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毛煞
    回去以后,贺钟华一夜未眠,虽说他是做走活的,也见识过一些不干净的东西,但今晚上碰到的却是有些怪异,那鬼东西好像没有恶意。

     第二天一早,他像往常一样去乡公馆,路过一条护城河时,发现那儿围了不少人,大伙都一个劲的往下瞅着。贺钟华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挤进去一打听,才知道那河里好像死人了。

     正巧这时,所里的刘二带着几个人匆匆忙忙跑过来,把围观的人驱散,安排了些人手准备下去打捞。贺钟华也不是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主,没有国民围观的乐趣,转身就要离开。

     可刚没走几步,就听到一声惊呼,转身一看,那刘二跑过来,脸色惊恐说:“钟华,你……你过去看看!”

     贺钟华心里疑惑,啥事把他吓得,急忙跑过去一看,岸边上此时被打捞上一具尸体,隔着老远都能闻到一股臭味,腐烂带着鱼腥味。

     要说啊,这死人贺钟华见多了,可眼下他却被吓到了,那尸体不正是昨晚遇见的吗,死灰色的双眼怒睁着,皮肤惨白,全身穿着一件破旧的衬衫和黑裤子,嘴巴微微张着。不知怎么着,贺钟华总觉得这尸体好像在对他说话,这种感觉有些怪异。

     当然要说这死人不足为奇,贺钟华捂着鼻子走过去,仔细观察了下尸体,猛然掀开了尸体胸前的衬衫,这一下子他呆愣住了,老半天才反应过来,表情凝重。尸体的胸腔部分竟然是空的,里面内脏全部消失了,而四肢却健全。

     刘二心惊胆颤的走过来说:“这人我查了,是县里卖早餐的王大喜,前几日失踪了,今早有居民在这河里发现。”

     贺钟华点点头,起身后看了眼这护城河:“刘二啊,你将尸体先抬回去,不要让任何人靠近。”

     说完,转身离去,走了十来米后,贺钟华又不放心,画了张镇魂符给刘二,让他贴尸体上,随后赶回了家,把这事和老头子一说。老头子一听,沉思了半晌:“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碰到毛煞了!”

     贺钟华一愣,这毛煞他可认识,应该来说是水里不干净的东西,所谓毛煞,生人溺水,毛煞缠魂。古有水猴替身,乃是为投胎而做。但这毛煞可不一样,生性阴残,根据老头子口述,其身如蛇,足如蚣,嘴如鱼,好食生人内脏,这玩意遇到了就躲不过,也只能怪那王大喜倒霉。

     老头子倒是想的挺多,继续说:“毛煞既然残害生人,必然会牵住生魂,昨晚上你遇到,恐怕是他想要向你求救。”

     贺钟华无奈说:“毛煞潜于水中,护城河那么大,这忙倒是咋帮?”

     当然,这不是啥理由,只是贺钟华有些纠结的是那王大喜,昨晚上要是不那么惊悚,他也不会被吓得一夜睡不着。

     老头子瞅了贺钟华一眼,怒骂说:“别找理由,这毛煞必须要解决,不然死的人还会更多。”

     没办法,贺钟华只好把这个活给接下来,等到了乡公馆后,他仔细翻阅了护城河的资料,毛煞形成必有原因,果不其然这一查就查出了不对劲。

     县里几十年前原来有鬼子侵入过,当时是弄得民不聊生,鸡飞狗跳的,害死了不少人,这里头有许多无辜的百姓被淹死在河里。听说那河面是血红一片,三天不散,恐怕聚齐的冤魂不少,后来请了个道士做法,这道士也算有些能耐,命人雕刻了一块墓碑,在上面画符,随后沉入了水中。

     按理来说应该能平安无事,冤魂怨气被镇压,可为何却出现了毛煞,这事贺钟华想不明白。正巧这时,门外进来一精壮的小伙子,长得黝黑,一进来就冲他问道:“你就是贺钟华?”

     贺钟华一看这小伙子面色有些不善,心里头咯噔一下,自个也没啥仇人啊,心虚的点点头。

     这小伙子立马表情一变,哭诉说:“我家大哥昨晚托梦给我,说找您帮忙,他死的冤枉啊!”

     原来小伙子是王大喜的弟弟王大宝,帮人打活,昨晚见自个哥哥托梦,说身死在护城河里,魂魄不得安身,前来向贺钟华求救。他本不相信,可没想到梦境成真了。

     贺钟华一听,也只能叹息,他把事情原委一说,两人都沉闷下来。贺钟华心想不能坐以待毙,让王大宝回去准备两个灯笼、斗灯一盏、纸人一个、另外弄把杀猪刀,晚上去那护城河外。

     王大宝虽然不知道这些东西干啥,但是也没含糊,扭头就出去准备了。贺钟华也没闲着,回去以后,问老头子要了个招魂铃铛、七星剑、一枚六帝钱、还有一副用墨斗编成的网。

     等到了晚上,贺钟华和王大宝都出现在护城河边上,这儿其实离小县有些距离,平日里也没人来往,边上就是一堵破旧的城墙,长满了青苔。所以大晚上的也看不清周围,除了月光照射在水面上的银光,冷冷清清的。此地阴寒之气重,让人心生惧意。

     贺钟华十指掐算,按照《黑囊经》里所描绘的风水来讲,属于水龙逆流葬壕沟,阴生木凹风扫穴,这是葬地,看这水面波澜不起,实则暗藏汹涌。

     眼下子时还未到,河上就弥漫起一层淡淡的白烟,也不知道这水下边埋葬了多少尸体。贺钟华其实心里也没有底,要不是老头子吩咐,也没胆子接下这活。

     站在岸边琢磨了半会后,贺钟华一看时间也不早了,干脆让大宝拿着招魂铃铛,右手大拇指处绑着一根红绳,另外一头串着六帝钱,沿着护城河边上走,毕竟两兄弟也是血脉相连,命格相近。同时他自个也没闲着,拿着七星剑,还有墨网随时戒备着。

     王大宝胆子倒是挺大,沿着护城河边上来回转悠,铃铛声不绝于耳,口里念叨着自个哥哥的名字。一眨眼就过了半个多小时,河面上依然是平静的可怕。

     “华哥,咋回事,没动静啊?”王大宝疑惑道。

     “再等等!”贺钟华心里也奇怪,难不成这毛煞知道他们今晚上要来,害怕不敢出现了。

     就在这时,忽然之间,四周阴风一起,河面上白烟猛然浓重起来。贺钟华心里咯噔一下,就听到王大宝惊叫道:“快,快来帮忙!”

     贺钟华急忙跑过去一看,就见那红绳被绷得笔直,这家伙的大拇指立马充血变得肿大,一脸痛苦的往后使劲拉。看样子水里有什么东西在拉扯着。贺钟华急忙跑过去帮忙,使劲拉扯了下红绳,纹丝不动,也不着急,从随身携带的布袋子里拿出一瓶子,里边是绿油油的液体,打开后倒在了红绳上,滴落在水中。

     一瞬间,水面上就跟煮熟了一样沸腾起来,那绷紧的红绳一下子松开,王大宝整个人被惯性摔倒在地上。红绳处的六帝钱牵扯出一撮白毛。

     贺钟华急忙拿出墨网一甩,趁着这鬼玩意还没逃离,使劲一拉一刹那间,网子里开始有东西在挣扎,他急忙往回拉,发现这白煞力气还挺大的,喊道:“别傻愣着,过来帮忙。”

     王大宝急忙跑过来帮忙,两人使劲的拉着墨网,直到脱离了水面之后,定眼一看,这一看可把两人吓坏了,那网子里边竟然是一具白骨。

     贺钟华呆愣了下,转念一想,瞅着水面掐指一算,气急败坏说:“不好,这鬼玩意竟然使坏,快,你去东边水沟子里堵着。”

     说完,把那墨网给了王大宝,贺钟华怎么也没想到这鬼东西还这么聪明,今下午他就勘察过这周边的地形,水势成半圆形方位,风水学上为勾魄,是个黑煞不详的方位。必有一处阴穴,所以他才让王大宝去那东边堵着,防着那白煞跑回去。

     眼下水面上的白烟越来越浓,已经看不清了,贺钟华眉头紧蹙,低头看了下河里,转身朝县里头跑,大概过了十来分钟后,抱着两纸人,在上边画了道符后摆在岸边位置,滴血在纸人身上。

     同时嘴里念叨着:“聚我生魂,阳而未生,六门为魄,破除虚妄。”

     念完后,这纸人仿佛有了一丝丝怪异的感觉,贺钟华将纸人放在岸边,从一旁的泥土里摸了两把擦在肩膀上,这一手是为了降低阳气。

     如此大概等了几分钟左右,水里果然有动静了,一阵冒泡后,忽然间蹿出一个东西,就跟鬼魅一样,停靠在纸人边上。

     贺钟华仔细一看,那是一个白茸茸的小东西,半米多长,长着蜈蚣一样的脚,鱼嘴上尖牙。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白煞,毕竟听了老头子那么多故事,也没见过真的。

     这一看愣了下,那白煞似乎察觉到了不对决,转身就要跑,贺钟华当机立断,双手掐印诀,大喝一声“破”,两纸人瞬间燃烧起来。

     白煞被烧到了身体,吃痛之下发出婴儿般的哭喊声,跳入了水中。贺钟华急忙跑过去,只见到水面旋涡,那鬼东西太快了,抓都抓不住,心里头怒骂了下。

     正巧这时,老头子走过来,手里提着桶子,笑了下说:“你呀还是太鲁莽,这白煞可聪明的咧。”

     说着,从桶子里提了一条鱼,尾巴上绑着个指甲盖大小的木球,扔进水中。这一手贺钟华不明白。老头子也不说话,而是让他等明早再说。

     没办法,贺钟华只好把王大宝叫回来,两人刚要离开时,忽然间水面上有什么东西冒出来。贺钟华以为又是那白煞,刚要动手,却发现是一具尸体,两人急忙把那尸体拉了上来。

     这是一个中年男子,看样子好像不是县里边的人,穿着靴子,皮大衣,腰边上还挂着把刀。

     贺钟华查看了下尸体,除了内脏被掏空外没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没办法只好将这事交给刘二,打道回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