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偷天换日
     萧暮雨送了人回来,看着素凌云依旧窝在自己的躺椅中,不由有了些怒意。

     “杀人一事满是孽障,往后下了地府你可受不起。为了生前的钱财便非要做到这样么?”

     素凌云没有理会他的怒气,而他锋芒显露的一句话也就像是扎进了棉絮里头,使不出力。萧暮雨也意识到自己这是多管闲事了,明面上她才是自己的老板,她想要如何做自己又如何能在旁边说三道四呢。

     想到这里他吸了口气,语气也随即软了下来:“抱歉,方才我……”

     “没什么。”素凌云摆摆手,满不在乎地样子,“你说的我自然都晓得,我也断断然不会拿自己的身后事开玩笑的。周深这老匹夫仗着皇帝的信任,已然做了不少见不得光的事情,这些事一旦被揭,用不着我动手,自然会有人解决他。”

     萧暮雨没想到她竟然打的是这样的算盘,当下还是有些疑惑:“可你也不晓得究竟哪些是他做的,就算知道了,你没有证据又要如何扳倒他呢?”

     “证据可以找。至于那些事情,你我不晓得,又不是没有人不晓得了。”

     萧暮雨一愣,见对方脸上的笑容似乎是大权在握的模样,他想了想,也确实有那么一个人,无论是江湖还是朝堂上的事情,他都会知道。

     “你是说,尺书的薛老板?”

     素凌云点了点头:“不错。”

     两人一拍即合,当下便去了薛景湛的住处。

     作为一个天下闻名的情报组织的老大,薛景湛的住处与张扬的饕餮阁不同,他虽也住在长安城内,却是个极为偏僻的所在,处在贫民区与富人区的交界上。

     此地鱼龙混杂,最适合打听情报。

     素凌云敲响了一间屋子的门,里头传出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掌柜的不在。”

     “薛景湛,是我。”

     里头沉静了片刻,接着便有挪动桌椅的声音,随后门被打开了,门后站着一个睡意正浓的男子,头发有些乱糟糟的。素凌云见状也不管那人是否还要继续睡觉,便直直走了进去,将一包点心扔给了他。

     这屋中与外头看起来简直是天壤之别,随意的一样东西就可能是世上孤品,价值难以估量。

     那人笑了笑,调侃道:“你该不是觉得一包点心就能打发我了?”

     素凌云也不客气,找了个地方坐下,给自己倒了杯茶:“记账。”

     “素老板爽快人。不过倒是从未见过素老板带着人过来……”薛景湛笑眯眯地看向跟在素凌云后面的人,看清那人的脸后,说到一半的话却猛然截住,像是在犹豫着什么。

     “怎么了?”气氛片刻间有些不对,素凌云敏锐,一下子便察觉了。

     萧暮雨神色如常,向着那人略施一礼:“在下萧暮雨,是饕餮阁新来的伙计。”

     对方微微愣了愣,复又笑道:“原是素老板新收的伙计。”话锋一转问向素凌云:“不知素老板此来想知道什么?”

     “工部尚书周深,此人应有不少把柄在你手里吧,随便说两件来听听。”

     薛景湛眸色一亮,笑说:“你怎的对他感兴趣了?该不是有人找你要他的罪证吧。罪证这东西我这里可没有。”

     “我自会去找,你只需告诉些线索给我。”

     “如此。”他转身从书架子上找了份卷宗下来递到素凌云面前,“这里的东西应该是你要的。”素凌云接过打开略微一看,上头的的确确记载了不少与周深相关的事件,买卖官位、私吞百姓田地不过是最普遍的情况。

     素凌云啧啧赞叹道:“工部掌管土木兴建与货币度量,前两年皇宫重修御花园,不知皇帝拨下的款项,多少到了周深的囊中。”

     薛景湛微微颔首,道:“近来朝廷又要新修一条水龙渠,派的便是周深督办,我猜他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如此一来。”素凌云收好了手中的卷宗,站起身理了理衣服,“若是不潜入周家,恐怕是得不到实质的消息吧。”萧暮雨听她如此说,愣了片刻后问道:“你要去周家?”素凌云点了点头,也没有多搭理他的打算,她欲再向薛景湛打听些消息,不料萧暮雨却接着说道:“你想如何混进去?该不是还如上次那般偷偷溜进去?”

     素凌云明显一滞。薛景湛听出了萧暮雨话外之音,皱了皱眉问:“上次?”

     “没什么。”素凌云轻描淡写一笔带过,“去骠骑将军府偷了把剑,翻进去的时候受了点小伤。”

     薛景湛是聪明人,见她不愿意多说,便也不接着问,他想了想又道:“说起来周家的大少爷过两日便要婚娶,娶的是相国家的千金。”

     “如此?”听他这样说,素凌云的眼睛却是亮了亮,“我知道该如何做了。”

     ————————————————————————————————————————

     这一日,相国沈府张灯结彩。

     沈家“有女独处,婉然在床,奇葩逸丽,淑质艳光”,名曰婉然。

     此时此刻这位端庄的沈小姐却是一脸花容失色。

     ——她的屋中闯进来两个男人,虽说皆是一副俊逸潇洒的长相,她却觉得他们二人来者不善。

     “你……你们做什么?”沈婉然硬是要装出镇定的模样,可开口说话的当口便已然暴露了她心下的恐惧。

     那个长得矮一些的男子说道:“小姑娘别害怕,我们不是什么好人……不,我们不是什么坏人,不过是想借你的身份用一用。”

     见沈婉然不太明白自己的意思,那个男子又道:“简单些说,便是我代替你嫁入周府。我们晓得你有一个喜欢的书生,奈何身为相府千金婚姻大事只凭父母之言,今日事有凑巧,我可以帮到你。前两日我们便与那书生敲定,只要你现在脱下这身嫁衣与我,我便让人送你们出城,往后隐姓埋名,过你想要的日子。”

     沈婉然被他说的有些心动:“当……当真如此?”

     “自然。”

     她不再犹豫,当下便进屏风后头将衣服换了,男子接过她的嫁衣,又吩咐着她去收拾些细软,自己便走到了屏风后面。

     半盏茶的功夫,暗处走出来一个身着火红嫁衣,墨发散落未挽的姑娘,而她的那副长相,分明就是方才的矮个子男子。

     沈婉然惊得说不出话,姑娘笑了笑,道:“我本就是女子。”

     另一旁的青衣男子却是看的有些呆愣,姑娘投了一个冷冷的眼神过去:“看什么。”

     那男子倒也是直白:“我从未见过穿嫁衣的姑娘,你是头一个,倒是好看的紧。”

     姑娘翻了个白眼纠正他:“方才沈姑娘才是第一个。”

     外头传来几人的脚步声,姑娘推了那个男子一把,沉声道:“带她走吧,这里我一个人没问题。”说着抓过盖头一把套在头上,她自然是晓得这盖头带上了就只能由夫君揭下来,是以她也就不用担心会被周围的人发现自己的身份。至于要嫁的那个周家大公子,说也是没有见过自家娘子的长相的。姑娘暗自笑了笑,这样混入周家不就省力多了?

     喜娘进了来,见新娘子已经自己将盖头带好,想着也是急着要嫁了,娇笑着唤人扶新娘上轿子。

     被扶着的姑娘自然就成了素凌云,薛景湛告诉她周大公子要婚娶的消息后她当下便决定要去调查那个沈家小姐,一调查下来还真得知了她已然有了意中人的消息。她简直想要仰天长笑三声,上天助她,当真是上天助她。

     新官人骑着高头大马在门外等她,放过八十一响的爆竹之后她被接上了轿子。

     九九八十一响么……寓意长长久久,不过联姻之下的儿女,当真会长久吗?

     轿子行在路上,一路的吹锣打鼓响声震天,素凌云觉得脑壳有些疼。她掀开了轿子边的窗帘,透过盖头瞧见那个骑着马的周家大少爷就在边上,周家少爷正巧也低下了头,他长得不错,一身红衣衬托得他更是风流,只不过他看素凌云的眼神中流露这一股冷意,这让素凌云觉得这个大少爷,是不愿意娶自己——应该说是不愿意娶沈婉然的。

     素凌云心下竟是一阵庆幸,还好他不愿意,嫁过去之后大概便是人前相敬如宾人后冷脸相对,这样对她来说是好事,周大少爷不在身边,她也能更方便去查些事情。

     她将帘子拉了下来,不久之后到了周府,喜娘扶着她下来,进了厅堂里。她走得袅袅婷婷,像极了大家的小姐,在周家少爷身边站定之后,她瞧见了高座在上的周深和他的夫人。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两人相对而立,素凌云还是能见到周少爷眼中抹不去的冰霜,这神情都写在脸上了,他是有多不想娶沈婉然?

     不想娶……该不是也早已有了喜欢的姑娘吧?

     素凌云觉得有趣,这一对被乱点了鸳鸯谱的少爷小姐倒是不亏,双双都早有了意中之人,倘若今日嫁过来的当真是沈婉然,只怕从今往后他们二人都是不得幸福的。

     周少爷顿了片刻,终还是俯下了身子,素凌云见状也弯腰行礼。沈婉然是相府的千金,想必这周尚书是为了攀附相国府,才向沈家提了亲的。而沈相国见周深近年来得了皇帝喜爱,也想巩固自己势力,便同意了联姻。

     她不由笑了笑,出身如此家庭,婚姻本就是可以利用的工具,为了地位没有什么样的手段是用不得的,更何况是区区子女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