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收留
     许多人都以为饕餮阁的掌柜是个刚及笄的小姑娘,一副八面玲珑的模样倒是将饕餮阁打理得妥帖。

     而这位明面上的饕餮阁掌柜此时正坐在自己屋中,深深地叹了口气。

     片刻后觉得不妥,又叹了口气。

     她家师傅是个不管事儿的,成天就晓得缩在屋里孵小鸡,要不就是出去办事了许久都不见个踪影。她也怪过她师傅——直到现在也仍旧在责怪他,自己还是个孩子啊,师傅你就忍心让我在这让抛头露面么!

     她往头上簪了朵小花,便准备出去走走。

     朱雀大道繁华依旧,过了清晨这时候的太阳便毒辣起来,她撑着把油纸的小伞,袅袅婷婷地街上走着。

     忽然间她却瞧见一处围了几个人,她记得那里是个包子的摊子,而这时也过了吃早饭的当口,况且那几个人看着不像是买包子的,倒像是聚众打架的。

     她好奇心起,便走过去看。

     “我打死你个小兔崽子!没钱吃什么包子,快滚!别让老子再看到你!”

     应滢心下了然,大概是个饿坏的乞丐,她思索片刻,觉得自己还是不要管这闲事的好。

     刚要离开的时候却瞧见那被摊主摁在地上打的似乎还是个少年人,比自己小一点的样子,看得出来他身上的衣服料子不差,却有些破旧,而他蓬头垢面的样子也让人看不清他的长相。

     若是素凌云看到这种事,定然是会拉着应滢走开的,素凌云从来都不是一个心软的人,他总是教导应滢这世上太多黑暗是他们看不到的,善心这种东西其实并没有什么用,救得了人一时却救不了人一世,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途要走,绝不会因为别人一次的帮助而改变。

     应滢想到这里,从荷包中掏出一锭银子拍在摊主面前,道:“这个孩子的包子钱我替他付了,再包十个给我。”

     那摊主抬头一见,姑娘穿的不凡,想是哪家的小姐突发了善心,既然拿到了钱便也不可得了便宜还卖乖,当即便换上了讨好的笑容,唯唯诺诺地包了十个包子递给应滢,还一边称赞道:“小姐真是心善呢。”

     应滢也不理会摊主,只拉起那少年的手走的远了些,将那十个包子都放在他怀里,道:“我瞧你穿的不差,是哪家跑出来的小少爷么?怎的没带钱就敢往街上跑了?”

     少年饿极了,直直将包子塞进嘴里。应滢见状笑了起来:“别吃那么快,不会有人与你抢的。”想了想又补充道:“吃好了就回家去吧,家人想必等急了。”

     听了她这句话,少年却愣住了,他将嘴里的东西吞下去,盯着应滢看了许久,才道:“我没有家了。”

     应滢愣了愣,显然是觉得自己的话勾起了他的伤心事,其实孩子是最懂的也是最敏感的,他们的情感很单纯,开心便是开心,难过也就是难过,不会掺杂半点假象。

     “那……”应滢思索片刻,想着以现在饕餮阁的收入,再养个小少年应该不成问题,至于师傅素凌云那里……自己冲他撒撒娇大概也就成了。

     “不如你随我回家去吧。”

     少年猛地抬头,冷冷看着她,嘴里还塞着半个包子。应滢瞧见他的眼神,直道这孩子的防备心还挺重,于是便摸了摸他的头,温柔道:“你别怕,我不会害你的。”

     许久许久之后,少年咽下那半个包子,问道:“为什么?”

     应滢歪着头想了想,风刚好将她的发梢扬起,少女的目光悠长而温和,像是想起了什么年少美好的往事。

     那是她与素凌云头一次相见的场景,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自己十三岁,在一户大户人家中做婢女,因为饿得没有办法去厨房偷了些点心吃,被抓到之后,自家老爷打着要将自己赶出门。这时候那个年轻的男子坐在围墙上啃着一个桃子,一袭浅色的衣衫清清冷冷。他嘴角勾着一个有些痞气的笑容,冲着自家老爷道:“大白天的打个女孩子,你们的良心不痛吗?”

     那家老爷被突然出现在墙边的人吓了一吓,稳了稳心神之后吼道:“关你什么事!”

     他吐了桃核,又摸出一个桃子,在身上擦了擦,漫不经心道:“我看这个婢女不错,我要了。”

     老爷大怒:“你算什么东西!”

     男子脸上依旧是笑,从怀中掏出一块金色的东西,扔在了地上:“这个够不够了。”

     他的语气不像是在问,而像是在说“这些足够了”。

     后来自己就被他领回去了。

     自己被他牵着手的走在街上,这时候太阳正下山,落日余晖照在两个人身上,将影子拉得长长的。

     男子问她:“怎么不说话?不愿意跟我走?”

     她抽了抽鼻子,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与他说的第一句话是:“桃子好吃吗?”

     “……”男子被噎住了。

     想到这里,应滢脸上不由露出了微笑,她拉着少年的手,边走边道:“从前也有一个人这样拉着我的手,告诉我往后他会收留我,让我将这里当做自己的家。”

     应滢带着少年回了饕餮阁,又叫人出去买了两身衣裳给他,少年洗过澡束好发,又换上了合身的服饰,倒应了那个词——焕然一新。

     少年长得不赖,白白净净的,就是看上去有些营养不良。应滢想了想,又吩咐厨房里做了几个小菜,便拉着少年坐在二楼厅堂里。

     “你叫什么名字?”

     小少年沉默一阵:“豫立。”

     应滢笑道:“凡事豫则立,不豫则废。倒是个有深意的名字。你方才说没有家了,又是怎么一回事?”

     这一回他沉默的时间更长,应滢看出来他不想回答,便也没有再逼问,只摆了摆手作罢:“你不想说便也罢了,往后想将这里当作家,也是没有关系的。”

     小少年抬头,眼眸沉沉,却终是没有再说什么。

     素凌云终是如愿得到了她的避水珠,心情大好之下带着萧暮雨下馆子吃了顿好的。

     不过想到自家老板一向是不会如此好心的,萧暮雨咬着筷子看着满桌的菜,竟有些不太敢下口。

     “做什么?我杀你还不用下毒这么无聊。”素凌云倒是吃得起劲,这几日她为了赶路吃的潦草了些,是时候洗洗嘴了。

     萧暮雨笑了笑,道:“你若是又有什么事情要我去办,直说就好了。”

     “没有啊。”素凌云挑眉,“不过有件事情要问问你。”

     萧暮雨心中一沉,他便知道那日薛景湛独独留了素凌云一人说话这事儿没那么简单,他既然知道自己的身份,看起来又与素凌云关系不浅,指不定就会提起来。

     然他脸上还是如常,笑着问道:“你想问什么?”

     “说起来你去哪里找的那两个愿意死的?”

     先前周深派的那两个杀了李家老爷和李少爷的刺客,素凌云实则也不晓得他们在哪里,不过为了让周深将这杀人灭口的罪名坐实,素凌云托萧暮雨找两个死士代替那两个刺客,去大理寺自首,反正还没等周深来与他们对峙,他们便是要死的——人死了就好办多了,周深再如何否认,也只会被当做是在狡辩。

     不过在那么短的时间里找到两个死士也是难事,素凌云深知这事儿是有些为难萧暮雨了,不过那时候她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将宝压在萧暮雨身上。

     好在他没让自己失望。

     听到素凌云这样问自己,萧暮雨却是笑笑不回答。

     她盯着那人的眼睛看:“我在问你。”

     萧暮雨夹了个鸡腿到她碗里,半开玩笑半是认真地道:“若我当真说出来,你是要欠我一个人情的。”

     电光火石间,萧暮雨只觉得自己的嘴里被硬生生塞了个什么东西进来,接着就只见素凌云一个背影了。他把鸡腿拿了出来,兀自笑了笑,他的话还没有讲完,只是这个人情,是不需要她还的就是了。

     不过他也是好奇,自己竟然会为了帮她就动用了不想动用的力量,若是让那两个老家伙知道了,不知他们又会怎么说自己了。

     不过也无所谓了,他放下筷子,亦走了出去,那个姑娘正站在夕阳里,暖黄色的阳光打在她脸上,细致勾勒着她的模样。虽说她依旧穿着男子的服饰,他却无端觉得她美好,浑身上下都透漏着一股姑娘的温软气息。

     他缓缓晃了晃脑袋,只怕是自己看错了吧,她素来都是锋芒毕露的,又怎么会像个姑娘呢?他正胡思乱想的时候,姑娘却猛地回了头,瞧见那人正盯着自己看,一向不知道“害羞”二字如何写的她,竟是愣了愣,微微红了脸颊。

     只不过此时夕阳余晖,他看不真切罢了。

     片刻后她问:“你怎么出来了?”

     “老板都走了,我哪敢继续吃下去?”

     “那你让小二打包了没?”

     “你要当宵夜?”

     她一瞬间又变了脸色,气急败坏道:“那是我出钱买的!当然要都带了走的!”

     萧暮雨愣怔片刻,回神时觉得这才是这个姑娘平常的模样,方才那样的美好,约莫真的是自己看错了。

     他笑了笑回过身走进店里,喊了一句:“小二,方才那桌菜,打包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