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二少爷
     素凌云抛下周世风扬长而去。

     边走边极力在心中夸赞自己的临场发挥能力,当真是以不变应万变。想来真正的沈婉然是断断然不会这样与周世风讲话的,一个大家闺秀,就算受了天大的委屈也只能在独守空房的时候默默流泪。

     不过谁让周世风碰到的是自己呢?自己这样尖酸刻薄的一个人怎么会让他心里高兴?

     经过厅堂的时候素凌云似乎瞥见里头有一个熟悉的人影,她也没多在意,回了头一心一意往自己屋子走。

     “少夫人见了在下为何急急离开?”

     不料那人却将她唤住,声音有些熟悉,她不敢确定,只得回头去看。

     回头的那一刹那她就后悔了,捂住了眼睛又向前走,便走还便絮絮叨叨:“看错了看错了,不可能的不可能不可能……”

     走了两步撞在一人身上,那人握住她的手腕硬是将她的手从眼睛上拿了下来,笑眯眯的模样落到她眼中,那人说道:“少夫人没看错,便是在下。”

     素凌云深深吸了口气,强忍下了动手打人的冲动,咬牙切齿道:“你来干什么?不是让你看着饕餮阁么?”

     那人一脸理所当然:“有应滢丫头看着就好了,我怕给她添乱。”

     素凌云欲哭无泪:“你来这里就不怕给我添乱么!”

     “怎会?”萧暮雨委屈,“我不过是来当个教书先生的。”

     “教书先生?教谁?周世风的孩子?”

     萧暮雨一指点在她的眉心,嘲笑道:“平日里你可聪明了,怎的一婚傻三年?”素凌云挥开他的手,不耐烦道:“说正经的。”

     “可不就在说正经的么?你是不是傻到忘记了周世风还有个弟弟?”

     素凌云见他微笑看自己的模样,觉得他是真的在嘲笑自己的脑子不好使,一时间竟然尴尬得红了脸。

     周世风确然有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叫周豫立。周二少爷虽也是个少爷,却是个不怎么得宠的,昔年周深霸占了人家土地不算还霸占了人家的姑娘,也是周深命里有子,那姑娘不久之后就有了身孕。后来那姑娘难产而亡,生了个小少爷交给了奶娘照管,周深也不怎么去看他,久而久之这小子就成了个沉默寡言少年老成的性子。

     毕竟是周家的孩子,总不能不学无术丢了周家颜面,然而请来的好些个教书先生教了些时日便与周深推脱不愿再教了,说是这孩子性子还有些偏激,就统统走了人。

     素凌云心说萧暮雨怎的总是捡这样现成的便宜?上一次在骠骑将军府也是这样,这一回又是这样?

     “还有一事。”萧暮雨说着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我给你配的药好用吗?”

     想到不久前的那一阵难以言说的胸闷,素凌云向他比了个赞叹的眼神:“不错,确实让人难受。”

     “这么说起来药效已经起来了?”

     素凌云点了点头。

     “如此。”萧暮雨笑起来,“看起来我是不负老板所望了,只是你记得,那药毕竟伤身体,没必要就别喝。”

     “这我当然晓得,你当我是不辨好坏的孩子么?”

     萧暮雨依旧是笑着,心下却有些担忧——是药三分毒,何况还是故意要弄垮身子的药。她倒是不心疼自己,往后若是遇上了心疼她的人,还真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呢。

     两人沉默的当口,周深从后头走了出来,见到萧暮雨后堆上了笑意,拱手一礼:“这位便是萧公子吧。”

     萧暮雨亦回礼:“正是,不才萧暮雨见过周大人。”

     周深瞟了素凌云一眼,萧暮雨她还是挺拔地站在那里,半点没有见到岳父之后的礼节。他脑子一阵生疼,心说到底是谁给她的自信来扮一个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的?

     他轻咳了一声,素凌云果然朝他看了过来,他重重眨了眨眼素凌云才反应过来,见了一礼:“见过父亲。”萧暮雨松了口气,好歹不至于太失礼。

     周深却是一块儿老姜了,就冲方才那些小动作,便已瞧出他二人关系不一般,然他也不点破,只笑了笑道:“婉然怎的在这里?”

     素凌云想了想,冷然道:“方才从院子里回来,见厅堂有生人,便进来瞧瞧。不知这位萧公子是……”

     “在下是听说周大人家在招教书先生,自恃读了两年书,便想来试一试。”

     素凌云略一点头:“如此。”

     萧暮雨又转向周深,问道:“不知可否容在下见一见二少爷?”

     周深自然是答应了,两人正欲走的时候素凌云却突然开口道:“父亲,我也想去看望一下豫立。”周深回望了她一眼,满是让人捉摸不透的神色,片刻后他说道:“那便一起走吧。”

     ————————————————————————————————————————

     素凌云见到周豫立,才晓得那些说他的传闻都不是假的。

     本该是绕在父母膝边承欢的少年,长得瘦瘦小小,十五六岁的年纪却还像是个七八岁的孩子一样单薄。若是他生母还在身边,总也不至于落得如此境地。他看人的眼神中总是带着不信任的,大概是因为从小便没有爹娘疼爱,又总是受人冷眼才养成的性子吧。

     素凌云自然不是同情心疼他,她只是觉得周豫立这样的孩子,萧暮雨怕是也对付不了。

     “豫立啊,这是爹给你新找的教书先生,从前气走了几个,这回可不能再这样了。”

     周豫立冷冷地看着周深他们三人,眼中满是戒备。

     周深正准备训斥他时,一下人来告知他有客人来了,他只得向萧暮雨交代了几句便甩着袖子离开了。

     萧暮雨自然也是明白他这般模样的由来,因而脸上也不见有怒意,只是蹲下身稍稍比那孩子矮了一截,他抬头看周豫立:“周少爷,在下名叫萧暮雨,往后便是你的先生。不过也别将我与一般的先生相比,在我这里是没有戒尺的,做的不好再做一次便是,没有什么罚不罚。”说着不知从哪里摸出一个油纸包,在周豫立面前慢慢摊开,里头是一些做工精致的糕点。

     周豫立眼睛亮了亮,一旁素凌云却是眼前一黑。

     那是饕餮阁的手艺!这一碟糕点能卖个高价钱,这时候却被这个登徒子拿来哄孩子!

     要不是面前还有人,素凌云早就要出手痛揍那人了。

     周豫立显然是没有吃过这般精致的糕点,当下颤着手接了过来:“都……都是给我的吗?”

     萧暮雨站起身,垂着头笑道:“自然。这是见面礼。”他回头看素凌云,见她一副心碎的模样,嘴角笑意更深。

     他拍了拍孩子的脸:“那么明日开始上课。”说着便走回了素凌云身边与她一同离开了。

     走在路上素凌云都没有说话,大概是萧暮雨嫌太安静,打破了沉默:“怎么,瞧见了你家幼弟觉得很心疼?”素凌云这才瞪了他:“没有的事。不过你倒说说,饕餮阁的东西什么时候是你能随意拿来用的了?”

     萧暮雨自然知道她要提这件事,心中也早已做好了准备,此时脸上不见有紧张之色:“我付了钱的了。”

     “哦?”素凌云挑了挑眉,“待我回去会查账的。”

     萧暮雨心中一阵苦笑。他让厨子做这碟糕点的时候软磨硬泡才好不容易让厨子不要收钱,他当时觉得饕餮阁从上到下心都是一般黑的,毕竟有一个以爱财闻名江湖的老板坐镇,就算下面的不爱财也由不得他们。

     现在素凌云说她要亲自查账,这姑娘说到做到雷厉风行,说是查账绝对不会忘记,是以萧暮雨那一个时辰的嘴皮子仗都白打了,还不如当初乖乖付钱来的省力。

     他虽心中一紧,然面子上还是那派自己依然付过钱的冷静,笑了笑转移了话题:“说起来周世风是不是要纳妾了?”

     素凌云惊讶于他竟然也知道了这事,略一抬头,问道:“你怎晓得的?他方才才与我说的。”

     萧暮雨戳了戳她的脑门,无奈道:“你是待在家里太久了么?他纳妾是消息早就传出来了,今日才想起来与你说的吧。”

     “如此。”素凌云点了点头,笑得十分刻薄:“男人都多情,三妻四妾很正常。”

     “原来你不吃醋啊。”萧暮雨摆出一副“万万想不到”的神情看素凌云,却被她一拳打在后背上。

     素凌云收了拳头,好整以暇道:“我只是代嫁,你还真以为我会假戏真做?”

     萧暮雨干笑两声。

     “假戏真做的故事太老套了。”说着便丢下他继续向前走,“何况我不喜欢比我小的。”

     “也是。”萧暮雨快步追了上去,那姑娘走在风里,还是一副傲然的样子,她平日里不穿女人的衣衫,上次在苏州受伤时因没衣服穿才勉为其难地穿过一次,萧暮雨还记得她那双艳丽的眼睛。这一回她是扮了个大家闺秀,衣裳也都挑的素色的,似乎是她偏爱这样的衣服。这种极挑人的衣服穿在她身上倒是相得益彰,一股清冷的感觉愈加强盛。

     院中鸣蝉声声,廊下两人并肩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