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萧暮雨觉得自己也不是个受不起打击的人,短时间内被同一个人拒绝了许多次,这时候再听他说出“不必了”这三个熟悉的字眼,自己竟不觉得意外,反而认为对方拒绝得好。

     这个念头在心中一闪而过,萧暮雨惊了惊,心说自己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想法?

     素凌云见被自己拒绝之后的人陷入了自己的世界,便也懒得再理他。他不和自己说话最好,往后也不会再见面了,正好少了一个麻烦。

     自己在捕快眼中应该能够排除嫌疑了,毕竟两起案件同一凶手为之,而第二起案子发生的时候,自己正在客栈中睡觉,整个客栈的人都可以证明。何况若是如同捕快所言自己是因魏齐吵醒了自己的美梦而杀人的话,那魏清根本就不会死。因而但凡脑子正常的人都能够轻而易举地得出自己并不是凶手的结论。

     不过若是这样,那么凶手究竟会是什么样的人,又为何要杀他们呢?若单单只是为财的山贼,完全没有必要追着人到镇子上夜半行凶;倘若是仇家的话——这个倒是十分的有可能,不过也还是有可疑之处,首先便是他们为何选择了山路而非官道;其次据捕快所说,那处悬崖极为陡峭,摔下去之后即便侥幸不死,也难以爬上来,何况周遭也没有别的路再通往山上,那么这个魏清又是如何出现在这个镇子上的。总不会是仇家杀人,还特意让兄弟俩死在一个地方吧。

     虽说这其中疑点众多,但也终归是官府的事情,而且……想到此处,素凌云的目光定格在萧暮雨身上。而且这个人,想必是知道些内情的,他应该知道凶手是谁,或者说凶手是什么样的一群人。

     至于他不说的原因,大概是他也不晓得凶手究竟为了什么目的残杀魏清和魏齐,以及他不想因此而与凶手和官府扯上什么关系。

     “做什么这样看我?”萧暮雨好奇道。

     素凌云冲他翻了个白眼,道:“不看便不看。”说着转身便要离去,却又被萧暮雨眼疾手快地一把握住手腕,素凌云紧咬着牙忍住怒气,心想着若不是捕快还在此处,自己就要当场削断那登徒子的手臂了。

     思及此处只得强忍住怒气道:“放手。”

     萧暮雨却是牢牢握着他的手腕:“捕快可是说过,我们俩谁都不许走的。”

     素凌云此刻已是怒火冲天,狠狠甩了他的手怒道:“老子还有急事,你给老子滚远些。”

     如此一来,萧暮雨也被他那副炸了毛的样子给吓到了,愣愣地站在人群中看着他头也不回地离自己越来越远,最后直至消失不见。

     素凌云迈着大步子走回了客栈,收拾好东西之后扔了张金叶子给小二,便去后头马厩里牵了花花。

     花花大概是没休息够,见素凌云又要往自己身上爬,恼怒地抖了抖耳朵。素凌云拍拍它的背,在它耳边不知说了些什么,花花这才勉强同意上路。

     有了惨痛的前车之鉴,他再也不敢多管什么闲事,说起来那桩案子也并非是他要管,而是他出门没有看过黄历,那案子就自己撞过来了。

     不过后来的路上倒是畅通,再没有遇到什么耽搁他行程的事情,而他的花花也十分给面子,脚力甚至好过了军中日行千里的汗血宝马。

     说起这花花,也着实不是一匹好命的马,跟着素凌云虽是吃了最上等的粮草喝着最优质的水,却时不时要跟着主人四处奔走,寒来暑往风雨无阻。

     苏州地处江南道,秀水青山为伴,诸多园林相依。

     与长安城的气势恢宏不同,若是要用两个词形容苏州,必是灵动秀美,苏州便是安静婉约得如同一个待嫁的姑娘般不焦不燥。城中多细水长河,河道中乌篷船蹁跹而过,船中亦时有女子结伴在座,或是出行或是归家。

     骠骑大将军夏戟空,掌兵权时曾官拜上将军,居于武将之首。就算是现在解甲归田,也是封了个从一品的官位,可见其人在先帝眼中是何其重要。

     素凌云找了个客栈住下,这骠骑将军府的位置打听容易,但想要得知里头的府兵部署、巡逻换岗时间却是十分困难。他略一思索,唯有先将府里的情况打探清楚,才能找准时机下手。

     第二日一早,他换了一身轻便的衣服,准备找个机会从外头翻墙到将军府里去。他的身手不错,至少先前出去办事时都没遇上什么太大的麻烦——当然也极有可能是因为还没有什么江湖人士胆大包天到要他去将军府这样的地方偷东西。不过话又说回来,从前做的那些事情他早就腻了,这回名剑山庄特地给他找了点刺激的,他反倒有些兴奋。

     轻而易举地翻上了将军府的围墙,找了个便于栖身的地方放眼打量了一番。他不由叹了一声,这将军居住的地方就是不一样,府邸大得一眼着实望不尽。他正想着如何混进去,却看见一间屋子开门走出来两个人,他急忙往下缩了缩,以免被人看见。当他再聚着目光去看的时候却是惊得差点从墙上摔下去。

     他使劲揉了揉眼睛,发现自己没有看错的时候,他当真是有飞身下去将那人砍成碎片的冲动。

     萧暮雨。

     自己与他究竟是何仇何怨,先前在镇子上遇到他便出了命案,没想到自己如今来了苏州城,却又看到了这个登徒子。看到便也罢了,还是在将军府里头看到的,这是有多巧多巧才能遇到的事情?

     心中不由腾起两个字——孽缘。

     不过看他与身边那人交谈甚欢的模样,素凌云大概也猜到了这登徒子只怕是将军府上的客人。只要他不妨碍自己的事情便好,若是当真妨碍了……那便也只有动手杀了他了。

     如此想着,他的目光渐渐锐利起来,盯着萧暮雨又看了一会儿,而离他有些距离的萧暮雨似乎是感觉到了如炬的目光,竟向素凌云藏身的地方看了过去。素凌云大惊,急忙又矮了矮身形,彻底将自己藏在了屋脊的阴影处。

     萧暮雨看了片刻,他确定方才那里有人。

     “萧先生,怎么了?”他身旁的人问道。那人虽然是上了年纪的,仍旧是一副铮铮铁骨的模样。

     “哦,没什么,似乎是看到了一只猫。”他终是收回了目光,唇角勾起一片笑意,“夏将军请。”

     素凌云回了客栈。方才见到萧暮雨着实是让他吃了一惊,而且他也确定萧暮雨已经看到了自己,究竟有没有看清他倒是不那么确定。不过这样一来,将军府的守卫必将更加严格。

     他正想着是否还能用什么更加明目张胆的方法混进将军府,聚在客栈中的一桌客人碰巧谈论起了一桩事情,让素凌云很是有兴趣。

     那桌一个穿着长衫的男子说道:“我听说近来将军府正在招募能人异士,要铸一把剑。”

     另一个彪形大汉接过话头:“铸剑?这儿的将军不是早已交出兵权,不再领兵打仗了吗?他还要铸什么剑啊?”

     长衫男子摇着头:“这我就不得而知了。他们的心思,我们哪里能猜得到呢。”

     彪形大汉喝了口酒,大概也是赞同了另一人的话。

     素凌云倒是一字不差地将两人的对话听了过去。心中暗暗庆幸当真是上天助他,正愁没办法混到将军府里去,现在一个绝佳的机会便摆在了面前。虽然自己并不会铸什么剑,但是在江湖上混了这么多年,一些糊弄人的功夫还是学得精彩绝伦。只需要能进到府里去弄清楚长霄剑的位置,接下来那些浑水摸鱼的事情就全靠个人演技了。

     如此想着他搓了搓手,回楼上换了身衣服,便提着扇子施施然地去了将军府。

     “做什么的!”

     素凌云揖了一揖:“听闻夏将军正在招募能人异士铸剑,小生不才,方巧懂得些铸剑之术,是以斗胆来解将军之忧。”

     他本以为自己这番话说的既不张扬也不卑微,是一番极好的说辞,看门的仆人怎么也该进去通禀一声自家将军,至于夏戟空见不见,就是自己的运气了。

     不想那仆人丝毫没有进去的意思,只摆了摆手不耐烦道:“又是一个想来骗钱财的罢。”

     “小哥尚且未见识过小生的本事,又怎的就说小生是个骗取钱财的?”

     那仆人斜睨了素凌云一眼,不屑道:“先前那些个说是哪处哪处剑庐的铸剑师,不也都是冲着那悬赏来的,却没一个是能将剑铸好的。”

     “这个……”素凌云心说现在的江湖骗子还真是多的让人头疼,“小生与他们不一样。”

     “他们也是这么说的。”仆人“嗤”了一声,笑得有些讽刺,“你走吧。可别逼我动手赶你。何况现下我们将军府中已然有了一个铸剑师了。”

     “已然有了一个?”素凌云不服气,“或许那个也是来骗钱的呢?小生可是有真才实学的。”

     “得了吧。”仆人做出一副要赶人的架势,“这话我听的耳朵都能起茧子了。我留你点面子,就不动手赶你了,快走吧快走吧。”

     素凌云心一横,他可不能就这么走了,今日无论如何都要骗那仆人进去向夏戟空禀告,自己可不是为了将军府那区区百两黄金来的,他要拿的是长霄剑,更是要用这柄剑换取万两黄金的报酬。

     “哎……”

     “方才就听门外有些吵嚷,是出什么事了吗?”

     青色衣衫翩然而至,素凌云看到那人的脸从阴影中露出来的时候,彻底地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