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长霄
     “你叫我什么!”

     这时两人已经顺利翻出了将军府的围墙,素凌云堪堪在一条小巷子里停住了脚步。萧暮雨笑眯眯地看着他,脸上没有丝毫的愧疚。

     素凌云周身的气息已经变了,先前他只是个冰冷的公子哥,而现在,他才真正像个江湖中的弑杀之人。二话不说便是一掌打过去,然他的心中是带着急躁愤怒的意味,这一掌中破绽百出,萧暮雨看准时机,一把握住他的手腕。

     “你!”他猛地抬头,两人的距离近在咫尺,素凌云突然就移开了目光,整个人软了下来。“你是从何得知的?”

     萧暮雨见他不在浑身杀气,才放了他的手,道:“既然都是混迹江湖的,你总应该听说过‘尺书’吧。”

     素凌云大概也猜到了他情报的来源,一捏拳头,怒道:“薛景湛那个混账!”骂过之后又抬头问道:“你知道了多少?”

     如此一问,萧暮雨上下打量了他许久,末了笑道:“我还知道,你是个女子。”此话一出,只见眼前寒光一闪,素凌云的佩剑稳稳握在手中,他眼中的神色冷到了极致:“看来你是嫌命长了。”

     萧暮雨却仍旧是笑眯眯的做派,丝毫没有被剑指着下一刻有可能要丧命的惧怕感。

     “素姑娘那日与在下一同泡在浴桶里的事情该不是忘记了吧?”

     素凌云突然僵住了。

     她原先生气是因为他以为薛景湛竟然将自己是女子的事实告诉了萧暮雨,毕竟他收了那么多钱,也是答应过自己绝对不会向任何人透露这件事的。不过现在看来,应该是萧暮雨自己摸索到了吧。

     想到这里,素凌云的脸突然红了。

     “登徒子!”说着气呼呼的收了剑,转身就走,走了两步却又被人拉住了,那人拉的正巧是他的左手,牵动了伤口,疼的他眼泪都冒了出来。

     素凌云含着泪回头瞪他。

     萧暮雨也知自己一时情急做错了事情,关切道:“伤口可还要紧?”素凌云趁机收回了手,轻飘飘瞧了他一眼道:“看在你帮了我的份上,这件事我不与你计较。从今往后你我也不会相见,你就权当不知道吧。”

     萧暮雨的笑容在月色中微微一滞,认识一个人不易,忘记一个人也同样很难。

     “如此?不想素姑娘竟然薄情至此?萧某十分痛心。”说着捂了捂心口,做出一副的的确确十分痛心的模样。

     不想素凌云丝毫不同情他,冷冷道:“我便是如此薄情,从前你不知,现下知道了?”

     萧暮雨抬头愣了愣。

     “知道了就滚。”

     他还在愣神的当口,那人便已从自己面前离开了,衣袂翩翩,那背影也是毫无留恋的模样。他想也不想追了过去,一把扯住那人的袖子,这一回他小心了许多,没有再扯动那人的伤口。

     “我都不与你计较了,你还想要做什么?”素凌云又一次转过头,脸上的表情十分难看。她心说这个登徒子若是再纠缠不休,自己可就要下狠手了。

     萧暮雨的脸色沉了下去:“这事难道是你不与我计较就算完了的?我救了你,还没有将你的事情告诉夏将军,你就轻飘飘一句不与我计较,就算完了?”听他这么一问,素凌云竟觉得他说的有些道理,垂着头道:“那你想要怎样。”萧暮雨翻脸翻的极快,方才还是一副能滴出水的阴沉,现下却复又笑起来:“我要你收我入饕餮阁。”

     “不可能。”

     素凌云并未思考就拒绝了他,开什么玩笑,饕餮阁难道是他想进就进来的?

     “如若你不答应,我就告诉全江湖,素公子其实是个女子。”他一边说着一边得意地勾着嘴角,俨然一副料定了对方绝对会答应的老狐狸的样子。

     此番素凌云已经别无他法,只得僵着脖子勉强点头:“好。”

     “还有,关于钱。”说道此处,那只狐狸故意做了个停顿,“我要与你五五分。”

     “你做梦!”素凌云咬牙切齿,“一九,算我饶你。”

     “四六。”萧暮雨讨价还价。

     “别做梦了,二八,不能再多了。”素凌云一脚踩过去。

     “三七。”他躲得很及时。

     “成交。”

     此时此刻素凌云心中疼的都在滴血,这什么人啊,拿自己的身份威胁自己,就是为了钱?就是为了钱!想到这里素凌云却不好意思拒绝他……虽说此人可恶至极,然则自己不也正是这样的人么?

     长霄剑在手了,那么名剑山庄的万两黄金也已是囊中之物,只是这一回能到自己手中的不过七千金。就因为识人不善,白白损了三千金……想到这里她又不由抹起了眼泪。该不是上天见自己这些年来赚的钵满瓢满实在看不惯,非派个人来找自己的不痛快吧?

     ————————————————————————————————————————

     萧暮雨既已成了名义上的饕餮阁伙计,这番自然也是跟着素凌云一道去了杭州。

     西湖之上游人泛舟,成就了不少好姻缘。

     拂水的长堤上走来两个翩翩公子,青衣的公子满脸是和煦的笑意,而身旁那个白袍猎猎的却是一身冷意。他背上背着长条的东西,用黑布包着,不过从长度看来,应该是一把剑。

     他们两人觉得自己是从苏州逃过来的,之所谓是逃,那日将军府的人发觉长霄剑失窃后,果然第一怀疑的便是无缘无故失踪的萧暮雨,毕竟剑失窃的前一日晚上他还去过铸剑房中,第二日他不见了,剑也不见了。病榻上的夏老将军听闻消息后当即一口血吐了出来,令府兵去将剑追回来。只是这一夜过去,萧暮雨和素凌云早已出了苏州城,又要上哪里去追呢?

     不过夏戟空万万也不会想到,其实这把剑就是要还回去名剑山庄的吧。

     阴差阳错拖延了数年,他始终没有敢把剑断之事告诉封不落,也一直都在找重铸之法,更是宁愿用自己的一臂,甚至是一命,来换回这把剑。

     只是为了当初一个承诺吗?

     “你去吧,我不宜露面。”素凌云将剑从身后解下来,塞到了萧暮雨怀里。

     萧暮雨笑了笑,开玩笑道:“倘若我拿着钱就走了,你该如何?”素凌云装作无所谓的样子冷冷瞟了他一眼,一副云淡风轻的口吻:“追杀你。”

     他嘴角的笑意更深,垂头问道:“天涯海角?”

     素凌云抬头看了他好一会儿,也没明白他眼中那副明媚的笑中蕴含着的意思,于是推了他一把,道:“你想的美。”

     萧暮雨轻笑着走了开去,他缓缓踏上名剑山庄外长长的阶梯,最终悠悠然站在门外。素来热闹的名剑山庄在今日却是特别寂静,全庄上下皆素衣白缟,萧暮雨微微皱眉,显然已经猜到了什么。

     他上前一步将荷包递上,还未等人问他身份便先道:“在下饕餮阁萧暮雨,我家老板让我来将这样东西还给少庄主。”

     守门的护卫自然认出了荷包上那个说是潇洒飘逸实则潦草不堪的“封”字是自家主子的手笔,当下冲萧暮雨一拱手,就进去通报。

     不多时里头出来一个素色衣裳的年轻人,他的脸色有些憔悴,一双眼睛中也布满了血丝。

     见到来人他觉得面生,先前在饕餮阁他见到了为数不多的所有下人,这时候这位气度不同于常人的公子站在他面前,他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对方必是素凌云,于是他问道:“素老板?”

     萧暮雨一拱手,收敛道:“在下并非素老板,在下是饕餮阁新晋的伙计,萧暮雨。”

     “原是如此。”封浅辨了辨声音,倒的确是与那日听到的不太相同,“萧公子可是将长霄剑带来了?”

     “正是。”

     说着萧暮雨将剑双手奉上,封浅一见,眼中的光顿时亮了起来,他轻轻抚着剑身,叹息道:“终于……父亲在天之灵,也可安息。”

     半晌之后他才意识到萧暮雨还是站在那里,他想起来先前答应了素凌云的事情,将剑一收对萧暮雨说道:“萧公子请随在下进来歇息片刻,在下将万两黄金奉上。”

     万两黄金不是个小数目,名剑山庄也断然不会大动干戈将那上万两的金子交给萧暮雨带走,是以封浅将飞钱的钥匙交给了萧暮雨,办好了最后的手续,萧暮雨才离开。

     离去之前,萧暮雨拿着三炷香去封不落的灵位前拜了三拜。棺椁还在灵堂之中,大概是他尚未过世多久。

     依稀想起来刚到杭州之时也听到消息说是荣极一时的骠骑大将军夏戟空重病不治,已然过世。想到这里,萧暮雨笑着跨过名剑山庄大门的门槛,衣角微微一动,再回首这座山庄,名剑山庄出名剑,世人只晓得名剑威力,却不晓得能被称为名剑,自有它的风骨所在。

     自南国一战后,名剑山庄便逐渐与骠骑将军府交恶,然封不落与夏戟空从前却是月下花前饮酒风流的挚友,当初先帝派兵出征南国,此一战凶险至极,封不落放心不下,夏戟空却承诺必然会回来,人与剑一起,届时再一道饮一杯凯旋之酒。

     只可惜他回来了,剑却断了。完璧的誓言未能守住,夏戟空心中惭愧,这才没有告知封不落真相。他也因此告老还乡,想要将剑铸好。他原以为不过铸剑罢了,寻个厉害些的铸剑师终归是能重铸此剑的。不料名剑山庄的剑并非轻而易举便能修复,是以此事一拖再拖,一直到现在,两人悉数奔赴黄泉。

     不过这样也好,萧暮雨看见远远立在山下等着自己的那个人,冲她微微笑了起来。

     他们两个人,就算是到了地府去,也是该好好喝一场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