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白龙皮失窃
     周家败落已成定局。

     素凌云窝在梨花木的躺椅中,脸上却丝毫没有喜悦之色。

     倒不是因为之前周世风对她的感情,她是什么样的人,在江湖混了那么多年,还能有多少俗事多少情绪是能让她上心的?

     她的不高兴全都来自于一件与周家丝毫不相干的事情----她的白龙皮丢了!

     这是多么严重的事情!应滢与那些打杂的自然不会动她的东西,那么这么说来,就是饕餮阁进贼了!

     饕餮阁的确可以算得上是长安城中除皇宫外最富有的所在之一,然而却极少遭贼,素凌云这般聪明的人自然是做好了全套的防贼准备,半步也不会让怀有歹心的人踏进来。

     不过这一回倒是让她也觉得意外了,那个小贼很有胆量,居然偷到他素大爷的头上了。而且据他偷的东西来看,还是个格外识货的。

     被她逮到了,一定要将他千刀万剐!

     娇生惯养的素老板很惆怅,现下是初秋,秋老虎厉害得让人害怕,那阳光虽是不如夏日里毒辣了,可也还是照得人睁不开眼。气温也不见低下去,反而有几日还向上升了些。这样的日子若是缺少了白龙皮,当真是…;…;

     素凌云仰天长叹一声,她一定要亲手撕碎那个偷东西的贼!

     “何事惹得你这样不快?应滢他们都在下面等着你一道吃饭呢。”

     敢在这时候来招惹素凌云的,整个饕餮阁上下自然也就剩下萧暮雨了。

     在应滢看来自家师傅对这个后来者是十分容忍的,或许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这个萧暮雨与他的亲近程度,甚至超过了自己这个被他养了好几年的徒弟。

     素凌云有气无力地瞥了萧暮雨一眼,又有气无力道:“不想去。”

     萧暮雨知道她是因为丢了东西在生闷气,而应滢他们也都晓得,只不过依照从前的经验,一旦素凌云生气,他们都是劝不得的,她喜欢一个人静静地生气,自己想通了,便也就好了。

     不过现在不同了,饕餮阁里来了个受老板特别对待的萧暮雨,应滢灵机一动,自从上次让他去叫师傅起床后他大难不死,应滢便觉得此人往后必有所成,因而就顺手将所有与素凌云有关的事情统统打发给了萧暮雨。

     而萧暮雨也没有办法,作为饕餮阁中来的最晚的,他甚至得叫应滢一声前辈,而应滢又是素凌云的徒弟,饕餮阁的主管,地位自然是不一样的。何况讨好了应滢,还能顺带多了解些素凌云,往后自己也少受些罪。

     瞧见她一副颓废的模样,萧暮雨走上前去贴心地替她捏起了肩膀,她却像赶苍蝇一样将他的手拍掉,一边又说:“滚。”

     这个字说的软软的,在萧暮雨听来竟然是带了些撒娇的意思。他勾了勾嘴角,继续捏她的肩膀,又安慰道:“总在这里待着也不是办法。东西要找,饭也是要吃的。”

     “找不到我就不吃。我的白龙皮啊----”前一句依旧是有些撒娇,后一句话却是撕心裂肺的嘶吼,就好像她丢的不是一张皮,而是一个夫君。

     萧暮雨虽然惊讶,但很快便镇定下来:“你这样哭爹喊娘,你的白龙皮也回不来。”

     听他这么一说,素凌云脸上的神色微微一变,继而转过头盯着萧暮雨笑。那笑容让萧暮雨毛骨悚然。

     只听她冷笑一声:“那不如这样…;…;你既然这么关心我,不如你替我去找。”

     萧暮雨眼皮一跳心说不好,关心人都关心出错来了。

     “我想起来了,应滢还有事找我。”他边说边向门口退去。

     素凌云继续懒洋洋地躺在椅子里,冲他挥着小手绢:“那你去替应滢办事吧,办完也不用回来了。或者你去求求应滢,看她敢不敢收留你。”

     萧暮雨猛地停住脚步,又讨好地笑道:“阿云说笑了,以我俩的交情,你的事情自然就是我的事情了。”说罢又往回走了两步,在她身边站定,刚好替她挡住透过窗子晒进来的光。

     “哦。”素凌云这一声应得冷漠,好像根本不关心萧暮雨到底留不留下来这件事。萧暮雨清楚她的脾气,这时候得赶紧说正事。

     “阿云可有什么线索?”他拿过把扇子替她扇着风,问道。

     看起来素凌云甚是受用,看他的眼神也少了些嫌弃:“我若知道还用得着用你?”

     “我这不是以为你在考验我吗。”

     “少来。”素凌云翻了个白眼,“找不回来你就以死谢罪吧。”

     萧暮雨苦笑,这姑娘不讲道理起来还真真是蛮横,这白龙皮失窃与自己可是半点关系都没有,她倒是冤枉了自己这个好人。

     “这事怨我?”

     素凌云的白眼翻得更深:“我让你留在这里的,你偏偏要跑去周家,这事儿不怨你难道怨我不成?”

     他一时间哑口无言。

     他会去周府,一来是为了看看自己配出来的药究竟管不管用,二来是因为…;…;他担心她。如若自己的药真的有效,那病发之时她必定承受巨大的痛苦。若是那时候没有人在她身边,若是周世风根本不顾她的死活…;…;

     想到这里萧暮雨脸上竟是露出了有些温和的笑容,好在她的运气一向不错。

     “说起来,应滢与我说前两日薛老板来过。说是你欠了他东西,他来讨债。”萧暮雨下楼泡了壶茶,又叫人做了两叠点心,买了些蜜饯,端进了素凌云的屋子。

     素凌云瞥了那些东西一眼,最后捏了颗青梅塞进嘴里“嘎嘣嘎嘣”地嚼起来。萧暮雨见状笑了笑,终于还是肯吃些东西的。

     “然后呢?”她的神色变了变,蹙起了眉头。

     “应滢自然没有给他,留他小坐了一会儿,他便走了。”

     素凌云沉默了一会儿,心说自己什么时候欠过薛景湛的钱了?何况薛景湛是那种需要亲自上门讨债的人么?

     等等…;…;不对,他说自己欠了他东西?莫非…;…;

     素凌云神色一凛,猛然站起身来对萧暮雨说:“去薛景湛那里。”

     是与不是,她都要去他那处确认一下。

     “稀客,稀客呀。”薛景湛见着也不敲门便推门而入的两个人,仿佛是猜到了一般,也不惊讶,只躺在椅子上笑眯眯地向他们打招呼。

     一进屋子素凌云便立即确定自己的白龙皮就在薛景湛这里。屋外的天气燥热潮湿,而屋内却是舒爽宜人,这也只有白龙皮才能做得到了。

     她瞪着薛景湛道:“你混账,把老子的皮交出来!”

     薛景湛闻言故作大惊模样:“素老板此言何意?你的皮不是好端端在你身上么?难不成你披的是别人的皮囊?”

     素凌云被他那副明知故问的模样气得七窍冒烟,若不是后头萧暮雨拦着,她大概已经冲上去痛揍了薛景湛一顿。

     而现在薛景湛还好整以暇地躺着,而一向以嘴巴毒辣气人的素凌云却只说的出“混账”两个字。

     萧暮雨想了想,他毕竟是饕餮阁的人,自家老板被人欺负得话都说不上来了,若是自己不说些什么替老板挽回颜面,那怕是自己在饕餮阁也待不下去了。但他不敢松开素凌云,只怕自己一松开,她就要去咬薛景湛了。

     “薛老板也别在戏弄我家老板了,前几日薛老板去了饕餮阁吧?顺带还拿走了我们的白龙皮。”

     薛景湛闻言痞里痞气地一笑,道:“那是你家老板欠我的。”

     “混账!我凭自己本事得来的,怎么就成欠了你的!”

     细致如萧暮雨已然从他二人的对话中听出了些端倪,说起来他也觉得奇怪,怎么素凌云一听说薛景湛来过,就几乎确定了是他偷了白龙皮的?听起来他二人似乎曾经因为这东西有过过节?

     “撒手。”素凌云甩了甩手,却没能甩掉萧暮雨。她回头怒视他,又提高音调说了一遍:“撒手!”

     萧暮雨见他脸上微微有了怒意,也只得由着她胡来了。

     不过素凌云也不是什么冲动的人,她只是比较擅长动手而不是动口罢了。她上前两步拽着薛景湛的衣领逼他站起来,男子比她高了不少,却不及她有气势。她捏着对方的领子冷笑道:“当初你我约定谁先替他做成事情谁便得到白龙皮,明明是我先,你这时候要白龙皮是什么意思,不服?”

     薛景湛不为所动,依旧笑:“嗯,是不服。”

     “滚…;…;”说到此处一口气却再提不上来,她本抓着薛景湛衣领的手现在却成了一个支撑点,她眼前一阵黑过一阵,片刻后便什么也看不清了。

     萧暮雨意识到不对,虽说这些日子她已经不在服用那种药了,可药性仍旧残留在她身体里,只怕这会儿是药效又发作了。

     他提气掠了过去一把搂过素凌云,姑娘已然昏迷过去,而薛景湛被这突如其来的场面惊得愣在了那里。在他的情报网里,素凌云是没有什么隐疾的。这病来得这样迅速,让他一时反应不过来了。

     待他回过神时,那人已经被萧暮雨抱了起来,她软软躺在他怀里,脸色一片惨白。

     萧暮雨的眼神有些冷,他开口,问道:“薛老板,不知此处可有地方让我家老板休息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