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敕符七星剑
    当天晚上,贺钟华就悄悄跑到张二爷住宅处,这老家伙也不是啥好东西,平日里没少作威作福,搜刮了不少的钱财。要不是老头子非要他来,谁愿意管这破事。

     虽然不情愿,但是为了安全,贺钟华拿出了老头子的压箱宝贝,朱砂笔、黄符、还有一柄七星剑。

     夜里,小县城的居民们都睡的挺早,街道上空无一人,只有路灯孤零零的摇曳着昏暗的灯光。张二爷的家就在县里头一胡同院子里头,贺钟华到了那后没有闹出大动静,而是悄悄的躲在后边胡同角落里,用刀将后院子里的门撬开,随后隐藏在一棵槐树后边。

     眼下离子时还有点时间,贺钟华瞅了眼里屋,发现二楼灯光还亮着,琢磨着那张二爷还没睡觉,这老家伙倒是好福气,生了个漂亮女儿,为了供养上大学,这几年可是使劲搜刮油水。连媳妇都看不下去离婚了,所以啊,到现在都是独居。

     贺钟华心想着养好精神再应付待会的事,于是倚靠在树边,双眼一眯,没一会就睡着了。

     话说这大晚上的,张二爷家的灯光一直瓦亮着,四周寂静的可怕,隐约间有阴风闪过,那槐树上的落叶都抖落了好些,与此同时黑暗中,从角落里蹿出了一个影子,直直的奔着里屋跑去,没一会就传出几道凌乱的脚步声,随后沉寂下来。

     沉睡中的贺钟华此时还做着美梦,嘴角咧笑着,哈喇子流了一地,猛然间冷风一吹,整个人打了个哆嗦。睁开眼一看,嘀咕道:“这老家伙怎么还没睡?”

     说完还想继续睡觉,忽然间想到了什么,贺钟华掐算了下时间,暗道不好,这都过了三个多小时了。急忙冲向里屋,一脚踹破房门,还未等他跑到二楼,就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还有一丝丝臭味。

     “不好!”贺钟华提着七星剑就上了楼,使劲敲了下锁着的房门喊道:“张二爷,你没事吧?”

     里屋发出‘呜呜’的声音,还有东西摔落的声响,贺钟华二话不说,大脚一抬,大门被踹了个大洞,他急忙冲了进去。

     这一看吓得他有些不知所措了,里屋杂乱不堪,张二爷正躺在床上,双手捂着脖颈,双脚乱踹,脑门青筋暴露,眼珠子都快掐出来了。脸颊上破了个大洞,鲜血直流。

     贺钟华低头看了下地板,那儿有一滩浑浊的污水,散发着臭味,心里也来不及思考,急忙跑上去,使劲掰开张二爷的双手,没想到这老家伙力气还挺大的。

     “张二爷,你他娘的快醒过来。”贺钟华急得忍不住扇了两巴掌,见不管用,灵光一闪,从布袋子里拿出朱砂笔和黄符,沾染了些血迹后,快速画了张符,嘴中念道:“三台虚精,五灵微尘,破妄驱邪,降法安宁。”

     随即贴在张二爷脑门上,还别说,这一符挺管用,张二爷立马吐出几大口血,整个人惊恐说:“有鬼,救我!”

     贺钟华起身看了眼屋子,灯光之下,整个屋子显得有些阴冷,他用敕符贴在那滩污水上,立马沸腾起来,化为一股子青烟飘散。

     要说这屋子里什么都没有,但是实在是太冷了,贺钟华不敢大意,回头又看了眼张二爷,那脸颊上的伤口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咬的,他忽然想到了什么,起身走到一旁,那儿有一盆清水,滴入两滴血后,清水产生了一丝变化。他赶忙低头一看,表情一僵。

     那清水倒映的画面中,屋顶天花板上有一团红色毛茸茸的东西,老鼠大小,正不断蠕动着,朝着张二爷的位置挪去。

     贺钟华没敢吱声,而是手中捏着道符,坐在张二爷的边上,没过一会,隐约感觉到左边床铺上有动静,七星剑一刺,符一扔,“啪”的一声响,几缕红色毛发飞出。

     “哼,你这鬼玩意,知你有怨气,生前无人墓前诉话,既已害妻子,何必来找事。”贺钟华摆出一副冷酷的表情,其实他也心里也在嘀咕。

     这鬼玩意其实真正来讲应该叫厄虫,所谓三年不扫墓,坟前生厄虫。如若独身一人也罢,可家里有人不尽孝的话,必将滋生厄虫。其生性阴寒,喜食墓葬阴煞之气,这民间也常有说法,说这厄虫的出现其实就是为了报复那些在世的亲人,虽然有些不靠谱,其实也是符合天道规律。

     那厄虫虽然不见实影,但是却显形在水中,贺钟华见这玩意好似还在屋子内,也不客气,故意起身,端着那盆清水出去。等到了门外,急忙画了张符放进水中,又忍痛咬破自个手指头滴血,随即冲了进去,对准地板一侧狠狠一盖。

     一瞬间,那盆子里发出“嗞嗞”的声音,有东西在里边乱窜,没一会就消停了。贺钟华也没敢看,而是找东西压着脸盆,随后走到张二爷前,看这老家伙虽然出了很多血,幸好不致命,于是连忙叫人过来,将他送到县里诊所治疗。

     至于那厄虫,贺钟华想了想,回趟家向老头子要了个收鬼袋,将那厄虫收了进去。

     回去以后,他将事情和老头子道明,老头子摇了摇头叹息说:“这刘寡妇也是死有余辜,自个老公死了,还背地里和男人染上关系。”

     至于这男人是谁,贺钟华也明白,就是那张二爷,两人那点事还真瞒不住。他心里头也清楚厄虫为啥会找上张二爷,所谓天公在看,人心不古,自个家里女人做出伤风败德的事,怎么能逃得了。

     果然隔天,这县里就开始有流言蜚语了,说张二爷为了自个那点私欲在外面包养。贺钟华一听也没当回事,等到张二爷脸上缠满纱布过来,一脸苦相说:“钟华啊,真是谢谢你,不然我这条命都快没了?”

     贺钟华摇摇头说:“你也不用谢我,以后啊,还是检点一点,不要做让人耻笑的事就得了。”

     张二爷尴尬的说不出话来,贺钟华也没闲工夫,让他去那刘寡妇亡夫的坟头道歉,顺便修理一下坟墓,也算是弥补一下自己的过错。这老家伙倒是满口答应,立马选了个好风水,将两人合葬在一起,这事才算过去。至于那厄虫,隐藏在收鬼袋里两天后渐渐化为了一堆泥土。

     因为这事,张二爷对贺钟华父子那是尊敬有加,立马给了些钱财,还顺道去当铺里将那本《黑囊经》给赎了回来。

     这两天,老头子将那本书藏的挺严实的,生怕贺钟华又偷偷拿去卖了。这事一转眼就过了大半个月,县里头忽然得到上头的要求,开展文化和土地改革的事。

     贺钟华因为当初在乡公馆任职,县里头又决定启用他,专门负责对接文物保护工作,说白了就是看中他走活的本事,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这县周边的古墓倒是不少,前几年还有过盗墓的风潮,后来县里头加派了人手,这才避免文物流失。

     有了工作以后,贺钟华那小日子又开始飘飘然了,乡公馆里也没啥大事,每日喝点小酒,唱两曲子,倒也自在。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两个月,直到有一天晚上,贺钟华下了班出了乡公馆以后,一个人走在街道上,手里拿着个酒瓶子。

     黑夜里,街道上空无一人,两旁都是低矮破旧的民房,眼下已经是深秋的季节,夜里有些湿冷。贺钟华挺着微薰的身子,脚步踉跄,嘴里哼着小曲,走在坑坑洼洼的街道上。

     走了大概十来米后,忽然间冷风一吹,贺钟华忽然感觉到阴冷,脑子清醒了一些,随即感觉到身后好像有脚步声,急忙止步回头一看,身后空无一人,他以为是自己喝多了,摇了摇头继续走,可刚走了几步,那脚步声依然徘徊不去。

     这下子,贺钟华酒意没了,心想难不成见鬼了,虽说他是做走活的,但是一年到头也没碰上几次。急忙加快了脚步,等到路过一拐角后,他急忙隐藏在拐角黑暗中,屏住呼吸观察着。

     那脚步声忽远忽近,好似幽灵一样,贺钟华拿着酒瓶子,心想着来这么一下,等到感觉脚步声靠近后,酒瓶子一扔,结果扑了个空。街道上依然是死寂的可怕。

     “他娘的,老子也没做啥亏心事,咋就遇到怪事了?”贺钟华心里头怒骂了下,当即也不管了,正要继续回家时,忽然肩膀处被什么东西一拍,吓得他往后一看。

     这一下子,任凭贺钟华胆子再大,也被吓得六魂无主,身后,一个全身湿漉漉的人影站着,垂着头,一双死灰色的双眼看着他,一股死鱼的气味弥漫。昏暗的路灯下,他隐约可以看到这是一个男的,全身皮肤犹如长时间浸泡在水中,变得惨白。

     “你……你是谁?”贺钟华哆嗦了下,没了底气。

     “呜呜……”这来人发出低沉的叫声,低着头摇晃着脑袋。

     镇静下来的贺钟华仔细打量,猛然间低头一看,这才发现一幕惊恐的画面,来人双腿好像离地,按照印象中的猜测,也就是说……,一想到这,贺钟华就慌了,憋屈说:“大爷,不,鬼爷,咱俩也没有仇恨,你找我干啥?”

     这小鬼低着头,也不吭声,一直发出呜呜的声音,忽然间收回了手,往后边退去。

     贺钟华吓得在原地呆愣了几秒,反应过来后,一溜烟朝着跑回了家里。