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夜闯将军府
     “哈哈哈素老板,我们又见面了。”

     素凌云扔了一把金叶子给那人,冷冷道:“将军府的布防图,府兵换岗时间,以及长霄剑的所在位置。三天之内给我。”

     那人收下了金叶子,却连数都不数一下,就揣进了怀里,脸上还是一副奸商的笑:“素老板爽快人。”

     “少废话,快去。”说罢他便离开了那条幽暗的巷子。身后那人微微一笑,也消失在黑暗中。

     素凌云也是走投无路,这才堪堪想起了这群人。这是一群情报贩子,隶属于全国第一情报组织“尺书”,这个组织做着情报贩卖的生意,里面什么样的人都是有的,而这个组织的首领,也被他们称呼为“老大”,则是江湖中收集情报的最优秀者,薛景湛。说起这个薛景湛,素凌云的脑壳又是一阵生疼。此人对钱的热衷丝毫不亚于自己,每每去他那里一次,都觉得自己身上的血要被吸空了,就连财大气粗的素凌云都觉得薛景湛的情报价格太贵,更莫要说江湖上的其他人了。

     然而薛景湛也的的确确是个厉害角色,他一手垄断了江湖上的所有情报搜集,若是有人想通过贩卖情报来发财致富,首先得是尺书的人,若被发现非尺书之人在江湖上贩售情报,薛景湛会先派人去警告,警告后若还是不听从,便也只有动手了。

     从与薛老板的几次交往来看,此人明面上是个温润的翩翩佳公子,实际上的手段让素凌云都能打个寒颤。但他们二人并无什么利益上的冲突,说来道去也只是生意上的往来,而素凌云虽然心疼钱,但出手也是大方,不讨价还价也不拖沓,薛景湛很是喜欢他这样的为人,因而给的情报也是实打实的分量,从未让素凌云吃过亏。

     本来他也是可以自己去打探消息的,只是不巧被萧暮雨缠上了,根本脱不了身。当然一般来说若是他想脱身,绝非难事,若说无法脱身,必然也有一部分是因为他不想走。

     那日在珠玉院中与萧暮雨一交流,才晓得他竟然也是个只认钱不认人的主,当下素凌云便觉得是寻到了知音,生出了惺惺相惜之感。接着又与他交流一二,两人竟是一拍即合。

     这时候素凌云才算是享受到了多多交流的好处,倘若一直都冷着张脸,自己岂不是要错过这个可以作为朋友的人。

     萧暮雨得知他很有钱也很能赚钱之后亦是十分欣喜,一双桃花眼眯得弯弯的,倒是极为好看。自那以后,萧暮雨每每要去吃喝玩乐,总会拉上素凌云一道。

     当然素凌云那般聪明,自然晓得对方是想变着法子骗吃骗喝。他也不拆穿他,只每逢结账之时,他不是没有带钱就是装作有急事先溜了。几次下来萧暮雨的荷包也就越来越瘪,叫他一起玩的次数也是越来越少。

     如此一来倒正合了他的意,昨日他收到了尺书的情报,为了避免夜长梦多,他决定下手就在这两日。

     然而这两日珠玉院似是新来了几个姑娘,个个都是妖娆多姿的长相,萧暮雨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双眼都放了光,当即便要叫上素凌云一道去赏玩赏玩。素凌云推辞了说有事,对方便也没有多问,只叹了一声“如此艳遇林兄无福消受当真是让人心酸”,便扬长而去。

     素凌云对着他的背影比了好些个骂人的口型,这才甩了甩袖子转身回去客栈。普天之下唯有钱财是他所向,姑娘么……他根本没有时间考虑。

     尺书这次给的情报依旧是细致无比,省去了他许多功夫。也不知道那群人都是如何打探到这些消息的,这般无孔不入的本事当真是让素凌云都望尘莫及。图纸上确切地标明了长霄剑目前所在的位置,是在偏房一处,素凌云仔细回忆了片刻,突然忆及那日自己爬上将军府围墙的时候,看到萧暮雨出来的位置恰好就是那间屋子。

     萧暮雨说自己是去给夏戟空铸剑的,现在看来倒是有几分可信。不过……萧暮雨是要去铸什么剑?难道还是长霄断了不成?

     素凌云将刘海拨到一边,心说自己应该不会那么倒霉要给名剑山庄送把断剑回去,若送回去的是断剑,只怕那万两黄金自己这辈子都别想拿到。而且自己也无法解释这剑不是自己折断的而是拿到的时候就是断的。

     他转念又想了想,长霄也算是天下名剑,不应该这么容易就断了的。

     ————————————————————————————————————————

     夜半时分,素凌云潜入了将军府中。

     他穿着紧身的夜行装,将良好的身段都勾勒了出来。有了尺书的情报,一路躲避府兵的巡查也容易了许多,不多时他便已经到了地图上标注的地方。

     那间屋子的温度显然比别处还要高上不少,素凌云心想此处当真便是铸剑房了吧。他揭开瓦片向下打量了片刻,确定没人在了之后才从窗户中翻了进去。

     屋中虽无人在铸剑,灼热的气息却未完全散去,才站了不久素凌云的额头上就渗出了细密的汗珠。他抹了把额头心说好在这大晚上的也没有人来,否则若是在这里打起来可真是要了人命。

     他摸出火折子点亮,将屋子照了一圈,屋中诸多废剑都堆叠在一旁,而炉中放着一把剑身断裂的剑,素凌云好奇,走上前去欲查看个究竟。

     “什么人!”

     不料却有人发现了他,这铸剑房本是在府中偏僻的地方,平日里也没有下人会来,而据情报消息上说,将军府唯有此处连府兵都不设,此时来的人……莫非是……

     夏戟空!

     素凌云心说不妙,头一次来就碰上了正主,这样的运到大概又是自己出门没看过黄历。那人说着便进了屋子,他那副模样素凌云还记得,正是当日在墙头上看见的那位上了年纪的人。

     不愧是征战四方的大将军,这么一大把年纪了却还精神抖擞,大晚上的还有兴趣来这里转悠。

     这对素凌云来说绝非什么好事,他本没有料到会出这样的变故,为了行动方便只带了一柄匕首,而此时的情况,一柄匕首显然是不足以应付的。而身旁的那些废剑,也是绝对用不了的。

     他决定还是先行撤退为妙,不过经此一番闹腾,只怕此处会加派人手看守,届时再要想来夺剑,便是难上加难。

     不过这也不是当下要考虑的问题了,现下若是他连逃都逃不掉,就更别提什么下次了。

     他将匕首拔了出来举在胸前,四下打量了这间屋子才发现,当真是天要绝他。屋子除了那扇门,竟然没有一扇窗子,若要逃离,只得从正门突出,然而此时正门口便站着夏戟空。

     夏戟空也在第一时间里意识到了来者是什么样的身份,不是刺客便是窃贼,如今看来窃贼的可能性更大些。既然是窃贼,便也没有必要当场格杀,抓起来教训一顿也就算完了。

     因而他又拔高了声音问道:“你是什么人?”

     对方意料之中的没有回答。

     “交出武器投降,本将军饶你一命。”

     素凌云握着匕首的手又紧了紧,“投降”后面跟着“饶命”的,在江湖上素来都是最不能相信的,人心狡诈,谁知道交了武器之后对方是否当真会饶人性命,又或者说,只要留着一口气,都算是留了性命的。

     故而他绝不会蠢到信了夏戟空的话。而夏戟空见他没有投降的打算,便也拔出了身侧的佩剑,直直地指向了素凌云:“小贼如此张狂,且让本将军教训教训你!”

     说着挥剑便向他刺去。

     素凌云侧着身子错开了他的攻势,匕首适宜刺杀而非战斗,这番他武器选的不称手,一身功夫也使不出来,唯有节节败退防守的份。

     夏戟空又一剑当空劈了过来,素凌云反手抬起匕首挡住剑招,两厢僵持了片刻,素凌云的力道抵不过对方,被压得连连后退。

     “小贼,束手就擒!”

     素凌云依旧不说话,他身形灵巧,见以将夏戟空从屋门前边引开,便再也不恋战,一蹬墙壁就蹿了出去。

     而府兵也早已听到了这里的打斗声,纷纷提着武器赶了过来。素凌云一路杀了两个先行冲上来送死的府兵,夺了一把剑,便往将军府的围墙边赶。

     只要翻出这道墙,他就不信还能有人找的到他。

     夏戟空以最快的速度调集了几名弓箭手,素凌云回头看的时候,那几个人张弓搭箭,箭的方向统统对准了自己。他暗暗笑了一声,提气走起了抖动的路线,为的是让那些弓箭手无法瞄准自己。

     事情也果真如他所料,身后虽有府兵追来,弓箭手却迟迟都没有动手放箭。想到此处他又提了速度,一路飞奔至了最近的一处围墙,足尖点着墙壁飞身上了围墙。

     而下一刻,他却感到身后有一阵强大的气流袭来,他甚至来不及躲避,左肩上一阵骨头断裂的疼痛袭来,他顺势栽下了墙头。

     夏戟空果然还是老沙场,也是自己大意了,虽说在地面上追不到自己,但自己势必会翻过围墙,只要瞄准围墙之上,待自己到达最高处翻过去的时候放箭,必然就会射中了。

     不过也还是要多谢这一箭的来势,将他送出了将军府。素凌云捂着肩膀站起来,摔下去的时候连带着扭了脚踝,现在每走一步都是疼的,不过与肩上的伤口比起来也就算不得什么了。

     真要说起来,伤口也不是什么大事,府兵马上就会翻墙追过来,他也顾不上自己的伤势,又一次提气冲着黑暗的小巷子里跑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