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全身而退
     长霄剑重铸而成,萧暮雨自然是将军府的恩人,是以夏戟空近来都将他留在府中好生招待。

     素凌云身边这才算是真的清静了,但当真静下来,他却有些不习惯。

     这一日,素凌云一人在戏园里听戏,演的还是那日的戏码,他也还是看的心不在焉。

     既然长霄剑已然铸成,那么自己也该想想如何去偷那把剑了。受伤修养了这么多日,虽说身上骨头有些懒了,然生意还是要做的,他总不能败了自己的名声。

     说起来,若是萧暮雨愿意帮自己倒好了。不过大概也不可能了,他虽不是什么好人,但自己已然麻烦了他那么多,也不好意思再叫他帮自己干这件事。

     他喝了口茶,台上正唱到那书生与狐妖私定终身,素凌云笑了笑,世上多少初见时的美好都成了无可奈何的分别,萧暮雨曾与他说过天意素来弄人,可他却不是如何相信的,弄人的……从来也都只是人自己罢了。

     “你不是说不喜欢这戏文么?怎的倒又来看了?”

     素凌云听有人如此与自己说话,竟是笑了起来,心道这几日是怎么的,总是能被他找到?

     “你……”

     刚刚开口,就被人用东西塞住了嘴,那东西甜甜的,一口咬下去却还有些酸酸的味道。素凌云瞪着眼看对方,只见萧暮雨手中拿着一串糖葫芦,好整以暇地在他对面坐下,笑眯眯地问道:“你是不是想问,为何我又不在将军府中?”

     素凌云点了点头。

     萧暮雨看着他那不知是想吃下还是吐掉那颗山楂的模样,不由笑得十分猖狂。素凌云恼羞成怒,一张白净的脸竟然红了大半。

     “哈哈哈哈,若是不喜欢吃,便扔了罢。”

     素凌云又瞪了他一眼,这才堪堪将山楂吐了出来。

     “上次见你去买,还以为你是喜欢吃的。这才给你买了一串,不想你竟如此不给面子。”

     “我也不是小孩子了,这种东西往后你留着自己吃吧。”

     萧暮雨噎了噎,心说难不成我就是小孩子?如此想着伸手拿过对方的茶杯,在素凌云极端震惊的目光下喝了一口茶:“好茶。如此说来,上次你买糖葫芦只是为了贿赂我?”

     素凌云瞪了他好久,那样子是被气得不轻,许久之后他才扶着胸口边给自己顺气便道:“那是我的茶。”

     “我知道,上等的君山银叶。”

     “你!”

     素凌云是真的被气坏了,他用扇子指了萧暮雨好久,末了用扇骨一敲桌子:“小二结账,他付钱。”

     萧暮雨从袖子中摸出一锭金子放在桌上,直到现在他也还是摸不透素凌云的脾气——不知他何时会生气,也不知怎样他才会开心。萧暮雨觉得自己大概疯了,为何非要去摸清一个男人的喜好,自己明明对女人才感兴趣。

     如此想着萧暮雨却还是追了出去,今日自己是来告诉他一件事的,而这件事应该会对他很有帮助吧。

     “林兄别走那么快!我方才是开玩笑的。”他喘着粗气追上对方,一把勾在那人肩膀上,喘出来的气都喷在那人脸上,他分明看到对方的脸又红了。

     “滚。”素凌云别过脸。

     “喂大家都是男人,你脸红什么!该不会是……”萧暮雨顺势凑到他耳边,轻声道:“该不会是你真看上我了……痛痛痛!”

     素凌云捏着他的手腕,回头挑眉道:“下次还能不能管住自己的嘴了?”

     “能能能!”萧暮雨心说好汉不吃眼前亏,“放手放手!”

     素凌云又白了他一眼,这才将手松开,又将他的胳膊从自己身上挪去,仿佛他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样,拍了拍自己的肩膀。

     “说起来林兄的脾气真是大。”萧暮雨倒像是十分委屈。素凌云似笑非笑地看他,张了张嘴“哦”了一声。

     “不是不是。”萧暮雨急忙解释,“别动手!我是有事情要告诉你的。”

     素凌云示意他快说。

     他这才笑了笑,调侃道:“你想听么?”

     “不说算了。”

     “哎哎别!我说!”生怕对方又生气掉头就走,萧暮雨拉住了他的衣袖,说道:“长霄重铸已成,而夏将军失了一条手臂,也是命不久矣。”

     素凌云一阵惊喜:“命不久矣!”

     萧暮雨扶了扶额头:“你能不能别这么明显。”

     素凌云不理他,他晓得这个夏戟空只有一个女儿,而且几年前就已经出嫁了,如若此时夏戟空死了,那么将军府后继无人,守卫必然不会森严,那么如此一来,他便可以为所欲为了。

     “如此一来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素凌云抬头,正巧对上那人一双笑意浓浓的桃花眼,他不由愣了一下,那双眸子看似纯粹不容杂物,其实却是最深邃的海洋,永远也望不到底。曾经有许多次想问他的身份,可想到他也从未问过自己,便也就将那些疑问压了下来,不过每次看到这双眼睛中的笑意之时,都又会勾起好奇之心。

     不过……无论是什么样的人都不重要,自己与他萍水相逢,也该就相忘于江湖。

     ————————————————————————————————————————

     夏戟空一病不起,身体十分虚弱。

     此消息一出,全城皆惊。

     夏戟空本是个名震四方的沙场将星,解甲归田后又是日日行善之人,因而深受苏州城百姓的爱戴。如今他病入膏肓的消息出来,百姓都十分担忧他的身体。

     不过他却并没有再找精通医术之人为自己治病,就好像已然得知了自己得的病无药可医。

     素凌云坐在墙头,看着夏戟空卧房中进进出出的下人,若是真如萧暮雨所言,当初是因为剑断迟迟无法修复,夏戟空才始终没有将剑还给名剑山庄的话,如今剑已铸成,想必他会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将剑送回去。那么自己要动手,就在这几日了。

     虽说最终都是长霄剑回到名剑山庄,然而这送的人不同,结局还是有些不同的。若是让将军府的人将剑送了回去,那么素凌云的万两黄金可也就打了水漂,如此想着他不由打了个寒颤。

     他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这样一想,他从墙头翻了下去,避着守卫偷偷摸摸去了铸剑房中。

     长霄剑果然还在此处,素凌云觉得上回是自己大意了,竟然点了火折子在这里头,被人发现也是理所应当了。因而这一回他只借着月光,看清了房里的情形。

     那把剑矗立在正中央,剑身锃亮,甚至能反射月亮的光辉。

     素凌云期待地搓了搓手,又不知从哪里摸出一个黑色的袋子,动作极快地套在了那么把剑上。整个过程不过发生在须臾之间,之后他背上就多了个长物件。他心说早知道事情会这样发展,这时候偷剑如此省力,自己何必去受那肩膀上的伤呢。

     而他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却听到门外传来了不高不低的声音:“你们先回去吧,铸剑房我最熟悉,我去看。”

     素凌云气得快哭了:到底是什么人几次三番想要坏他的好事!

     虽说十分想将那人狠狠揍上一顿,然他终究还是忍了下来,毕竟这是在别人的地盘,何况还是自己栽过跟头的别人的地盘,这种情形下他自然不能轻举妄动。如此一想,他翻身上了房梁。

     就在他的影子消失在黑暗中的那一瞬间,铸剑房的门也被打开了,走进来的人一身青衣气度不凡,却让素凌云恨不能啖他骨血。

     萧暮雨!又是他!

     素凌云在房梁上咬牙切齿,他不禁怀疑起自己前世与他是不是有什么恩怨,竟落的今世这样狭路相逢!

     萧暮雨悠悠然朝他躲藏的方向看了一眼,他的眼神尚可,自然是进门第一眼就注意到了长霄剑失窃的事实。

     他轻笑了一声,道:“还打算躲到几时。”

     素凌云抱着房梁不做声。

     “倘若再不现身,我便叫守卫来了。”

     “你!”素凌云最终还是从房梁上跳了下来,稳稳落在萧暮雨面前,气急败坏道:“你不是说好不管我的事情么!”萧暮雨故作惊讶:“原来我这还不叫不管?是因我未曾告诉老将军你觉得心里不痛快么?”

     素凌云被他说得哑口无言,瞪着眼看了他许久之后才道:“那你为何在此处?”

     “我嘛。”他瞟着素凌云背上的剑,笑道:“我是来与你一起走的。”

     素凌云一时没听明白,愣了愣,问道:“什么?”

     “怎么,听见要与我一起走,你很兴奋?”

     “滚!”

     房中的光线虽是昏暗,萧暮雨却依旧清晰地看到了那人脸上泛起的微红。他笑了笑,一把扯过素凌云的手腕,飞身跃了出去。

     素凌云没反应过来,慌张道:“你做什么!”

     那人在猎猎的风中回头,笑意如同月光般温柔皎洁:“我不是说了么,一起走啊。”

     “谁……谁要与你一起走!”素凌云挣扎了几下,却发觉那人将自己抓得极紧,无奈之下只得吼他:“你松手!”

     萧暮雨将他拽到怀里,长霄剑在他手臂上硌的有些疼。

     “我来查看铸剑房,第二日剑却无端失踪,你说夏戟空第一个怀疑的是谁。”

     素凌云一想,本是打算赞同他,不过忽然间他意识到了些不对,瞪他:“这是你自找的!”

     “哈哈哈哈阿云便是骗不得。”他想了想,又道:“素公子,你说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