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素凌云一觉醒来已是黄昏时分,他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心说当真是早起傻一天。

     床头的小桌上放了一叠酱菜一碗清粥,他的眉脚不由跳了跳——这是什么意思?店家已经穷得揭不开锅了,用这些个东西来打发自己吗?

     “终于睡醒了。”门外走进来一个笑意盈盈的青衣男子,一手端着一个茶壶,一手夹着两个茶杯,见素凌云坐在床上,便如是问道。

     “你怎么进来的?”素凌云皱了皱眉头,他的头还是有些昏昏沉沉,一时间也没办法想别的事情。

     登徒子有些惊讶,他回头看了看,才睁着好看的桃花眼理所当然道:“走进来的。”那神情就好像素凌云是个疯子,如此简单到一眼就能看出来的事实居然还要问。

     素凌云深深吸了口气迫使自己平静下来,他一般不出手,然若是有人非要逼得他出手,那就是那人在自讨苦吃了。

     他努力用平静的口吻道:“我是说,你没有我房间的钥匙,是撬门进来的吗?”

     “哦,这个啊。”登徒子解释道,“我问小二要了你房间的钥匙,就开门进来了。”他的语气十分轻松,仿佛只是对方在问他早饭吃了些什么般,丝毫没有任何不自在。

     素凌云听罢,只觉得耳朵里嗡嗡地响,一下子有些控制不住自己,冲对方吼道:“滚出去。”

     那人却是好涵养,一壶茶放在素凌云床头,看着床上的人那副睡眼惺忪有些迷糊却还要摆出一副臭脸的模样就觉得好笑,看起来这家伙的清冷是到了骨子里了,无时无刻都是这样不讨人喜欢的样子。

     素凌云见实在赶不走这只苍蝇,只能无力地挣扎道:“滚……”

     登徒子拉了张凳子在他床边坐下,指了指桌上的粥和小菜,得意洋洋道:“昨日见你点的都是这店里最贵的菜,却又不愿意吃,想必是山珍海味吃的多了腻了,今日便叫小二做了碗粥,换换口味。”

     这时候素凌云的脸色已经相当难看了,他强忍着把那碗粥泼到对方脸上的冲动,心中暗暗告诫自己,同样的招数不能使两次,对方也是江湖中人,若是吃了一次亏第二次想必也不会再上当了。

     “不必了,我不吃这个。”他冷冷拒绝道,“你也快点出去。”

     “不用这么无情吧。”他依旧厚着脸皮留在这里,“我好歹花钱给你买了壶新茶,今年的御前龙井,可花了我不少银子。你就这么对我?”

     素凌云心说我没让你买啊。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你想干什么?”

     登徒子一脸委屈相道:“你是个男人而且我也不缺钱,怎么个非奸即盗法?”见对方的眼角沉了沉,他急忙正色:“我是来问你关于那件案子的看法的。”

     “为什么问我?”

     “因为你江湖阅历丰富嘛。”登徒子讨好道。

     素凌云摆摆手:“滚吧。”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心中想的是,你都能看出杀人者使用的武器了,难道阅历会比我差多少?不过说起来……

     “说起来,杀了那胖子的武器是什么?你又是如何一眼认出来的?”

     登徒子听他这样问,眼中有一闪而过的别样神色,却是很快被他隐去。他笑了笑,那笑容在素凌云眼中看来是与前几次极为不同的——那样的笑容和自己一般冷漠疏离,就好像心中藏了不少事情,想用这一笑来掩盖掉。

     “那个啊,我也不是特别清楚,只是曾经见过一次。”

     “见过一次就能记下来?”

     登徒子这时候又换上了自豪的神色:“那是自然,我的记性可好着,医书看个一遍就能统统记住。”

     “哦。”素凌云显然对他的记忆力不感兴趣,问完自己想问的就又对他爱理不理,侧过头望向窗外去了。登徒子很是挫败,只能说自己遇过的人还是太少了,若是自己再多遇上些人,多长些见识,或许对这种怪脾气的人也就见怪不怪了。

     “你我既然有缘,不如交个朋友,我叫……”

     说到此处却被对方生生打断,他应该是从窗口看到了什么,急急掀了被子下床:“你方才说什么?”说着拿了挂在一旁的外衣披上,“官府的人回来了。”

     捕快的神情比早上出门的时候还要差上许多,一到客栈中就端起桌上的茶壶灌了几口茶,继而又被呛得连咳了数声,末了才抚着胸口喘气道:“小二,你这什么茶,怎的这般涩?”

     “我早说过这不是什么好茶。”

     捕快抬起头,见一个披着浅色衣衫的男子懒懒倚在楼梯的扶手上,墨色长发也未束起,倒像是刚刚睡醒的模样,眼中的神色却透着一股子的凌厉,让人看了不由有些想要闪躲。跟在他后面出现的就是早上那个解围的男子,他见到捕快,笑着打了声招呼:“捕快大哥,如何了?”

     捕快听他如此问,才记起自己此行来的目的,他又喝了口茶润嗓子,才道:“离此处十里的山崖下,发现了两辆破碎的马车,我下去查看过,车中只有少量血迹,并没有人。”

     “两辆马车?”素凌云听罢挑了挑眉毛,“还有一个人?”

     “不错。我们在不远处找到了那人的包裹,里面有身份文牒。”捕快说着从怀里将文牒摸出来,“魏清,也是个商人。”

     登徒子从素凌云身边走过,边下楼边问:“那么魏清人呢?”

     捕快一听便犯了难:“便是没有找到这人在哪里。”

     素凌云皱着眉头:“不见了?”想了想又道:“该不是杀了人,畏罪潜逃了吧?”登徒子听他这样说,笑眯眯地反驳道:“我之前说过,那武器很独特,不是一般经商人家能有的,市面上也是买不到的。所以,杀了魏齐的绝对不是魏清。”

     “你好像知道什么。”素凌云说这话的时候并不是问句,而是他肯定那个登徒子知道些东西,只是登徒子隐藏得太好,自己也看不明白。

     “公子误会了,我先前也与公子说过,我不过是个郎中,而这刀伤也正是碰巧才见过的。”

     素凌云知道自己不可能从对方身上问出什么,因而打从自己说那句话开始就没有听他的回答的打算。他径自走过捕快,问道:“我现在能走了吗?我有急事。”

     捕快挺犹豫,现在这个案子越来越乱,而第一目击者居然要离开,在他办过的案子中也有几桩第一目击者便是凶手的,是以他也不敢说就能放素凌云走了。

     “公子着急去哪里?”一旁登徒子又问。

     素凌云实在是讨厌这个自来熟的人,这回他甚至连看都没有看那个人,只站在原地,目光远远地望向门外。

     他也的确看了些东西——一个同样穿着官服的人匆匆跑进了客栈,在捕快耳边说了几句,捕快一拍桌子猛地站起来,似乎是有些不相信地吼道:“你说什么?又死人了!”说着便提上剑急急跑出去,跑到客栈门口才想到了什么似的回头瞪眼:“你们两个都别走。”

     素凌云怒瞪着他的背影,心中已将那捕快绝杀了无数回,末了才认命地收回愤恨的目光,欲回房中再睡一觉。

     转身之时却被人拉住了手腕,他的动作猛然一滞,只听得耳边那近来极为熟悉的声音响起:“这种热闹,你不去凑一凑?”

     他冷冷甩开对方的手,道:“不必了,我不喜欢凑热闹。”

     登徒子好整以暇地收回手,笑道:“可是我喜欢。”素凌云瞪了过去:“与我何干?”登徒子弱弱道:“我只是个郎中,出了事也逃不了,你得保护我。”

     “滚。”

     素凌云最终还是被那登徒子拉了去。

     他不情不愿地跟在那人身后,那登徒子比他高了一个头还多一些,这时候夕阳斜斜地照下来,他完全被对方的影子给笼罩了。

     到了一处围着许多人的地方,大概就是小官差发现尸体的地方。捕快正蹲在尸体旁犯难,素凌云斜着眼睨了一下,却觉得那死者有些面熟,那死法也很是熟悉。

     “你也看出来了?”登徒子松了手,“是同一种武器造成的。”

     “嗯。”素凌云头一次赞成了他的看法,顿了顿又补充道:“你觉不觉得这个人和早上那个魏齐长得很像?”

     登徒子细细看了看,道:“不错,是很像。你的意思是……”

     “若我所料不错,这大概就是魏清了。”他眯了眯眼睛,那神色是有些困惑,“这么说来,他们是被同一批人杀死的,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话明面上像是自言自语的思考,那登徒子却知道他这话明明白白就是问自己的,然他也不清楚事实真相究竟如何,只得耸着肩膀回答道:“这也必须等官府调查方能知晓答案了吧。”

     结果对方看自己的眼神中果然充满了不信任,虽说不信,但也没有再多问什么。这一日相处下来,那登徒子晓得这个冰冰冷脾气又怪的男子虽然表面张狂刻薄,实际上是极懂得分寸的,江湖上不该晓得的事情少知道一件就能活的更久,因而自己不说他便也不追问,乐得陪着自己一道装装傻。

     “说起来你在我房间里本来是想与我说什么?”

     登徒子愣了愣,努力回忆着方才自己说过什么,半晌后才想起来:“我是说,我看我们有缘,不如做个朋友,我叫萧暮雨。”

     素凌云点点头:“林云。”垂着眸子想了想补充道:“朋友不必了,我们也没有缘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