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骠骑将军夏戟空,昔年先帝封其为远征大将军,为先帝平定四方祸乱,战功显赫。南国一战后他向朝廷请辞,态度十分坚决,先帝只能给了他一个骠骑大将军的封号,放他归去。

     在当朝,骠骑将军是个武散官,因而府邸也不在长安城,而是在他老家江南道苏州。

     素凌云扬着马鞭飞快地从官道上穿行而过,三伏的天气热得骇人,官道上有几处没有树荫,路面被晒得泛了白光,一阵一阵地晃人的眼。他心说这生意当真是难做的很,往后若是再在这种天气出门,必定要将白龙皮揣包裹里。

     他甩了甩马鞭,妄图催促马儿跑得快一点,然而那匹马也是个不省心的,见主人这般催促自己,竟恼怒地颠了一颠,差点将素凌云摔下来。

     他一把拉住马缰,心说它了自己五年了,自己看着它从一头还不会走路的小马驹长大,又当爹又当妈地喂养它,而今自家儿子是到叛逆期了吗?如此想着又是一阵痛心疾首,他顺了把鬃毛,语重心长道:“花花听话,我们快走。”

     那匹马似乎是很不满意素凌云对自己的称呼,动了动耳朵,一尾巴扫在他身上。

     素凌云心说儿子越来越不听话了,自己身为家长,有责任要引导它走上正途。于是便凑到它耳边,威逼利诱道:“花花你想想,早一点找到客栈你就能早点休息了不是?现在吃点苦,是为了接下来的幸福啊。”

     花花用前蹄刨了刨土,素凌云知道自己这一招奏效了,他开心地拍了拍花花,在他耳边轻声道:“到了镇上就给你买西瓜吃。”听到这里,花花嘶鸣一声,撒开蹄子飞快地跑了去。

     一人一马风尘仆仆赶到镇上的时候,天边已有了晚霞。

     这座镇子还算是富裕,客栈环境也都不错。素凌云出门一向都怀揣不少金子,为的就是吃住都要上乘,这几年来他娇生惯养得厉害,舍不得自己在外头吃一点点苦。

     他挑了一家价格最昂贵的客栈住下,吩咐了人去给花花买西瓜,又要了一间最上等的房间,整理好东西之后才下楼点了几个小菜。

     天气闷热得实在是让人难受,素凌云看着端上来的菜,也只是兴致索然地用筷子拨了拨,没有多少胃口。

     他一手撑着额头向隔壁桌看去,那桌坐着一个与自己年纪差不多的男子,长得也是十分俊朗,见到素凌云在看他,他也不恼,冲对方抬了抬酒杯,勾着嘴角一笑。

     素凌云见状,也只能冲他笑,笑容中几多尴尬,也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男子倒好像是个爱管闲事的,见素凌云不曾吃菜,便笑眯眯地问道:“公子点了一桌的菜却不动筷子,是菜不和口味吗?”

     素凌云看着他那副样子便不想搭理他,那全然是一副浪荡公子的模样,仗着自己长得不错,看起来又是极有钱的样子,就四处勾勾搭搭——这样的人素凌云也是见多了——不过话说回来,自己也是个男人……那人该不会是个断袖吧?

     说起断袖一事,素凌云竟是十分恼怒的,自己年纪也不小了,又是个有钱的主,虽说商人这一行当自古便为那些个读书人不齿,那些个朝廷命官宁愿将自己的女儿嫁个书生也不愿嫁给有钱的商贾。但奈何素凌云实在是有钱,上门说媒的人还是络绎不绝,但却被应滢统统回绝了。师傅的人生大事徒弟本不该插手,然而素凌云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放任应滢去了。然而他不晓得应滢究竟是如何与那些媒婆说的,久而久之来说媒的人越来越少,到近来已经绝了迹。这本该是件好事,但在素凌云听来,却不那么好。

     长安城中现下传的消息,说那饕餮阁的老板,是个断袖。

     素凌云听到的时候脸都黑了,酒楼里头的伙计们都战战兢兢,生怕老板一发怒,今天晚上的晚饭又要自己掏钱买。

     最后还是应滢将他安抚了下来,她是这样安慰自己的师傅的:“不过就是些传闻罢了,如此一来不也是没了那些讨人厌的媒婆?师傅固然不是断袖,外人如何想,便让他们想去罢。”

     男子见素凌云想的入神,伸手在他面前挥了挥,道:“这位公子,回神了。”

     素凌云正欲向他翻一个大大的白眼之时,外头跌跌撞撞跑进来一个中年男子,神色有些涣散,一个劲地嘀咕着“有山贼”。素凌云听罢,终是把这个将翻未翻的白眼给翻了起来,心说不过就是几个山贼罢了,人家劫财又不劫色也不要命,你把钱给人家不就行了。

     不过……素凌云托着下巴看那人在一处空座位旁坐下,先叫小二上了壶酒,而后又抖抖索索地念叨着“有山贼”,那模样活像是被山贼轻薄了之后的良家女子。

     那位形似良家妇女的中年男子的穿着倒是引起了素凌云的主意,那衣服是极为上乘的丝绸织品,能穿这种衣服的,不是官宦便是巨商,而看他那副肥头大耳的模样,想必是个商贾的可能性更高些。素凌云有些眼热地打量着他的服饰,那眼神在别人看来就像是要上去扒了那人的衣服,他的目光逐渐下移,却发现那件衣服下摆处撕开了几道口子,而他的鞋子上也沾了些许的绿色叶子。

     素凌云思索片刻,想起方才来的路上,官道两侧确实是有高山,不过他既然这般怕死,又为何不好好走官道,非要在山上行走?他咬了咬筷子,突然发觉有人在看自己,眼神扫过去,是方才那个年轻的男子。

     男子依旧是举着酒杯,笑意盈盈地打量着自己。

     素凌云眼神锐利地看回去,脸上明明白白地写着“有什么好看的”。男子看懂了他的神情,复又笑了笑,才收回了目光。

     登徒子。

     素凌云惊奇地发现,自己的房间夹在那个登徒子和富商的中间。

     他锁上门去下面马厩看花花的时候,隔壁的富商刚好颤颤巍巍地在开门,而等他顺了花花的毛又回来的时候,另一边的登徒子正在开门。

     登徒子见到他,笑意又在唇边绽开了。素凌云十分地不解,心说为何这登徒子每每见到自己都要笑,自己看着很有喜感么?

     想到此处他终于忍无可忍,深深叹了口气问道:“我脸上有东西吗?”登徒子摇了摇头,还是那副笑眯眯的表情。素凌云强压下心中的怒气,又问道:“那你为何总看着我笑?”登徒子眯着有些酒气的眼睛,思索了片刻,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人,眼中的笑意更深:“你与我认识的一个姑娘很像。”

     素凌云心说,该不是这登徒子有什么难忘的情史吧?那姑娘后来如何,死了?登徒子见对方的神色丰富多彩,便知他是想得太多了,于是解释道:“她是一个歌姬,我常去她那里喝酒。她弹琴弹的好,唱歌也擅长,长得又特别美……哎呀,好些日子没见到她了,我好想她啊。”

     说到此处那登徒子回神见素凌云面色不善,又好心地问:“公子你怎么了?脸色不太好?天气太热了吗?”

     素凌云本就怕热,大热的天更是不喜欢有人聒噪,这登徒子不识他心中所想,愣是一个劲地在他耳边唧唧歪歪,素凌云被吵得有些头疼,只道这小子大概是喝醉了酒在想姑娘了。不过就算你想姑娘也别拉着我好吗,方才出门的时候看见不远处就有座花月楼,想姑娘了就去那里,只要肯花钱,还不是要多少就有多少!

     如此想着,素凌云冷冷瞪了那家伙一眼,开了门便进了自己的房间。登徒子见邻居对自己的态度十分冷淡,捂着心口站在门前伤心了片刻才兀自进了房间。

     素凌云出了大价钱让小二给自己的房间里添置了一块冰,然而这天气实在热得过分,就算有冰块在房间中,他也还是辗转难眠,这时候他又开始怀念起自己的白龙皮了,毕竟是神兽白龙身上的东西,当初自己心心念念想要,后来也是花了大工夫替人做了件事,对方才肯把这样好的东西给了自己。

     好不容易直到夜半之时他才勉强入睡,然而睡得却是极不踏实,翻来覆去总觉得热,脖子里也总是黏糊糊的有汗水。睡到后半夜时迷迷糊糊间似乎又听到了有人在大喊着“放过我别杀我”之类的话,那声音仿佛近在耳畔,惹得他极为恼火。

     他一把掀了被子,那声音似乎是从隔壁商人的房间传出来的。素凌云心说就算是白天遭到山贼抢劫,也不至于一直害怕到晚上吧。被人如此吵醒之后他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睡意也全然没有了,他平生最恨有人吵他睡觉,一怒之下他踹开了隔壁的房门,正准备好好与那商人说说理,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得愣在了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