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冷眼相对
     素凌云利用身份之便,这几日查到了周深私下贩卖官职的证据。

     近日来皇帝也让刑部大理寺彻查买卖官爵一事,不过查了段时间,也只牵扯出几个地方上的小官吏,依他们的职位,根本不敢也不可能去卖官位,他们背后必定还有人。

     只是这些小官却死活都不交待,只一口咬定是自己贪财。

     不过素凌云却晓得,小官位不过是幌子,真正有实权的官位,都是周深亲自卖的。

     “少夫人留步。”

     她本赶着回去吃午饭,却被人从背后叫住,这声音听着熟悉,正是以教书先生混入周府不知目的的萧暮雨。

     素凌云站在原地等他一道走过来,萧暮雨见到她行了个礼:“见过少夫人。”

     “少来。”

     萧暮雨笑笑,又与她并肩一道在廊下走:“不知少夫人可否赏在下一顿饭?”

     素凌云心说你不就是想在我这里蹭饭吃,说得那样人模人样做什么?她斜睨了那个不要脸的登徒子一眼,刚要拒绝,却又听他压低了些声音说:“我听说京官有些职位,是周深卖出去的。”素凌云一愣,点头道:“不错。”

     “能否得到切实证据,交由大理寺?”

     她却皱起了眉头,一手托在下巴下面思索道:“那人要周家满门性命,可买卖官爵的罪落在周深身上怕只是他一个人的罪,须得还有些罪名再加上去。不过——”说到此处她勾了勾嘴角,语气轻快了些:“隔两日我要去李家公子那里走一趟,他可是重要的人证。”

     “哦?你查到了些什么?”

     “他本是买了个从四品的官,却不想半路杀出一个出价比他高了一倍的,本来敲定的事情却泡了汤,他想要揭发周深,却被人用钱掩了下去。”

     萧暮雨想了想,那的确是一个极为有用的人证,不过……

     “你能确保他一定会如实告知你么?”

     素凌云挑了挑眉毛,眼中闪着亮亮的光,她笑得像个奸商——虽然萧暮雨觉得她一向就是个奸商——她冲他勾了嘴角,道:“对付他这种人,没有用钱办不成的事情。”

     “那倒也是……”突然之间萧暮雨像是看到了什么一样一把拉过素凌云的手腕将她抵在墙上,垂下头深情款款地看着她。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素凌云惊讶得摸不着头脑,眼前那人的神情是自己从未见过的温柔,不过这神色也不应该从他脸上表露出来,她挣扎了片刻却没有挣脱那人的桎梏,于是一瞪眼,骂道:“登徒子你发什么病!”

     萧暮雨看着她,却是提高了些声音道:“婉然随我走吧。”说着还动情地将她拉入自己怀里,素凌云的肩膀被撞得生疼,恼怒地锤着他胸口想要挣脱,他却将她搂得更紧。

     他附在她耳边悄然说道:“周世风就在附近,和我演出戏。”

     听他如此一说,又猛然瞧见对面那抹蓝色的身影,素凌云会意,便也不再挣扎,任由那人将自己抱在怀里,耳边还充斥着他哭天喊地的声音:“婉然我本与你情投意合,你为何非要嫁给他……我此番前来便是要带你离开!”

     素凌云在心中默默呕吐了一番,算着周世风差不多也该出现了,便一推萧暮雨,向后退着靠在了墙上,垂下头摆出一副想装作心中放下却放不下,脸上仍要云淡风轻的模样,叹道:“先生自重,我是周家的少夫人,不会再是你的婉然了。”说着抬眸看了他一眼,眼中闪着些微水光,眼神却是一片死寂。她的时间拿捏的的恰到好处,甫一抬眸,周家大少爷就堪堪从转角处出现,瞧见了他二人。萧暮雨这时候心下也是惊了,他没料到一向对这种事情不齿的素凌云竟会放下架子完美演绎了一个向命运低头的世家小姐,若不是周大少还在,他都要忍不住称赞了。

     周世风见到他二人相对而立的时候,一张俊脸黑了大半,尤其是瞧见素凌云的耳根都红了之后,他的脸更是全黑了。

     毕竟是周家的夫人,就算自己不喜欢她冷落她,也还轮不到一个教书的书生来对她动手动脚!

     当下周世风狠狠捏过素凌云的手腕,拖着她便往前走,素凌云跌跌撞撞走了两步回头,冲着还站在那里的萧暮雨比了个“干得不错”的眼神。

     周世风一路走的极快,若不是素凌云自小练过,怕是要跟不上他的步子。

     走了不知多久,他突然一把甩开她的手,素凌云向前跌了两步,半扶着墙站稳脚,却也不抬头看他。

     她不看周世风不代表周世风就能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他开口的时候声音气得都在发颤:“沈婉然,除去我待你冷漠,我们周家哪点对不起你?”

     她缓缓站直了身子,凛然看着他:“没有对不起,只是我喜欢他罢了。”

     周世风怒极反笑:“喜欢?你喜欢一个人就能不顾自己的名声了?不顾周家的名声了?沈婉然,你现在是周家的妻,你纵然再喜欢他又能如何!”

     素凌云垂着眸子不说话,半晌之后她才用冷到极致的声音道:“你说过的,井水不犯河水。”

     “你!沈婉然你知不知道……你怎么了!”

     心口又是一阵揪着的疼痛,素凌云条件反射般地向边上挪了两步,与周世风拉开了距离。周世风看在眼里,心中闪过些微的疼惜,更多的却是恼怒——她都难受成这样了,都不愿意在自己面前软弱一次么!

     她甚至闷哼出了声,想必是难受到了极点,周世风再也不去顾忌更多,上前两步就将她搂到自己怀里。女子疼得在他怀中缩成了一团,靠在他胸前不停地颤抖。周世风看着她的那副样子,不由自主竟苦笑起来,只怕是神志都有些不清楚了,她才愿意这时候被自己抱着吧。

     素凌云也的确是有些昏头,虽还留有些神志,却不足以辨别除了自己之外的任何人,这一次发作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来得更猛烈,若不是边上还有人照看自己,大概就快要交待了。

     那人将自己抱了起来,不知朝着哪里走了,那个人是谁,她也已经不清楚了。

     素凌云醒过来的时候闻到了苦涩的药味。

     而床边坐着的人,令她十分意外的是,竟然是周世风。

     自成婚以来周世风极少进这间屋子,平日里都是素凌云一人睡两人的床,舒坦地不行。今日周世风却破天荒地来了这屋子,并且还在这儿留了不少时间。

     “醒了,就把药喝了。”

     素凌云拒绝了他的搀扶,自己撑着身子坐了起来。虽说睡了一觉,身上的力气却还是没有完全恢复,只从床上坐起来这一事,都弄得她喘息良久。

     她接过药碗,也没犹豫,一仰头喝干了那些药。与平日里喝的萧暮雨配出来的药相比,这药可谓是可口了。

     周世风看着女子将要一口气饮尽,末了把药碗放回床头,不由皱紧了眉毛。

     他问着都这样苦的药,她一个女子竟不喊半分?她这样隐忍究竟是为了什么,难道没人告诉过她其实她也是可以软弱的。

     此时两人虽相对而坐,却是相顾无言。周世风有些尴尬,他从未好好了解过自己的夫人,以至于成亲许多日后两人却还如萍水相逢一般。

     “婉然……”他试探性地唤了一声,素凌云瞥了瞥他,不说话。

     周世风叹了口气,又道:“今日立秋了,入了秋后天气也凉,你自己小心。”

     素凌云别过头不看他,半晌后才道:“依依那边你不去看看?她前两日才病了一场。”

     周世风愣住了,他觉得这个姑娘在将自己往别人那里推。就算是她最脆弱的时候,也不愿自己留在身边相伴。她……竟对自己冷漠至此……也是了,周世风自嘲,是自己一开始便伤了她的心。她有喜欢的人,但未必是说她不愿意好好在周家过日子,是自己年轻气盛,非要将对爹娘的不满硬是怪到她身上。如今想来她也是无辜的,也不过是与自己同病相怜。

     “婉然,从前是我不好,往后不会了。”他的语气突然轻柔起来,亦带着满满的歉意。若是寻常听来,或许棋子便原谅了。然而在素凌云听来,心中却是一咯噔。

     别……千万别!求求你多去陪陪你的依依,千万别来我这里,你若来了……我还怎么去查证据弄垮你们家!

     是以她依旧是冷着脸不看他:“不必,你如何待别人,又如何待我,我根本……不在乎。”

     “是因为那个教书先生,萧暮雨么?”

     素凌云心一横,道:“是,但也不全是。”

     “你喜欢他。”虽是不晓得她与萧暮雨之间究竟有何过往,周世风却肯定,就算她嫁入周家,也还是喜欢他的。

     素凌云有意无意地向窗外瞟了一眼,咬了咬牙道:“我与他——青梅竹马,不喜欢是假的。”

     周世风心中竟是微微的一阵失落,青梅竹马……该是如此。这样深厚的青衣,他……他太晚了,或许是他们都太晚了。

     这时候有个时间拿捏地十分准确的下人进来通报:“少爷,依依姑娘说下厨做了几道小菜,请少爷一道去尝一尝。”

     周世风又皱眉头:“知道了,就来。”如此说着他却依然坐在床边没有动,似乎在等人说些什么。

     素凌云眨了眨眼睛:“她会等急的。”

     “你就这么不待见我?连一顿饭都不愿与我一道吃?”

     素凌云认真解释道:“我不会做菜,吃的都是后头厨子做出来的,与你平日吃的别无二致。而依依懂你,晓得你平日里吃腻了,便自己下厨给你做菜,换换口味。所以我觉得你去她那里更为合适。”

     “好……好。”周世风终于站起身,向后退了两步,“你既不想留我,我也无需再留。”

     说罢一震衣袖怒气冲冲地转身出了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