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依依
     周世风纳妾的排场做的虽不大却也是足的。

     就如同许多戏本子中写的一样,男子最初喜欢的那个姑娘,温和柔弱与世无争,一般都有一个杨柳般的名字,叫依依。这一日,素凌云代替相府千金嫁入周家不过十日之后,也终于遇到了这个叫做依依的姑娘。

     至于她姓什么,素凌云压根没打算晓得。她对自己“夫君”纳妾一事都无所谓了,还去管他纳了个什么样的妾吗?

     她接过依依奉的茶,看得出这个小姑娘的手在不停地哆嗦,大概是怕自己这个正房的夫人会给她些下马威吧。

     周世风立在一旁冷冷看着素凌云。要说依照相国府出来的规矩,就算她心中再如何不愿意,也绝不会在这时候做小动作落人口舌,然周世风心中却有些莫名的不安,两次对话下来他觉得她不是如传说中一样自小温柔谦恭的女子,她给自己的感觉也与那些深闺女子不同,甚至不同于依依——她是个难以接近的人,她根本就不在乎他如何。

     他心中突然有种很难以言说的感受,他自诩周家公子才貌双全,而他也的的确确是皇城中不少女子思慕的对象,素来只有他对女子爱答不理,从没有什么女子敢对他这般。

     或许当真是相府的大小姐吧,也的确是可以这样对待自己的。

     素凌云接过茶杯却迟迟没有喝,依依站在那里有些尴尬,半晌之后才出言问道:“少,少夫人不喝一口么?”

     周世风的目光也投了过去。

     素凌云见状不由在心底里冷笑,倒是忘记了,按照规矩来说妾敬茶,正房夫人是该喝一口的,表示自己认同了这个与自己分享夫君的女人。

     然不管她认不认同都是没有用的,做主的始终还是男人,所以她喝不喝这口茶又有什么分别呢?

     不过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她想着端起茶碗微微呷了一口,正欲放到桌上时手却一抖,杯子惨然落地。

     些许茶水溅到了她腿上,却也感觉不到烫了。素凌云捂着胸口眼前一阵黑,她的另一只手死死握着扶手才不至于因为浑身无力而瘫软下去。她心说这病来得还真是时候啊,这样一来周世风会不会觉得自己是故意做出来为难小妾或是故意要引起他的注意?

     依依有些慌张地看向周世风,她没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一时间不知所措。

     “世风……”她软软地唤了一声。

     周世风皱了皱眉头走到素凌云身侧,却见她满头满脸都是细密的汗珠,握着扶手的手上青筋浮现,本以为她至少有一半是装的,现下看来倒是真的。

     “你怎么回事?”

     素凌云缓了过来,勉强抬头看了他一眼:“没什么……扫你们兴致了,改日我会向依依道歉的,先回去了。”这些话说出来,周世风却从中无法听到半点的酸意,就好像她确实只是身上不舒服而心中没有丝毫难受。

     素凌云站了起来,脚步虚浮一二差点摔倒,周世风想去扶她却还是忍住了。今日他娶的是自己喜欢的女子进门,这样一个联姻的女子不需要他花费太多精力去注意的。

     可是……

     那姑娘缓缓走出去的身影孤独又坚强,长发松松挽了个髻,仍有不少发丝垂落在身后。那一袭素色的衣衫也是极为抢眼,他突然想起来,除了新婚之夜再也不曾见过她穿暖色的衣服,不过那日新婚,他赌气根本没去看她,也不知她浓妆艳服之下该是何模样。

     依依见素凌云走远,便拉了拉周世风的衣袖,问道:“世风,少夫人好像……不太喜欢我。”说着垂头,一副委屈的样子。周世风是受不得她委屈的,当下揉了揉她的发顶,温柔地安慰道:“没关系,我喜欢你便好。”

     素凌云好不容易回到自己屋中,躺在床上大口喘气。

     “看起来你不太高兴?”

     “滚。”

     她砸出去的枕头只飞到离那人一半的距离便落了下来,素凌云微微愣了愣神,这才反应过来方才药效又起来了。她叹了口气从床上坐起来,瞥了眼不知何时进来的青衣男子,说道:“有种被灌了散功粉的感觉。”

     “我说过这药不能多喝。”萧暮雨走上前来将枕头递给她,“你看你现在这幅样子,谁还相信你是饕餮阁的老板了?”

     “你哪里那么多话?”素凌云无力地瞪了他一眼,“说起来你怎么在这里?不……你怎么在周府?”

     萧暮雨似笑非笑地瞧着她,心说自家老板的脑子当真是不好使了:“周大少爷纳个妾罢了,二少爷不还得读书么。”

     素凌云听罢点了点头:“也是。”

     “看你的样子,方才去了厅堂见到那个妾了?”

     “是啊。”她将头发放了下来,眯着眼睛回忆,“长的是还不错,看起来也就是个没什么心眼的人。没想到周世风喜欢这种姑娘。”

     “算计太多,难得有个纯粹的,自然是不一样的。”

     素凌云正待再说些什么,两人当下却都脸色一变——屋外传来了脚步声,素凌云一向是不要下人照料的,她时不时会去做些见不得人的事情,身边的人自然是越少越好。照理来说这时候不应该有人过来,可是那脚步声却是真切的,而且凭他们二人的江湖经验,立即便能确定这脚步声的主人是个年轻的男子。

     萧暮雨闪身从窗口翻了出去,素凌云随手拿了本书半倚在床上装样子。

     片刻后果然有人推门进来,带着午后耀眼的光一同进了屋子。素凌云握着书卷抬眼冷冷瞥他,又垂眸继续看书:“夫君。”

     周世风皱着眉上前一把抽了她手中的书,冷道:“既然身子不好便多休息休息,府中的事情我便都让依依管了。”

     之前嫁入周家,素凌云就被周夫人安排了管理周家事务,然周家的总管能力不错,做事井井有条根本不需要素凌云插手,她倒也乐得清闲。这时候听周世风过来一说,才记起原来自己还担着管事这一职责。

     她摆了摆手,慵懒道:“随你好了。”

     “……”周世风本以为她至少该争一争,或是问自己一句为何,没想到她就这样随随便便地让了出来,半点也没见她不乐意。

     一团无名火起,周世风将书摔在了地上,恨恨地走了。

     素凌云也依旧是瞧着,只在他跨出门槛的时候道了一句:“替我将门带上。”

     周世风顿了顿,继而头也不回地几乎是要将门拆了一般“碰”一声关上了房门。

     他本来是想来问问她身体的,看她在厅堂时的样子是极为难受,与她素来拒人千里的样子大不相同,像是一身伪装卸下后露出了最脆弱的一面。他从前以为她刀枪不入,至少她给自己的感觉是这样,却不想自己看到她捂着胸口脸色惨白的一瞬间竟也有些心软。

     毕竟……她只是个女孩子,她也无力支配自己的爱情,无法与所爱之人相守,与她相比反倒还是自己更加幸运一些,至少没有辜负了依依。

     他该恨的是所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讲究“门当户对”的世道,他不该把这样的愤恨迁怒到一个女孩子身上。

     周世风的步子沉沉的,他从前未曾想过这么许多,如今却仿佛一下子通透了不少。不远处眉目温婉的姑娘立在廊下,他愣了愣快步上前,轻轻抚过她的脸颊问道:“怎的不在屋中等我?”

     姑娘拉着他的衣袖,红了脸颊却不说话,他温柔地笑。他也不过是个普通人,又如何能做到不负如来亦不负卿?

     素凌云捡起被周世风扔在地上的书,拍了拍不存在的灰尘,将它搁回了床头。

     自她“嫁”进周家之后,周世风就一直睡在书房里,极为不待见她。不过这倒是正合了她的心意,偌大的一间房子只她一个人睡,何乐不为?

     只是这床她还是有些睡不惯,夜里总要辗转许久才能睡着,这也导致了她第二日必然会晚起,并顶着两个黑眼圈。好在她也没什么事情要做,吃过午饭又能窝在躺椅上一觉睡到太阳落山。不过才十多日,她倒觉得自己圆润了不少。

     “周世风把大权交给了那个妾哦,你都不争取一下。”

     萧暮雨靠在窗口懒懒散散,阳光正照在他身上,周身都是浓浓的暖意。

     素凌云眯了眯眼,仿佛是被阳光照得太狠了一样移开了视线:“照这样发展下去,过不了几日我该被那妾羞辱了。”

     “哦?”萧暮雨饶有兴致地挑了挑眉,“不是说她温柔得连蚂蚁都不愿踩死么?”

     素凌云的一个白眼翻得都快上了天:“赌不赌?十日之内必然会出事。”

     见她如此有自信,萧暮雨摆了摆手:“不赌不赌,你这样有信心,我就只有赔本的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