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误会
     事情如素凌云所料一致,几日之后依依约了她去后花园喝茶。

     在后宫与大家族之后,喝茶这事儿素来都不是为了喝茶的,素凌云大概也猜到了依依的目的,想着便换了身浅绿色的衣服去了后院。

     依依早就在水榭中等候,后头站了两个稚嫩的小丫鬟。素凌云却是一个下人都没带,外人看起来怕是会以为依依才是周家的少夫人了。

     素凌云大大方方落了座,自己给自己斟上了一壶茶。茶水是用当季的茉莉花风干之后泡制的,花香清新淡雅,倒也符合她的口味。她轻笑,想必是依依打听了自己的喜好,这才选了茉莉花茶的吧。

     这姑娘是个有心人,先前觉得她了无心机是自己妄下结论了。如此想着她搁下了茶壶,笑着看向那个姑娘,问道:“今日你找我来是做什么?”

     依依腼腆一笑:“嫁入周家以来都还未向少夫人见过大礼,是依依怠慢了,今日请少夫人喝茶就是为了赔罪。”

     “赔罪?”素凌云浅笑,眸子中却是一股子让人看不懂的意味,“那日我扫了你们兴致,我还未来得及向你道歉,你又何罪之有?”

     听她如此一问,依依竟是无比惭愧地低下了头,素凌云心说这又是哪一出?

     半晌之后她才泪眼朦胧地抬头看向素凌云,素凌云被她吓了一吓,若是外人看来,还不是以为她这个正房的是在教训那个妾?

     “你……你这是做什么?”她摸了摸袖袋,却没有摸到帕子,心下一阵叹息,“眼泪收起来。”

     不料依依眼中的泪光更胜,开口说话的时候甚至还抽抽搭搭:“少,少夫人,妾身……妾身不应该与夫人抢周少爷,是妾身的错,都是妾身的错……”

     素凌云一口茶呛在喉咙里,咳得她说不出话。好不容易顺了几口气才缓过来,她瞪着眼睛看向那姑娘,她自诩自己的演技已经是登峰造极,不料山外有山,这个姑娘也是个会演且爱演的。她是不是对自己和周世风有什么误解,自己看上去像是喜欢周世风的样子吗?

     “你……”

     “夫人!”依依突然一把抓住了素凌云的手,哭道:“求夫人原谅。”

     “那个。”素凌云僵着身子也不知道该将手抽回来还是不抽回来,她无奈地、深深地叹气道:“松手了。”

     许久之后依依才松了手,掏出帕子擦了擦眼泪,复又露了个笑:“夫人,我们去院子里走走吧。”

     却又不知她这是要做什么,素凌云也只得先答应下来。

     两人在沿着池塘的小路上走,池塘边长着的鸢尾花也开了,绿叶之中几朵黄色的花点缀,夏日之中仍有清凉之感。

     突然之间依依一把拉住素凌云的手,力道之大逼得素凌云转过身与她面面相对。素凌云一脸惊讶地看着她,心说这女人又是发了什么疯?这时候依依眼中又蓄满了泪水,哭诉道:“少夫人饶命,妾身当真没有与少夫人抢少爷的意思……妾身只是……妾身只是想和喜欢的人在一处……还求少夫人成全……”

     素凌云脑壳一阵生疼,她最经不起别人在她面前又哭又闹,当真是作天作地。无意间一抬眼瞧见不远处有个蓝衣的男子正朝这里走过来,素凌云这才恍然大悟,心中嘲讽这姑娘一点水准都没有,用的都是戏本子里的套路。

     不过……既然她要演,自己就陪她演的真实一些。

     瞧见那人越来越近,眼前的姑娘却还只是在哀哀哭泣,素凌云想着大概她也是算好了时候的,要等周世风再走近些才往水里跳,这样才能在第一时间获救,不至于多呛几口水。

     好算计啊好算计,不过她完全不知道自己面前站着的人是谁,这样的计谋在素凌云眼中也不过尔尔,既然被她识破,难不成自己能看着她得逞了?

     她冷笑一声,一把拽过依依,凑在她耳边小声道:“这时候你不是应该与我拉拉扯扯再然后自己落入水中,便可以顺理成章地诬陷于我么?”

     依依睁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愣了愣没反应过来,素凌云笑了笑,心说晚了。又用力一拉,顺势就将她推到了池塘里去。听着“扑通”落水的声音,她打了个呵欠,冷眼瞧着那两个侍女:“怎么,你们想下去救她么?”

     两个侍女还没来得及跪下,周世风就已经来了,他狠狠瞪了素凌云一眼才急忙跳下去救落水的姑娘,那眼神里似乎是能喷出火的,不过素凌云也没多在意便是了。

     好在周世风水性好,这又是在自家池塘里,酿不成什么大祸。两人上岸的时候浑身都湿透了,依依脱了力一般依偎在周世风怀里瑟瑟发抖。

     周世风见不得她这般委屈的样子,当下让那两个侍女扶她回去洗澡换衣服。

     目送着依依离开,周世风这才想起了素凌云还站在一旁,当下抬手一个转身,不料素凌云却提前向后退了两步,他本该挥下去的一巴掌打了个空。

     他愣了愣,眼中的怒火更胜,平日里温文尔雅的好涵养全都忘了个干净。几乎是冲素凌云吼了起来:“我与你说过井水不犯河水,你怎的容不下她么!”

     素凌云似笑非笑地看她,一双眼中流露地满满都是不屑。小三争宠的惯用手段罢了,那么多戏本子里都写着,怎的就没有男人能看得明白呢?周世风瞧见她那副漫不经心的模样,心下顿时无名火起:“不说两句解释解释吗!”

     她抬手理了理耳边的长发:“你看见了,的的确确是我推她下去的。”

     “为什么!”

     “哦。”素凌云瞥了瞥眼,竟然笑了,“她柔柔弱弱的样子我看着想吐,推她下去将骨子里那副恶心劲洗洗干净。左右你都会救她的,又出不了什么人命。”她那一副理不直气也壮的样子看得周世风恨不得一巴掌甩在她脸上。

     “相国之女,竟如此心狠手辣么!”周世风不可置信地看着她,亏他之前心中竟对她升起了一丝的愧疚,如今这愧疚之情也被消磨殆尽。

     “你说过的互不相犯,是说你我之间,还是说你与依依,和我之间?”

     周世风愣怔。

     “这有何区别?”

     素凌云笑了笑:“自然是有区别的,区别可大着呢。你与我之间自然简单,你不理会我我也不理会你便好。不过有些人可不这样想,她非要觉得我俩之间有什么,想让我彻底从你身边消失,这要如何算?”

     周世风皱起了眉毛,眼中又有怒火燃起:“你是想说,依依诬陷你?”

     “诬陷倒没有,是我推她下去的不错,这也算我成全她。”

     “成全她?你是说她想自寻死路?”

     素凌云扶了扶额头:“见你平日也聪慧,怎的这时候就这样愚笨了?我的意思是她落入池塘,并不是她想落下去,而是她想让你看到她落下去。今日她也约了你来院子中吧,她也约我来了,方才她突然与我哭诉,接着便想与我拉扯,我想她大概是见到你来,便演了出戏,让你觉得是我要推她下去。小孩子家不入流的东西,我便帮了她一把,左右这罪责我都是要背的,不如让我心里痛快些。”

     “你!”周世风听完她那番话,也有些讶异,一般说来出了这样的事情,她不是应该哭着让他相信自己么?怎么说她都该是委屈的那一方,现下看来她不仅不委屈还将一套一套的道理搬了出来,说她是相府之女稳重得体倒也说得过去,不过这模样,周世风思来想去还是觉得与一般的女子不同。

     素凌云挑了挑眉毛:“你还是去看看你的依依吧,瞧她那副软绵绵的样子,怕若是照顾的不好,会大病一场呢。”

     然而周世风下意识地脱口而出:“那你呢?”

     “我什么?”素凌云眼神一闪,好奇道。

     周世风自知失言,袖中的拳头越握越紧,半晌过后才道:“你的身体。”

     听见他这么问,眼前的女子脸上露出了一股不明意味的笑容:“怎么?”

     周世风见她明知故问,气得咬了咬牙才道:“这几日可有病发?”

     “有——”素凌云故意拖长了音调,瞧见对方脸上一闪而过的关怀之情,拼命崩住笑,故作清冷疏离之意接了下去,“有也与你无关,不劳挂怀。”

     说罢留了周世风在原地,翩翩然离去。

     “沈婉然!”

     素凌云顿住步子,依旧如同上回一般没有回头。她等了许久,身后却没有声响。

     她终于还是忍不住回了头,年轻的男子长身玉立,吹过整个庭院的风也一起拂过他的发丝与衣角。他站在那里,直直地看向她,眉头微微皱着,也不晓得在想些什么。

     他的确是个招人喜欢的男子,长得清俊,笑起来又温和,对待姑娘都是翩翩公子的模样。素凌云想着,若现下站在这里的是真的沈婉然,只怕说她没有一点点的动心都是假的吧。

     那个男子站在风里,样子有些寂寥。他有那样好的家世,又有一个知心人相伴,也不晓得他在寂寥些什么。素凌云终是回过头去不再看他,只是她不知,她回头的刹那,身后的男子本是想要伸手挽留住她。

     只可惜他二人差得有些远,他根本留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