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徒弟长大了
     应滢战战兢兢地开门迎接了素凌云和萧暮雨。

     素凌云毕竟是老江湖,只斜了应滢一眼,就晓得她不是有事瞒着自己就是接着有话要与自己讲。

     应滢也确实没有瞒素凌云的打算,不过只是她晚开口了一步,素凌云已然看到了那个少年。素凌云与那少年相对而望,两人都有片刻的愣怔,仍旧是素凌云先反应过来,意味深长地看向应滢。

     “师傅……他,他是我在街上捡到的……”应滢急忙解释道。

     “捡到的?”素凌云翻了翻白眼,“你晓得他是谁么?说捡就捡了?”

     “他说他叫豫立。”应滢老实回答。

     “……”素凌云顿了顿,不想那个少年却走了过来,盯着她看了许久,末了弱弱地说道:“你和我嫂嫂很像。”她听罢又转向少年,笑得十分刻薄,问道:“若我说我就是你嫂嫂呢?”还未等少年脸上的讶异完全露出来,素凌云又接下去说:“而且如果我说你家灭口一事我才是幕后主谋呢?”

     小少年愣了片刻,待他想明白眼前这个人说的究竟是什么之后,脸上立即换上了凶狠的神色:“我杀了你!”

     “杀我?”素凌云嫌弃地退后了两步,“你没这个本事。况且,你不是应该庆幸么……你的家人根本,不喜欢你。”

     少年喊道:“不喜欢我可……也是我的家人……”

     喊道最后语气却渐渐弱了下来。

     素凌云看了眼应滢,大概猜到了她是为何带他回来,软了些语气道:“倘若你愿意,也可以将这里当作家。”应滢感激地喊了一声:“师父!”

     不料小周一抹眼泪目露凶光:“我绝不会受一个杀人者的恩惠!”说着跌跌撞撞跑出了饕餮阁,应滢刚要去追,却被素素一把拦下,她惊讶地瞧见自己师父眼中那一股从未曾见过的、冷到极致的怒气,半晌后素素叹出口气:“不识好歹的小狼狗,他走任他走!”

     应滢晓得自己师傅是动了怒的,想着自己也是劝不动师傅,便使了个眼色给萧暮雨。萧暮雨自然绝顶聪明,上前就揽了素凌云的肩膀,在她耳边安慰道:“罢了罢了,不过是个孩子,不用生这么大的气。”

     素凌云瞪了他一眼,将他的手从自己肩膀上甩了下来,也不再理会他们两人,自顾自回了房间。

     应滢盯着自己师傅的背影出神,心中暗暗自责这一回该不是自己惹师傅不高兴了。如此想着又摇了摇头,心说过会儿去给师傅赔罪吧。

     回头却见萧暮雨看着自己的眼神有些奇怪,她摸了摸自己的脸,问道:“我脸上有东西?”

     萧暮雨笑得更加令人毛骨悚然,他甩了甩刘海,一针见血道:“你该不会喜欢你师傅?”

     应滢大惊,心说自己爱慕师傅表现地有那么明显么?不对不对……自己怎么会对师傅有这样的想法……可是……

     师傅收养自己,又教自己功夫,还将饕餮阁交给自己打理,生活上处处照拂自己。虽说他为人是冷淡,然他对自己的好却是任何人都比不上的。初见他时他浅衣如画,就那样坐在阳光里,逆着光的模样清清冷冷,却是让她不由想要靠近。

     萧暮雨见小姑娘竟红了脸,便晓得这些年素凌云骗她骗的辛苦,他拍了拍小姑娘的肩膀,与她道:“方才你也听那个少年说了,其实你师傅是个女子。”

     “什么?”应滢眼睛睁得大大的,显然是被吓坏了。她愣怔了许久,才与萧暮雨道:“萧大哥若是觉得我与师傅不合适直说便是,何苦这样诋毁师傅?”

     她说出这番话自然也是在萧暮雨的意料之中,他摇了摇头,又道:“并非诋毁,你师傅确然是个女子。不过是为了行走江湖方便,才没有告知你她的真实性别。”

     “那你又是如何得知的呢?”应滢目光锐利,直直盯着萧暮雨的脸,仿佛要从他的神色中看出些破绽。

     萧暮雨摆了个极为无奈的神情,叹道:“先前在苏州,她受了伤,是我在照料她。一来二去我可不就什么都晓得了?”

     “你你你……”应滢的眼睛瞪得更大,“师傅没有……没有杀了你?”

     他耸了耸肩:“没有啊,你看这不,你师傅为了报恩,才把我带回来的。”

     “……”

     “师……师傅。”

     素凌云大概猜到应滢会来找自己,她躺在梨花木的躺椅上嗑着瓜子看着闲书,午后一缕阳光透过窗子斜斜打在她身上,倒是添了些慵懒的意思。

     她眼皮也不抬:“做什么。”

     没得她的允许,应滢也不敢走进来,只能站在门外怯生生地冲着里面道:“师傅,徒弟错了。”

     “哦。”

     里面再没有说话声传出来,只偶尔还有嗑瓜子的“咔咔”声和书页翻动的声音。

     应滢站在外头,也不能离开。她只道自家师傅在生气,却不晓得这一回她气得连自己都不想见。她站了许久,正欲开口再说些什么的时候,里头却又传来了声响:“错在哪儿了?”见素凌云至少还没有到不理睬自己的地步,应滢心中一喜,吸了口气道:“徒弟不该将豫立带回来。”

     听她这样一说,素凌云又没了话,这一回连咳瓜子声与翻书声都不再有了。

     应滢将额头抵在房门上,心下又是一阵失落。忽然间门被打开,她一时走神竟生生撞在了那人胸前。

     “啊!师傅!”

     额头上的触感却不是生疼,而是有些奇妙的柔软,应滢当即红了脸,低声问道:“师傅……你……你是个女子?”

     不料素凌云也脸红了,她瞪了应滢一眼:“是不是萧暮雨告诉你的。”

     应滢点了点头。

     接着她就听到自家师傅将指骨捏得“咔哒”响的声音,心说萧大哥这回不是我卖你,是你自己作了死!

     “罢了,既然知道了,我也就不隐瞒了。”素凌云说着倚在了门边,眯着一双眼睛看着应滢,“我生气也不全是因为你将周豫立带了回来。你不清楚他是谁,便也罢了。我其实,是在生我自己的气。”

     “为何?”

     素凌云垂了垂眸子,在应滢眼中竟有了些落寞的感觉,良久之后她又抬眼,眼中的笑意深邃悠长,她开口,语调依旧清清冷冷:“不为何,现在想明白了。”

     她默了默,又道:“说起来周家近日被抄了家,不日便要行刑,这周豫立只怕是趁乱逃出来的。”应滢亦垂头:“他是个很不错的孩子。”

     “不错?看起来他很信任你?”

     应滢点了点头。

     素凌云想了想,叹道:“那大概是因为他不晓得你究竟是什么人吧。若他早知道了是我害得他们家如此这般,想必他会连带着一起恨你的。”

     应滢垂着头不说话。她会帮周豫立,无非是因为觉得他与曾经的相似,不愿看他就此流落。可她现如今才明白,他与自己终究是大不同的。

     素凌云见她不再言语,想着她大概也是自己能想明白的,便也不再与她多讲什么。她本不是什么能讲大道理的人,不过是把自己所思所想说出来罢了。而应滢素来也是个善于揣度的人,她与素凌云相处这么许久,自家师傅心里想什么,她也能晓得个七八。

     她向素凌云微微鞠了个躬就离开了。素凌云看着她的背影,心想着也是时候给她物色个好婆家了,如若自己没有记错的话,这个姑娘今年已然十八了。十八了啊,也不是小姑娘了。

     风雨随着夜色一道来。

     这一年的第一场秋雨就这样毫无预兆地落在了长安城,雨点噼噼啪啪地砸在门窗上,听的让人心烦。

     素凌云无心看书,手中握着书卷只为了消遣,忽然间她听到后门打开的声响,她本不想管,不过转着眼睛想了想还是起身打开了窗户向下望,那里正好能瞧见后门口的动向。虽然被油纸伞挡住了,不过伞下那个纤细的身影还是不难认出来的。

     应滢。

     素凌云盯着那个在雨中渐渐走远的身影若有所思,就连雨水溅到了她身上也顾不到了,这时候有人将她向后拉了一把,她回头,看到那人脸的时候却不觉得意外。

     那人挑着眉毛看她:“药效力还未完全过去,你小心些自己的身体。”

     素凌云离他有些近,几乎是后背靠着他的胸口,那人的气息萦绕在她身侧,似乎替她挡去了不少外头吹进来的冷风,让她周身有了些许的暖意。素凌云也没再理他,只自顾自盯着窗口道:“就知道她要去找那条小狼狗。徒弟长大了,也不愿意听师父的话了。去准备些热水,待他们回来让他们洗个澡。”

     萧暮雨笑了笑:“上回在苏州见你给小男孩金叶子我就晓得你其实不是个硬心肠的。”

     “我又能有什么法子呢?”素凌云说着将窗户关了起来,拉开萧暮雨的手,兀自坐回了躺椅里,“奈何徒弟喜欢,我这个做师傅的又能说得了什么?”

     萧暮雨取了件挂在架子上的披风,将穿得单薄的素凌云裹了一裹,轻轻揉了揉她的发顶。还未等她发作,又笑着转身离开了她的屋子,只留素凌云一人在屋中生起了闷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