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素凌云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再次确定自己看到的的确就是事实。

     敢情方才自己听到的不是这商人的梦话,而是刚刚确实有人在他屋中要取他性命,而那人也确实取走了他的命。

     窗户是开着的,凶手应该是跳着窗逃跑的。

     他将床头的烛火点了起来,正要去查看那人的伤口之时,房间外头传来了脚步声。他回头看了看,果然是隔壁的那个登徒子。

     登徒子显然也是惊了一惊,脱口而出便问道:“你你你你……杀人了?”

     素凌云白了他一眼,心说这家伙没睡醒吧?

     登徒子扶着墙缓了一会儿,似乎是清醒了不少,眼神也变得亮亮的,这时候他又开口:“也是,若是你杀了人,就不会留在这里等我发现了。”说着便走到了素凌云身边,低头就要查看尸体。

     “你做什么?”素凌云讶异道,一般人见到这样的情形唯恐避之不及,自己是江湖人,这种场面见的也不少,因而已经没有什么恐惧心理。不过看这个登徒子的模样应该是个有钱人家的公子啊,怎么也会对这事情如此有兴趣?

     那登徒子一边检查着伤口一边道:“一刀毙命,快准狠,是个专业的杀手。”拍了拍手又翻了翻尸体,道:“没有别的伤口,屋里也没有打斗痕迹,半点线索都没有留下,怕是要做悬案结咯。”

     回头才瞧见素凌云打量自己的眼神,不知为何他竟从那眼神中读出了深深嫌弃的意思。他笑了笑,问道:“公子作何这般看着我?”

     “你是什么人?”

     他还是笑:“一个行走江湖的郎中罢了。”

     “郎中?”素凌云脸上写满了不相信,“你当我是傻子吗?”

     “哈哈哈哈,那依公子看,我该是个什么人呢?”

     素凌云斜着眼睛嫌弃地看了他良久,才硬生生憋了三个字:“登徒子。”

     “……”那登徒子听到对方如此评价自己甚是不满意,正想争辩一二,却听楼梯上传来几人杂乱的脚步声,片刻后小二以及几名客人就围了过来。

     那几人看到这般场景后都吓得后退了几步,没有人敢走到房间中去,小二还嘀嘀咕咕说了好几声晦气。

     素凌云看了那登徒子一眼,心说这才是正常人该有的反应。登徒子显然又看懂了他眼神中的意思,却也只是用笑回应了他。

     “这……这这这……这是怎么回事啊!”小二吓得浑身抖个不停,半捂着眼睛颤声问。

     “我进来的时候他就已经这样了。”素凌云冷冷扫了一眼围在外头的人,“都愣着做什么,报官吧。”

     小二又盯着那尸体愣了片刻,才像是反应过来了一样转身跑了出去。

     素凌云有些焦虑,心说本是打算一早就离开的,现下此处出了命案,一来二去也不知要多久才能解决,若是耽搁了自己的行程,那是多划不来的事情。

     那登徒子眯起眼睛盯着素凌云看了一会儿,似乎是对他挺有兴趣,末了他向那些还未睡醒赶来看个究竟的客人说道:“大家别在这里站着,都去楼下等官府的人来吧。”

     说罢又转而向素凌云:“你也一起?”

     素凌云没有理他,径直穿过人墙往楼下走。登徒子几次被他驳了面子,只觉得这个人当真是刻薄无情,又想起自己近来喜欢的那个歌姬,才是善解人意的好姑娘。不过他转念一想,虽说他待人冷淡,长相却是不错的,或许就有那些个不懂世事的深闺小姑娘喜欢他这幅模样的呢。

     捕快们赶来的时候天色正蒙蒙亮。

     仵作得出的结论与那登徒子几乎一致,一刀毙命,必然是高手。捕快头子粗略地在那间房间里查了一下,翻看了死者的身份文牒,死者名叫魏齐,是洛阳城的商贾。捕快又扫了一眼房间,才带着人下楼向小二问道:“谁是最先发现尸体的人?”

     小二连忙指了指一旁喝着茶的素凌云和那个登徒子,说道:“官爷,就是他们两个。”

     “你们两个?”

     素凌云搁下杯子,淡淡道:“最先发现尸体的是我,他是听到我踹门的声音过后才来的。”

     “踹门?”

     “是啊。”素凌云眨了眨眼,目光看向了别处,“隔壁的胖子半夜不好好睡觉,只知道吵吵,我也是忍无可忍,才踹了他的门想教教他做人。”

     捕快想了想,将他的话补完整:“所以你就杀了他?甚至见财起意,将他的钱财也顺走了。”

     一旁的登徒子下意识觉得不妙,按照那人刻薄的性格,只怕这个捕快要丢人了。果不其然,素凌云悠悠喝了口茶,又悠悠扫了眼客栈中的人,最后才将目光定在捕快身上,薄唇勾了勾,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原来你们官府都是这样办事的吗?若我是那样记仇的人,你此时如此对我说话,只怕早已死了吧。”

     “你!”捕快怒目瞪着他,对方却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用盖子拂了拂茶末子后也不喝,只对着小二道:“你们客栈这龙井,是去年的东西了,也好意思卖那么贵?”

     小二的脸上一阵铁青,小声嘀咕道:“先前你踹了我们这儿的门我都不与你计较了,现下你倒说起我们的茶叶来了?”

     然而素凌云显然是听到了,他抬起眼睛看着那小二,似乎下一秒便有刻薄的话语要从他口中出来。捕快瞪了小二一眼,意思大概是这时候你就别添乱了。这时候那登徒子站了起来,他的穿着与气度看起来都像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公子哥,脸上挂着的和煦的笑容也让人看着格外舒服,捕快对他好感大增。

     “捕快大哥,昨日我就住在他的隔壁,也是听到了踹门的声音才被惊醒,赶过去看的时候,那商贾死了不多时,身子还是温热的。若人当真是他杀的,那么短的时间里他又如何藏凶器呢?”

     素凌云看了他一眼。

     登徒子继续道:“不知捕快大哥是否有查看过,他脖子上的伤口是由一种很独特的武器造成的,寻常人很难得到这种武器。”

     捕快愣了愣,想到方才看到的那个伤口,他本也没多在意,只当是一般的利器造成的,没想到被这年轻人一说,才知道里头原来有这么多道道。

     这时候素凌云看他的眼神就有些变了,也更不相信他说自己是个郎中的话了,一个郎中能晓得什么样的武器有什么样的伤口吗?就连昔日初入江湖的他也是不知道的,至少是要在江湖上混了不少年的人,才会有这样快速准确的判断。

     这个人很有意思。素凌云托着下巴想,不过说起来,在江湖上混迹的,哪能没个假身份呢,不过就是为了躲躲仇人而已。就如同自己,出门在外也用的是“林云”这个假身份,倒不是自己怕死,只是江湖险恶,能少一点麻烦便少一点。

     登徒子见那捕快沉默不语,又接着说道:“他来的时候便慌慌张张,说是遇到了山贼,据我所知,镇子西边确实有山脉连绵,而他来时身上粘着的几片叶子,也正是那座山上独有的植物紫蓿的叶子。”

     确实如此,素凌云想起昨日商人来的时候衣服下摆处粘的叶子不是什么常见的植物,只是他也不知道这种植物是什么,经那登徒子一说,才晓得原是此地独有的物种。

     “明知山上可能会有山贼,却还是舍弃了官道走了山路,这不像是他这样爱惜自己命的人会做出来的事情。”素凌云悠悠然说道,“我建议去附近的山路上看看,说不定能查到什么。”

     登徒子听罢冲着素凌云幽幽一笑,愉快道:“英雄所见略同。”他这时候站得离素凌云的位置很近,也是他还没有摸透对方的性格,想不到他是这样爱动手不爱动口的人,他正眯着眼笑,却被猝不及防泼过来的滚烫茶水浇得懵了过去。还未来得及睁开眼,就听有人在他耳边不远处冷声道:“我不是英雄,也不愿苟同于你。”

     说着“啪”地搁下茶壶,拂了拂袖子就要回楼上去,捕快见状急忙叫住他:“你做什么去!在事情查明之前你还不能走!”

     素凌云上了几步楼梯,堪堪停住脚步,一脸居高临下地向大堂里的众人看去:“我去睡觉,怎么你要和我一起?”

     捕快的脸色瞬间便如同吞了只苍蝇般难看,这时候众人也看出来这个捕快其实是个无能的主,几次三番被那清冷高傲的客人呛得不轻。此时除了那小二还一个劲地“官爷官爷”叫个不停,其余人都像看笑话一般压着声音低低在笑,也不知那捕快听到没有。捕快骂骂咧咧地说了几句,他自然是没怎么受过这般窝囊气的,只是这气也没办法冲着素凌云撒,于是他转了个身,大步向外头走去,边走边趾高气昂道:“你们这群废物,还不快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