至少要等到这一阵疼痛过去。她能感受到身体里的力气正在逐渐消失,腿已经软地快要支持不住她的站立,她又踉跄向前了几步,终于再也受不住,直直向下倒去。

     却是倒在了一人怀里。

     素凌云一惊,来人穿着熟悉的青衣,向来带着微笑的脸上现下满满都是担忧。

     “你怎么来了?”

     萧暮雨将她抱起来,啧了一声:“我不来,还等着你被李家抓回去么?”

     素凌云听罢腹诽:那你早做什么去了?

     萧暮雨却像是猜到了她的心思,垂了垂眸子道:“我若是早出现些,怕你会赶我走吧。”

     这话倒是说得不假,她骨子里就不服输,即便是现在,她也希望是自己躲在角落里而不是被萧暮雨抱着光明正大地走在街上。

     “想要的东西拿到了么?”萧暮雨问道,他自然不希望她白走一趟。

     “拿到了。是周深的手笔。”说着她摸向自己的腰封,将那封叠得小小的信拿出来塞进了萧暮雨的腰封里,“这东西放在你哪里要比放在我这里安全,你替我保管好了。”

     “嗯。”

     素凌云想了想又道:“到前边路口就放我下来。”

     “这怎么行?”萧暮雨一愣,心说她真是不要命么。

     “让周家人看见自家少夫人被一个不是自家少爷的人抱着成何体统了?”素凌云微微翻起了白眼,“你是抱我抱上瘾了?”

     萧暮雨微微一笑,调侃道:“温香软玉在怀,是个男人都不愿意放手的。”

     “不会说话别说,用错词你我都会很尴尬的。”

     温香软玉么……萧暮雨无声的笑了笑,若要说起来,素凌云长得倒的确不错,然而却是与寻常人家的姑娘那副温婉眉眼不同,她的五官中透露的皆是戾气。这些日子在周家,她也是好好化了妆容,才掩盖了她的凌厉。

     因而现下在萧暮雨眼中的就是个真正能称得上是姑娘的素凌云,如此打扮倒也是好看,也更招人亲近。

     素凌云别过了头:“好好走路,瞎看个什么!”

     瞧见她这幅样子,萧暮雨憋在喉咙中的笑声终于还是冲出来,像安慰小孩子一样放柔了声音道:“好,不看了。”

     “放我下来了。”虽说她脸皮一向不薄,然而大街上搂搂抱抱的事情她还是做不出来,见有人向自己这里看过来,素凌云当下红了脸,挣扎着要下来。

     萧暮雨却哄道:“乖,再抱会儿。”

     “滚!”说着一把掐在他手臂上,然而她身体里没多少力气,掐上去也是白搭,再外人看来就像是姑娘与自己夫君闹脾气一般。

     萧暮雨却是庆幸还好这姑娘这时候没力气,若是当真被她掐上一掐,就算手臂不麻个几日至少也得青个几天。

     “你快撒手。”

     见她执拗,萧暮雨无奈只得将她放下来,瞧着她站在地上还不住颤抖的样子问道:“你自己走回去一定没问题,是吧素老板?”

     素凌云犟得很,颤巍巍跨了一步:“自然。”萧暮雨看了她那副样子笑着摇了摇头,急忙上前扶住她:“别装了,再走两步你就要倒了。药是我配的,会有什么后果我再清楚不过了,现在你胸口还疼着吧。”

     姑娘不接话,萧暮雨便晓得自己说的不错。

     “先找个地方歇一会儿再走也不迟。”

     素凌云抬头看他,“嗯”字还没出口,身子却先一软,就要向后倒下去。萧暮雨叹了一声将她接住,扶着她向一处无人行走的小巷子里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